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啰出行赴美上市:2020年亏损11亿,蚂蚁持股36.3%
来源:猎云 作者: 黎曼
2021-04-24 20:02:52

摘要 : 哈啰“小蓝”正通过扩展服务边界来收窄亏损。

【猎云网北京】4月24日报道(文/黎曼)

共享单车“小蓝”的主体公司哈啰出行(以下简称哈啰)于4月24日正式在纳斯达克递交赴美上市招股书。瑞信、摩根士丹利及中金公司是哈罗联席保荐人。

哈啰于2016年9月在上海成立,在ofo和摩拜大战的那几年,哈啰“小蓝”在共享单车的市场里并未占据太多市场份额。如今,哈啰已经在行业大洗牌中留存下来,还慢慢站稳脚跟,并不断通过拓展服务边界扩大营收、收窄亏损。

根据艾瑞(iResearch)的数据,截至2020年12月31日,哈啰app是中国交易量排名第三的本地服务平台,也是以每ATU(年度交易用户)平均交易额计算中国平均交易量最大的本地服务平台。以骑行量计,哈啰是2020年中国境内排名第一的共享自行车提供商;以交易总额计,哈啰出行为2020年中国第二大拼车市场。

招股书显示,哈啰2018年、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21.14亿元、48.23亿元、60.44亿元。2018年、2019年、2020年净亏损分别为-22.08亿元、-15亿元、-11.33亿元。哈啰出行的营收在持续扩大,净亏损的比例在持续缩小。其毛利分别为-11.47亿元、4.19亿元和7.15亿元。

2017年,哈啰单车正式亮相市场,2018年哈啰助力车上线,2019年哈啰顺风车上线,2020年哈啰电动车业务上线。

目前,哈啰的移动出行服务包括两轮共享服务和顺风车服务,新兴本地服务包括哈啰电动车以及公司与蚂蚁集团和宁德时代合资建立的小哈换电服务等。此外,哈啰出行也在特定城市开发和试点包括酒店预定、到店团购、打车服务、线上广告等服务和产品。

随着进一步扩大共享的两轮车服务和拼车市场,哈啰的收入从2019年的人民币48.233亿元增长25.3%,至2020年的人民币60.444亿元。

假如没有新冠疫情的影响,哈啰2020年的收入增长肯定会高于60.4亿元这个数字。尤其是在2020年上半年,用户出于健康和安全方面的考虑而大大减少了户外活动,并且业务扩展还受到城市封锁和交通限制的影响。

哈啰以上营业额被划分为三个板块:共享两轮服务、拼车市场和其他。

截至2020年年末,共享两轮服务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营收分别为21.1亿元、45.44亿元、55.03亿元,占总营业额九成以上,但比重在不断下降,其比重占比分别为100%、94.2%和91%。

哈啰自2019年起,新业务开始发力。拼车市场在2019年、2020年的营业额为2亿元、4.6亿元和7.1亿元,比重为4.2%和7.7%。包括换电业务、本地生活在内的其他营收都在7882万元,分别占比1.6%和1.3%。

从哈啰的交易情况来看,2020年,哈啰总交易金额在130亿元人民币,其中共享两轮和顺风车两大块主营业务分别贡献约58亿元和约70亿元。年度交易用户达1.83亿,总交易次数52亿次,有34%的用户使用过哈啰的两种或以上服务,用户在使用平台一年及两年后的平均保留率分别为64%和60%。

招股书显示,哈啰平均年度交易用户额也在不断提升,2017年用户群组的平均年度交易用户交易额为13.1元,到2020年,该数据增加至70.6元。

交易额提升与哈啰单车涨价和不断拓宽业务边界有关。2017年至2020年间,哈啰单车数次提价。比如,2019年8月,哈啰单车在广州提价,调整为每30分钟1.5元,相比于此前30分钟1元上涨50%。同年4月,哈啰单车在北京地区计费规则由30分钟1元调整为15分钟1元。而五年期间,哈啰已经从最开始单一的共享单车业务线衍生至共享助力车、小哈换电、顺风车、打车、本地生活服务等领域。

