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物到底是不是无情的炒鞋机器?
来源:艾问 作者: 艾问人物
2021-09-28 17:55:53

摘要 : 虽说无利不商,但扯面具的速度,怕是太快了点儿?

一双1599元的球鞋能炒到69999元?

9月22日,话题#1599元球鞋最高炒至69999元#登上微博热搜第一,溢价超过40倍。对此,得物App官方微博发布《关于“AJ1闪电倒钩三方联名款”价格波动说明》,声明此次网传倒钩价格69999元为某卖家个人所设置出价,并无买家成交。鉴于此商品价格仍存在波动,目前平台已做下架处理。

长期混迹鞋圈的玩家都知道其中道理,所谓“炒鞋”就是把一些潮鞋购入后加以囤积,等到价格上涨时再卖出。一些产量少的爆款运动鞋,转手就能卖出翻倍的高价。

此次这双被爆炒的“闪电倒钩”是音乐人Travis Scott、Fragment Design藤原浩和Nike Air Jordan三方联名商品,共发售两款,一款为高帮鞋,另一款为低帮鞋,发售价为1599元。但由于发售数量有限,在发售后便出现了一鞋难求的情况,鞋圈甚至将其称为“2021年度鞋王”。

然而大多数普通消费者还是不能理解,一双鞋从发售到落地竟能溢价超40倍,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这样的争议事件在今年内已经出现过多次,得物,真的干净吗?

球鞋的“上垒”

为什么球鞋市场总有这么多场戏?或许这要从Sneaker文化谈起。

1986年,NBA从大洋彼岸向中央电视台邮寄了一卷1985年总决赛的录像,从此NBA叩开了中国的大门,随之而来闯入中国球迷视野的,还有联盟中的众多球星,以及围绕他们脚上的球鞋和Sneaker文化。也正是同一时期,至今仍有“篮球第一人”之称的迈克尔乔丹以新秀身份进入了联盟,今天火得不能再火的AIR JORDAN(AJ)系列,就是Nike为乔丹量身定做的。

据《艾问人物》(iask-media.com)了解从NBA开始,篮球鞋借设计之名在文化市场狂奔,这当然包括甜到冒油的中国市场。尤其随着王治郅、姚明等中国篮球运动员相继加入NBA,中国的球迷越来越多。

不过,NBA球迷终究只是小众群体,真正将球鞋文化带火的,是“出圈”的明星们。千禧年以来,嘻哈Hip hop成为欧美流行文化,Travis Scott、Kanye West等球鞋玩咖不断入局,甚至有如“说唱歌手Kanye West创造Yeezy 帝国、为Nike设计的一款Air Yeezy II在eBay上被炒到93000美元天价”这般的案例。

国内方面,周杰伦、罗志祥、萧敬腾、林俊杰等“天王级”明星均曾在公开场合大“秀”球鞋,尤其是伴随着偶像经济的崛起,越来越多带有篮球、嘻哈、说唱、街舞等元素的潮牌渗透到年轻人的生活中,球鞋文化开始迎来爆发,鞋圈的交易也逐步由一级市场向二级市场转移。

曾有球鞋寄售店铺的店主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在2011、2012年左右,开始有人不断询问AJ的情况;至2014年,问AJ的人数不断攀升,而Nike发售AJ系列球鞋的频率,也从一至两个月一双,提升至一周一双。

据《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观察事实上在最开始的时候,国内资本圈并没有人能看得上球鞋“这等生意”,毕竟那时的国牌巨头鸿星尔克、李宁、安踏、特步已经发展了很多年,却仍然被耐克阿迪按在地上摩擦。但是有这样一个人,他盯上了耐克。

