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生长的互联网在线教育会迎来真正的春天吗?|艾问人物
来源:艾问 作者: 艾问人物
2021-06-03 19:09:15

摘要 : 互联网在线教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6月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集中公布一批校外培训机构虚假宣传、价格欺诈典型案例。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局长袁喜禄介绍,总局组织地方市场监管部门迅速组建专案组,在5月初对“作业帮”“猿辅导”两家机构开展检查的基础上,对新东方、学而思、精锐教育、掌门1对1、华尔街英语、哒哒英语、卓越、威学、明师、思考乐、邦德、蓝天、纳思等13家校外培训机构进行重点检查。

检查发现,15家校外培训机构均存在虚假宣传违法行为,13家校外培训机构存在价格欺诈违法行为。市场监管部门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分别予以顶格罚款,共计3650万元。

这些被顶格罚款的校外培训机构,名头都很响,户外广告、影视节目和各类电子产品上,经常有他们的身影。

作业帮、猿辅导、新东方、学而思等这些大牌校外培训机构,为何被顶格罚款3650万元?

虚假广告与价格欺诈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新闻发布会介绍,他们被处罚的关键词是“虚构、夸大、诱导”。主要包括虚构教师资质、虚构执教履历、夸大培训效果、夸大机构实力、编造用户评价等类型。比如,蓝天宣传其121人的教研团队“超过85%的老师来自985、211大学”,事实上来自985、211大学的仅有18人,占比不到15%。新东方“名师风采”栏103名教师中,76名教师的实际教龄与宣传不符,虚假宣传比例达到73.8%。

据消费者报道调查发现,猿辅导等平台的师资水平一直饱受质疑。在官网中,猿辅导就表示,严格选择经验丰富的老师,并且录取率仅为1%。


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新华视点

然而,在猿辅导近期的招聘广告中,对于辅导老师岗位要求则显示为“统招本科及以上”,且“专业不限”,与招生宣传时提及的“严选”和“经验丰富”相差甚远。


图片来源:猿辅导官网

2021年1月18日,猿辅导、作业帮、高途课堂、清北网校四家在线教育机构使用同一位“名师”的宣传广告在朋友圈刷屏。在猿辅导的宣传视频中,该“名师”教了一辈子数学;在高途课堂的宣传视频中,该“名师”教了40年英语;同时,该“名师”也是清北网校的专家。

此外,还有消费者报道在抖音账号“妈妈再灭我一次”中,惊奇的发现这位“名师”在“灭绝妈妈”系列视频中扮演“妈妈”的角色,并且作品还在持续更新中。她到底是一名正儿八经的人民教师还是一名到处接广告的群众演员?答案似乎呼之欲出。

除了教师资质良莠不齐外,在线教育机构还存在擅自更换老师的问题。据第三方投诉平台显示,有名家长在作业帮的诱导下报了认可的语文老师的课程,但是第二天,作业帮就在未告知的情况下更换了该名老师,与客服沟通才知道该名教师已从作业帮离职。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平台

不仅如此。这些校外培训机构格欺诈行为问题突出,主要表现为虚构原价和虚假优惠折价。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新闻发布会介绍,邦德在其公众号标示“2节试听课+期末高分秘籍,原价430元,现价仅12元”。

事实上该补习套餐是专门为2020年“双12”推出的全新体验活动,其所谓的“原价”此前从未销售过。纳思书院开展宣传促销活动时宣称“钜惠双十二,五折抢好课!”事实上该课程从未按五折销售过。新东方称“留美硕士带你环游世界学英语”培训课程团购价1元199元(5节课)和“四至六年级英语语法线上课程”培训课程1元199元(10节课)等内容,经查实,该公司销售商品时标示的划线价未标示准确含义,且未以划线价格实际销售过,无法提供真实依据。

据《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记者观察,在寒假期间,各类短视频平台投放了许多在线教育机构的广告,这些广告大多针对中小学语文、数学、英语的辅导,价格9至49元不等,有的还送“价值几百元的教辅材料大礼包”,声称为帮助孩子在假期期间“实现弯道超车”,以低价课程让利家长们。