伴随着业务范围扩大、骑行次数增长和单价上涨,在2019年和2020年,哈啰出行的共享两轮业务连续毛利为正,毛利率分别为6.4%和6.7%。

招股书显示,在其用户池中,60.5%的助力车新用户、40.2%的顺风车新交易用户、39.9%的顺风车新接单司机、63.2%的电动车新用户来自哈啰单车用户。同时,这些新业务也反向为其贡献了8.4%的共享单车增量用户。

截至2020年12月31日,哈啰出行所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9.22亿元(约2.94亿美元),上年同期所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3.57亿元。

招股书表示,哈啰出行的任务是利用数字技术为人们的出行提供更多的便利,并提供更高质量且广泛的本地服务。哈啰出行的宗旨是打造一个强大的技术驱动平台,将绿色、低碳、高效、便捷、广泛的本地服务和产品带给更多的人,以改善他们的生活方式,并促进社会的持续进步。

整体来看,哈啰作为在共享单车大战中存活下来的共享企业,如今正不断地通过拓展新业务夯实自己的护城河。

在出行领域,除了共享单车、顺风车外,今年4月,哈啰宣布开始售卖电动单车,闯入电动单车的革新市场。此外,2019年6月,哈啰出行与宁德时代、蚂蚁集团合作推出小哈换电业务,主要为两轮电动车用户提供换电解决方案,目前已在55座城市布局。业内人士表示,小哈换电目前占领的市场份额是行业首位。

从2020年开始,哈啰已在“到店团购”、“酒店”等领域进行探索。去年12月,哈啰关联企业——上海钧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申请注册了“哈啰酒店”、“哈啰轻酒店”“哈啰公寓”“哈啰客栈”以及“哈啰小旅馆”等相关商标, 随后,有媒体报道称,哈啰近期已经在成都、合肥等城市推出自有品牌住宿业务“哈啰小旅馆”和“哈啰酒店”。

此外,哈啰还在广州、沈阳等几个城市上线了到店团购业务,并开始招募团长。接近哈啰出行的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到店团购业务还处于小规模探索阶段。

哈啰的摸索还将继续,依托既有的品牌拓展服务边界,具有可观想象空间,但也充满挑战,毕竟还有美团、阿里这样的本地生活巨头在吞噬主要的市场份额。

当前,哈啰依旧要靠融资输血生存。天眼查数据显示,哈啰从成立至今,已经累计完成10轮融资,2018年4月完成E轮融资之后,截至2019年12月又完成了4轮的战略融资。如今,赴美上市成了哈啰能够获得持续输血的最重要的途径,毕竟一级市场融资通道还是有限,股东也在寻求退出。

哈啰一直是背靠阿里起家。在哈啰出行的10次融资中,蚂蚁金服频繁出现。根据招股书披露,蚂蚁集团间接全资附属公司Antfin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持股比例为36.3%,是第一大股东。在董事会中,除哈啰出行的核心管理团队外,担任董事的还包括蚂蚁集团副总裁杨鹏、蚂蚁集团战略投资部董事朱超。

另外,哈啰出行创始人杨磊仅持股10.4%,共享单车公司永安行持股7%,GGV持股6.1%,成为资本、复星集团、春华资本等也是公司重要的财务投资人。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成为资本运营董事蒋邵清、复星全球合伙人丛永罡以及春华资本创始合伙人汪洋均是哈啰出行董事会成员。

尽管哈罗在共享市场中获得一席之地,但其也在招股书中披露了自身运营风险。

首先是面对瞬息万变的共享出行市场。

哈罗正在打造一个本地服务平台,以移动服务为最初重点。自2017年我们扩展自行车共享服务以来,中国的本地服务市场发展迅速,尚不确定市场接受度和需求将在多大程度上持续增长。例如,尽管共享的两轮车服务和拼车市场在中国已被广泛接受,但不能保证这种市场接受度将持续或继续增长。

其次,共享出行市场受到了逾加严格的监管。2019年,哈啰单车曾被北京市交通委处罚5万元,被武汉市交通运输局处罚4.5万元。哈罗在招股书也有提示。其表示,某些过去和当前的违规行为以及将来可能未遵守任何适用法规,或者中国或地方政府采用新法规或对现有法规的修订,可能会对哈罗的业务,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