18岁开始创业之路。2004年,还在读大学的杨冰因爱好和梦想作为联合创始人共同创立了虎扑体育,时至2015年,虎扑已发展为号称“国内第一大直男社区”。

也正是2015年,有着在体育圈摸爬滚打10余年经历的杨冰,决心开启新一轮创业。2015年9月虎扑内部孵化了潮鞋文化社区——毒App(后更名为得物)。

作为一个帮助年轻人了解球鞋文化和潮流资讯的“直男社区”,有些类似于小红书签约培养美好而精致的“名媛网红”经营社区平台,毒App也吸引了大批鞋圈资深玩家进驻。研究得深了自然出专家。紧接着,为了“进一步打击莆田鞋市场”,2015年12月,毒App的“资深专家”鉴别功能正式上线。

那个时候的毒App还不是一个无情的炒鞋机器,这个社区平台打出的“鉴定为真”四个大字,曾是无数直男最可靠的心灵港湾。

其实耐克等潮鞋的套路其实并不难看透。物以稀为贵,饥饿营销,品牌商开发出了抽签的购鞋方式,比如Nike官方的App Snkrs、Adidas官网、公众号、直营店小程序、网页以及一些潮流店的线上渠道,基本也都同时是线上抽签入口,但由于抽签人数太多,中签难度极高。

除线上外,想买鞋的用户还可以在线下排队。如果在直营店小程序被预抽签抽中,就可以到线下二次抽签,排队盛况空前。

2017年9月,AJ与国际潮牌OFF-WHITE合作,设计了一款名为OWAJ1的球鞋,发售后不久就从1499元炒到超12000元;2018年,美国知名说唱歌手,在当年斩获格莱美最佳说唱演唱表演提名的Travis Scott与AJ6联名,这双原价1299元的球鞋发售后不到一个月直线上升至8000元。

借着潮鞋文化不断发酵的契机,2018年,Nike发售的AJ1数量已达170双,平均不到3天就会发售一款新配色。除了品牌商自身的设计理念,以Nike、Adidas为首的品牌还不断与大牌球星、明星联动。

据《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观察在整个买鞋的过程中,求购者面临的竞争不仅来自其他“鞋友”,更包括无处不在的“鞋贩子”。2018年11月,一款AJ联名鞋在昆明发售。一个东北炒家坐飞机赶到昆明,以200元/人的价钱临时招了50个人排队抢鞋。昆明市场投放AJ总共26双,该炒家一人就“吞”下21双。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17年,毒APP上线交易功能,不仅开创了 “先鉴别,后发货”的全新交易模式,也开创了国内潮鞋“新纪元”。

撕下面具之后

有人说,70后炒房,80后炒股,90后炒币,00后炒鞋。

事实上,不但旁观者清,即便是早已身陷局中的Z世代也不得不承认,近两年的鞋市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像股市一样疯狂。本质上,炒鞋者把鞋子本身当作一种货币,只有真正一手拿到鞋的玩家利润是最大的,“二级市场”的接盘侠相当于已经在高位接手,利润低、风险大,很大程度上会在将来亏到手里。

然而,就算Z世代没有在虎扑得物上高喊“问就是热爱,热爱就冲,冲就完事了”,为球鞋市场提供二级市场场所的平台,也并不需要为这个“货币”承担更多售后问题。

天眼查显示,2018—2019年,毒共获得三轮融资,最新一轮融资投后估值超10亿美元。报道称,2018年毒的月GMV成交总额近2亿元,2019年公司全年GMV已达60—70亿元。与此同时,根据艾媒咨询披露,2019年全球二手球鞋市场规模为60亿美元,其中国内二手球鞋转售市场规模超过10亿美元。

得物又究竟是怎么盈利的?

