云鸟科技暴雷 共享经济再添一抹血的教训
来源:艾问 作者: 艾问人物
2021-11-04 19:52:41

摘要 : 没有人知道共享经济究竟是“人类未来”,还是“泡沫骗局”。

10月30日晚,北京云鸟科技有限公司官方微博突然发出一条动态:“这一次,云鸟真的飞(跑)了。”简短的文字控诉了云鸟科技公司拖欠员工工资和司机费用,并将矛头对准其CEO:“CEO韩毅一句没钱,就要破产清算。苦了小编几个月的工资一分没发,苦了司机和同事们的日夜辛苦!大家都快去告韩毅!周一见!”。

随后,号称云鸟科技的多位员工在网上疯狂爆料CEO的各种赖账行为,该消息很快登上热搜,陆续被多家权威媒体转载。11月1日,云鸟科技运营主体发布公告称,“公司目前现金流枯竭,只能被迫做出最无奈的选择,决定申请破产。”

紧接着11月2日中午,云鸟科技的员工在云鸟配送微信公众号发文《十问云鸟科技CEO韩毅,怒删微博咋回事?员工司机钱何时偿还?》,梅开二度声讨韩毅,文中统计:全国3000多名员工和19000多名在职司机,司机服务费和押金涉及过亿,员工工资涉及6000万以上。

CEO卷钱跑路,至今下落不明;自家官微号召全网人肉追讨老板,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

2019年11月5日,胡润研究院发布的《世茂海峡·2019三季度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中,云鸟科技以70亿人民币估值上榜,这样的高光时刻仿佛就发生在昨天。然而短短2年时间,破产倒闭,拖欠员工,老板失踪……曾经的独角兽沦落此番境地,云鸟科技,究竟发生了什么?

城配运力变革“排头兵”?

天眼查显示,韩毅在创立云鸟科技前,有着丰富的创业经验。他既是微播易的创始人及CEO,也是魔龙国际的创始人兼CEO,还是硅谷动力的副总裁。这3家公司分别是社交平台营销公司、手机网络游戏公司和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科技网站之一。

韩毅被人送称号:“新中国70年中国物流民营企业家70人”、“国内最有韧劲的连续创业者”、“物流产业明日之星”……

只不过别人创业是“九死一生”,他创业是“九生一死”。

相关资料显示,2014年,韩毅创立“同城供应链配送”互联网公司云鸟科技,为B2B、O2O、连锁商业、分销商、品牌商、制造商、B2C、快递快运等客户提供区域及同城配送业务。成立仅3个月时就获得了1000万美元A轮投资,投资方为金沙江、经纬中国及盛大资本。

韩毅的初衷十分动人,他认为传统城配没有IT数据和技术框架,历经30多年的科技“真空”发展。货主和司机是双盲状态,彼此信息不对等,在途的所有信息仅靠司机“一张纸”来手动记录。

作为国内最早将互联网科技引入城配行业的企业之一,云鸟配送设置了开放式API接口衔接客户的WMS、ERP端口,所有信息通过API反馈给仓,以此整合了海量的社会配送车辆。货主可以通过在云鸟配送平台上公开招标,司机匹配个人情况及需求进行投标,货主在投标司机中自主选择并雇用。此种模式,省去传统配送中多个中间环节,大大减少配送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同城货运行业市场规模为8200亿元,至2016年已突破万亿元,2017年更是达到1.1万亿元。面对这样一个“庞大”而“粗糙”的传统行业,韩毅这个物流门外汉竟凭一己之力将其转化为“性感”、智慧的高科技行业。当时的资本圈对韩毅和他的云鸟科技一致看好,2017年,云鸟科技登上2017中国独角兽榜单。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的记者了解到,在此次暴雷以前,云鸟科技先后共获得总计超过2.2亿美元的四轮融资,投资方除了前文提到的金沙江创投和经纬中国,还有大名鼎鼎的红杉中国、华平投资等。发展仅几年时间,云鸟科技就成长为估值70亿元的独角兽公司,业务涵盖同城配送、货车租赁、共享物流等多个领域。

能同时拿到沈南鹏、张颖、朱啸虎的钱,真不是件容易事,当时还有人喊出“云鸟科技就是供应链中的58同城”,那么韩毅岂不就是“下一个姚劲波”?

2017年之前,资本到处找风口,彼时中国同城货运行业的市场规模肥得流油,资本迅速锁定认为是香饽饽,于是2015—2017这3年,经纬中国、金沙江等知名投资机构皆持续信任并加码云鸟。然而虽然云鸟一直在融资,噱头越吹越高,据其官网宣称业务布局到包括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在内的全国50座城市,但对于公司的具体经营数据,韩毅却几缄其口,至今都无从查询考证。

从2018年开始,云鸟科技就曾被报道过陷入资金链断裂传闻,随后不少城市的业务或者分公司也陆续关停。与此同时《艾问人物》(iask-media.com)的记者注意到,也是从2018年开始至今,资本对云鸟不再青睐,云鸟科技再无新融资。

枪打出头鸟?