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新华视点

但有消费者反映,他们都被低价课程给套路了。一位寒假给小孩报过低价课程的家长表示,课程的总量虽然很大,但却不成体系,关键知识点往往是点到即止。在课程结束前,机构还会以“电话、短信轰炸”的形式向家长推荐几千元不等的“精讲”课程,将“授课”变成了“售课”。

当然,在机构催促家长们继续消费的同时,“老师”也没闲着,有的“老师”以“班主任”的身份建立家长群并在群里发课程广告,不断强调限时优惠、一折等信息;有的“老师”会以关心小孩的作业情况为由,每天与家长电话沟通和反馈,并推销后续课程。而实际上,积满积分仅靠低价课程是远远不够的,必须继续报读高价课程才可能积满。

所谓的低价课程只是一种引流手段,想方设法让家长们继续消费才是低价课程的最终目的。早在2018年,教育部等六部门共同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中就提及,校外线上培训机构不得过度营销、虚假宣传、夸大培训效果。反观现在,这种在线教育低价营销策略,破坏了校外培训市场的规范化。

骚扰不止却售后不足

除了视频广告外,传统的电话推销也是在线教育机构获客盈利的一大手段。在去年疫情期间在线教育爆发式增长之时,就有网友惊奇的发现,当时的骚扰电话不推销贷款,改推销在线教育了。

同时,也有网友惊呼,他都没结婚,骚扰电话也会给他推销中小学在线教育课程。

还有的网友特别抱怨,“作业帮是真的经常打骚扰电话”,特别是在他午睡的时候!



与此同时,互联网教育还出现了退费难的问题。近日,有消费者在平台上反映,猿辅导课程费用可以退,但会收取150元教材费,这与报名时销售人员承诺的随时退课退费不符;另也有消费者表示,猿辅导的客服、班主任、教导主任轮番对学生退课一事拖延、踢皮球。在某投诉平台上,搜索与在线教育有关的信息,发现大多数投诉的问题都与在线教育退费难有关。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平台

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其他几家平台,其中,作业帮的用户是表示使用过优惠券的不给退款;高途课堂的用户则表示,高途课堂一直拖延退款,以各种理由不给退款;还有跟谁学的用户反映,他在有效期限内找的客服申请退款被拒绝,理由竟是课程无论有没有观看都与跟谁学无关,只要课程发放完毕都不能退款。

激发焦虑与错误引导

随着在线教育竞争日趋白热化,部分机构不惜用夸张、猎奇、低俗的手法吸睛,迎合社会痛点,制造家长恐慌,贩卖焦虑从而获取客源。在常常面对“你的购物车里有孩子的未来吗?”“你不来补课,我们就培养你孩子的竞争者!”等营销话术和套路下,家长的焦虑与日俱增,似乎不给孩子报个培训班,就是在虚度时间,会立马被赶超。

一直以来,跟谁学、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网校等机构大量投放浮夸情景剧视频广告。例如跟谁学旗下高途课堂的一则广告中,学生气愤地质问家长:“练习题,你就知道买练习题,我每天做到12点,还是考倒数!”当家长表示买的是高途课堂高中王牌名师班的礼盒时,学生马上转怒为喜:“这个直播课,我们班尖子生都报了,您也帮我抢到啦!”;

另一则广告中,学生夸张地问家长:“您是不是花了18块钱,给我报名了高途课堂王牌名师班?是不是18元语数英物四课一共24课时,还包邮赠送王牌对王牌联名款限定礼盒?妈您真好,我们班同学都说这个课特别难抢,他们都特别羡慕我!”,截至发稿时以上广告依然在短视频平台广为传播。

据《艾问人物》(iask-media.com)了解,在线教育行业获得的巨额资金支持中,真正用于教育课程优化上的并不多,反而是广告大战愈演愈烈。打开电视、登陆网站、收听广播、坐地铁、等公交、上电梯、刷短视频,哪里都能看到在线教育的广告。

目前,在线教育用户量暴增的同时,一些在线教育机构看准时机与消费金融机构合作,实施“分期贷”付费模式。2021年初,采用“分期贷”付费模式的学霸君爆雷、宣布倒闭,创始人张凯磊承诺“绝不跑路,绝不推卸责任”。然而,一个月过去了,许多家长更是陷入退费无门的境地,课程没法上了,消费金融机构的逾期催收从未停止过。