创立之初就将球鞋比作股票的美国网站StockX率先模仿美股市场,推出了对应道琼斯、纳斯达克、标普的三个指数,分别是AJ指数、Nike指数和Adidas指数。在StockX的网页上,买家可以看到每款鞋的价格走势,买卖双方的交易方式以挂牌来进行,一旦买方与卖方价格匹配,卖方就可将鞋寄送至StockX总部去鉴定,通过后再寄给买家,StockX从中收取一部分佣金。

图源来自:澎湃号@雷达财经

这听起来是不是很像得物的套路?但其实还远不止如此。通过在商品交易过程中增加“真伪鉴别”和“瑕疵查验”等分级环节,得物会在交易的各个环节中扣取各种手续费,包括5%的技术服务费和1%的转账手续费,以及查验费、鉴别费和包装服务费。

为了提高交易效率,得物又先后上线了寄存闪购、担保预售等功能,这一系列举措也帮助散户、黄牛、平台三方赚钱赚得更快。有潮鞋玩家透露,最疯狂的时候,有些平台将球鞋彻底数字化,发行球鞋票券,散户“可以买0.3个AJ1、0.5个Nike,进一步降低炒鞋资金门槛。”

杨冰不止一次出面澄清,“得物App以’有所为’和’有所不为’,开拓了电商行业发展新思路,不仅重塑了商品交付流程,也增强了消费者对在线消费的信任。”得物还不止一次喊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口号:“鞋穿不炒”。

然而,当国潮热度刚开始升温就传出李宁球鞋被炒至31倍的消息时,杨冰感天动地的澄清瞬间就成了苍白无力的狡辩。网友纷纷留言:“现在入李宁有可能就是韭菜,不好出手。”相比较李宁、安踏,鞋圈普遍认为Adidas和Nike这种成熟的品牌,未来涨价空间更多。而5万元一双的李宁背后,必定有人在炒作。

2019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就曾发布题为《警惕“炒鞋”热潮,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金融简报,明确提出,国内球鞋转卖出现“炒鞋热”,实为击鼓传花式的资本游戏,提醒各机构高度关注,采取有效措施切实防范此类风险。

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也提示,“炒鞋”交易呈现证券化趋势,日交易量巨大。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为“炒鞋”平台提供分期付款等加杠杆服务,从而助长了金融风险。此外,操作黑箱化,平台一旦“跑路”,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

除此之外,对于专业炒家来说,甚至可能涉嫌违法。比如几家大的炒鞋商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是违反《价格法》的行为;炒鞋涉及的大量资金,还可能卷入洗钱等违法犯罪行为。

2020年初,“毒”更名“得物”,加强潮流电商、潮流社区功能定位,并对品类加以拓展,如服装、配饰、手表、美妆、手办等等,试图洗刷先前人们对其的刻板负面印象。

不过,在艺术品类目下,得物一方面在商品图片下标明,“先鉴别后发货,全新正品,假一赔三”,但同时又在页面下面用小字声明,“得物App作为电商平台,仅查验艺术品外包装,不进行鉴别。”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认为随着触手越伸越多,得物鉴定也愈发敷衍,规则好像他们一家说了算。还有网友吐槽,自己在得物买到的鞋子一眼就能看出是“假的”,但是鉴定通过了。另一名网友则分享自己在得物从事鉴定师助理工作时发现,从未见到过鉴定师本人,一直在流水线工厂工作。

不得不说,杨冰有些过于消耗自己在业内的好感了。更别提短短5年时间,得物积累下来的情怀就那么一点,虽说无利不商,但扯面具的速度,怕是太快了点儿?

2021「零碳力量」影响力评选正式启动,致敬「2021最具零碳力量创始人」 50强和「2021最具零碳力量品牌」 50强。

请长按扫码下方二维码,立即申请参加 2021「零碳力量」影响力评选。

作者:黑皮猴、左左

编辑:多金

图编:丘丘

图源:网络侵删

【寻求报道】

iaskcindy (微信ID)13366233569(电话)

iask015(微信ID)15321902969(电话)

【商务合作】

vivi040313(微信ID)17310560187(电话)

17310097569 (同微信)

【艾问融资】

bp@iask-capital.com 13671273860(电话)

【加入艾问社群】

iask005(微信ID)17718525976(电话)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