2017年,先后获得2亿多美元融资的云鸟科技正忙于跑马圈地。《艾问人物》(iask-media.com)的记者了解到,2017年初时,云鸟已在北上广深等14个一线城市开展业务,覆盖华北、华东、华南、华中、西南,服务各类供应链客户10000余家。

与此同时,2017年恰逢挖掘“重模式”的价值成为相当一部分B2B企业的共识,云鸟科技也是浪潮中的一员。韩毅的铁头率领下,公司打破原有轻资产模式,开始自建车队,开展重资产的自营业务。韩毅曾公开表示,“2018年将会投入1.5万辆的新能源物流车”。

然而遗憾的是,车队还没起航,资本输血已然戛然而止。韩毅属实没有预料到,云鸟科技的融资会停留在2017年2月的D轮,而那2万美金,断然架不住韩毅如此大手笔去烧。

“公司成立早期时,发展的不错,拿到了融资,但是共享经济概念的兴起,让老板完全坐不住了,那时候共享单车热得发烫,老板觉得机会来了,跟风,与小黄车ofo展开全国范围的合作。但人算不如天算,小黄车就是个大坑,他们拖欠了我们的巨额款项,导致公司只能从扩张转向收缩,所以你会发现,关于云鸟的外界报道在小黄车垮台后,就少了很多。”

要想扒云鸟的陨落,除了“烧钱之祸”,还不得不提小黄车。

2018年9月,ofo小黄车因拖欠货款被凤凰自行车起诉;2018年10月—11月,ofo被多个法院列入被执行人名单,涉及执行超标的5360万元;12月19日,戴威发布全员信:“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

不得不敬佩戴威是条汉子,自2018年底便开启了漫漫还债路至今。然而共享经济第一颗暴雷仍在继续,2019年2月,法院冻结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ofo关联公司)银行存款145万元(或查封其他等额财产);2021年6月,ofo小黄车关联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案号(2021)京0108执15027号,执行标的13416156元。

戴威的众多债主中,就有云鸟科技。截至2018年9月,ofo拖欠云鸟科技的款项达到1.1亿元。

一位云鸟的早期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8年云鸟的“消失”,其实是受到了ofo的影响。“当时,云鸟和ofo在全国范围合作,作为小黄车车辆调度城运的供应商,因ofo的倒闭直接被拖欠了过亿元款项。”之后,云鸟不得不战略收缩,断臂求生。“从原有的30多个城市分部,瞬间收缩到只剩4个。”

ofo的暴雷直接影响了云鸟的业务,韩毅曾向媒体坦承,云鸟单月运费收入为2.4亿元,但收支平衡点为3.6亿元。而直到今年,仍有相关知情人士表示云鸟成立以来几乎没有完成过自负盈亏。

按理说,韩毅应该在失败中吸取教训并迅速抽身,可他却认为,那并不是共享经济的锅,是ofo的经营模式出现了问题。韩毅对“共享”二字的执念似乎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即便看见前面有人撞了南墙,他仍然铁着头往前撞。

2019年,韩毅又推出一个新概念“梧桐计划”,实际就是在共享经济上套一个马甲:以城市配送为场景,以服务司机为核心,以车联网技术和大数据处理平台为保障,联合主机厂、银行、保险、金融机构、车后维保、培训机构等周边的供应链。

但当时的资本早已对共享经济嗤之以鼻,而这或许也是云鸟科技再无资本青睐的原因之一。从2019年开始,公司经营每况愈下。据报道,2018年前后,云鸟科技曾先后与58集团、京东、美团传出收购绯闻,但最后均没有下文。

另一方面,在云鸟科技苦于筹不到融资的同时,同城货运市场的其他巨头玩家却在不断升级。2019—2021年,曾投资云鸟的红杉中国参与领投了货拉拉的D、E、F轮融资,三轮总融资额达23.15亿美元;2018年,曾助力云鸟创业起步的金沙江创投参与了满帮集团E轮19亿美元融资。同期,快狗打车、滴滴货运等也均收获了巨额融资。

这也意味着自以2019年为时间节点,货运市场已走出初期混沌阶段,资本开始趋于理性。

没有人知道,共享经济究竟是“人类未来”还是“泡沫骗局”,但此次云鸟科技的暴雷的确为这个赛道再添了一抹血的教训。最令人疑惑的当然还属创始人韩毅的所作所为,2021年,已经是苟延残喘的云鸟进一步扩张营业点业务,对外疯狂吸纳货车司机收取其加盟押金,对内强制员工购买公司内部理财产品“互利筹”,要求每个员工都存钱在“互利筹”平台。

然而从九月开始公司就拖欠员工工资不发,这次云鸟宣布破产清算,平台司机的押金提不出,员工互利筹中的钱也无法提现。

这一系列骚操作,让人不禁问一句:韩毅,你要如何应对身后这一地鸡毛?

>

END

编辑:多金

图编:丘丘

图源:网络侵删

【寻求报道】

iaskcindy (微信ID)13366233569(电话)

iask015(微信ID)15321902969(电话)

【商务合作】

vivi040313(微信ID)17310560187(电话)

17310097569 (同微信)

【艾问融资】

bp@iask-capital.com 13671273860(电话)

【加入艾问社群】

iask005(微信ID)17718525976(电话)

bp@iask-capital.com 13671273860(电话)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登录PEDATA MAX

微信公众号 PEDATA M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