据一名家长发布的购买学霸君在线1对1课程付款截图显示,其于2019年11月就以“中银消费分期”的形式支付了3年总价1.76万元的课程费用,但当学霸君爆雷、宣布倒闭之后,这名家长想要退课退款时,却已被学霸君的辅导老师拉黑,而这名家长现已无力承担这笔贷款。

“线上课程有利有弊,但拍照搜答案绝对是弊大于利。”罗女士目前任教于成都某头部教育机构,在谈到诸如作业帮一类教育软件时便发出了这样的质疑,“大部分学生都是缺乏自觉性的,用手机一扫描答案就出来了,他们自己还会去思考吗?” 不少家长也提出质疑:“学习助手变为抄作业作弊神器”,“平时写作业又快又好,一到考试就不行,甚至有退步的趋势”,“孩子产生依赖心理,当遇上难题时,第一反应不是自己独立思考,而是求助于软件,渐而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记者分别挑选了小学、初中和高中的三道习题,下载作业帮APP拍照搜索后,都立刻在题库中找到了相应的答案和解析。并且,如果是题库中搜索不到的题目,也可上传后等待人工反馈答案。如此庞大的题库和快速易上手的操作,对于自律意识普遍不高的学生群体来说,完成作业更像是一种应付任务尽快交差的表面功夫,其中自我思考的能力和学习的过程几乎无处可寻。

作业帮官网数据显示,其全国累计激活用户设备数超8亿,旗下产品月活超1.7亿,大数据题库超3亿。庞大的用户数量背后,究竟是辅学工具为教育谱写的未来蓝图,还是导致学习质量下降的隐患?

乱象横生 行业亟待整治精细化运营

教育变销售、过度营销、功能隐患折射出了当下在线教育乱象以及行业监管的匮乏。

此前,中纪委点名批评作业帮、猿辅导,《人民日报》等央媒也密集发声并指出,在线教育机构无论融资规模有多大,都不能背离教育的初衷,要把精力放到教学研发上,守住服务的质量底线。

此外,新冠疫情带来颠覆性的变革,对于互联网教育来说也不例外,疫情期间,中小学生居家隔离,加快了在线教育从传统职业考试向K12不断渗透。线上教学是否会因此“退潮”?今年两会期间,在线教育往何处去的话题引发代表委员热议。在疫情期间全面在线教学取得积极成效后,很多人提出了这样的疑问:线下教育是否会被在线教育取代?

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韩平的回答是“否”。“经过3个多月的实践,可以发现线上线下教育各有优势,如线下教育交流更密切,线上教育时空更灵活;线下教育组织关系更稳定明确,线上教育教学主体更多元。”韩平说。

在热钱涌入、竞争激增、用户爆炸增长的当下,互联网教育似乎已经迎来了春的消息,可是野蛮生长之后,互联网在线教育的春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认为,在线教育这个赛道,如果只是把教育当成纯粹的生意来做,试图通过先发优势、规模效率来挤压、挤走其他玩家,就落入了过度追求横向规模扩张的垄断商业模式。一场疫情,让大家看到了在线教育的优势,也更加清晰地看到了其中弊病,在线教育要记得“来路”,不忘“归途”,早日回归教育本质,才能真正走进行业的春天。

2021年「科技力量」影响力100强榜单评选正式启动,将诞生「最具科学价值全球创始人」50 强榜单和「最具潜力硬科技品牌」50 强榜单两大榜单。

请长按扫码下方二维码,立即申请参加 2021「科技力量」影响力100强榜单评选。

END
作者:无铭/左左
编辑:Amelia
图源:网络侵删

【寻求报道】
iaskcindy (微信ID)13366233569(电话)
iask015(微信ID)15321902969(电话)
【商务合作】
vivi040313(微信ID)17310560187(电话)
17310097569 (同微信)
【艾问融资】
bp@iask-capital.com 13671273860(电话)
【加入艾问社群】
iask005(微信ID)17718525976(电话)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