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杠老板梁建章 大BOSS的狂奔|报名艾问·幸福力量100强
来源:艾问 作者: 艾问人物
2021-04-20 21:34:44

摘要 : 22岁的携程已不年轻,可竞争并不会“尊老爱幼”。

52岁的梁建章再次敲响了上市之钟,中概股回归港股大潮再添一浪。

2021年4月19日,携程集团正式在中国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股份代码为09961.HK。4月19当日的上午9时30分,携程开盘价为281港元,较发行价268港元上涨4.8%,以此计算市值为1778亿港元。这是梁建章与携程的二次上市,也是继百度、哔哩哔哩、汽车之家之后,2021年又一家在香港上市的中概股。

携程网于2003年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首个交易日实现股价涨幅88.6%。通过发行股票,携程筹集到了7560万美元资金。18年后,截至4月16日美股收盘,携程美股(NASDAQ:TCOM)报36.51美元/股,涨1.14%。根据携程集团向美国证监会递交的文件显示,此次上市,携程计划全球发行3163.56万股普通股,其中在香港公开发售221.45万股。

梁建章表示:“因为热爱,所以坚持,我们对旅游行业没有丝毫的动摇。”

而早在此前,携程集团公开发布的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携程网2020年全年亏损32.69亿元人民币,相比较2019全年净利润为69.98亿元人民币,2020年全年转盈为亏。

“疫情的阻隔是暂时的”,不知资本是否愿意认账?

会咬人的兔子

梁建章的英文名是James,从面相看就是个典型的上海男人——温文尔雅,但熟悉他的朋友都知道,梁建章是一只会咬人的兔子。

16岁考入上海复旦大学,20岁获得美国乔治亚理工学院电脑系硕士学位,22岁供职于甲骨文担任研发工程师。梁建章这个平平无奇的小天才,人生上半场堪称一路“高光”。

1998年,季琦还没创办华住酒店集团,沈南鹏还没和红杉资本挂钩,范敏也还没加入又离开500彩票网。互联网的草莽英雄时代,沈南鹏有钱,梁建章有技术,范敏有资源。30岁的梁建章离开了甲骨文,与季、沈、范相聚于上海的鹭鹭餐厅,4人一拍即合。

1999年5月,携程旅行网在上海天文大厦正式诞生,梁建章任CEO,季琦任总裁,沈南鹏为CFO,范敏担任执行副总裁。

(人物从左至右:沈南鹏、梁建章、范敏、季琦)

沈南鹏曾感慨携程创业初期格外艰难,尤其恰逢2000年前后互联网泡沫的破灭。

兔子急疯了也咬人。梁建章对内向员工下达“一定完成KPI”的死命令;对外则奔跑游走于各个合作单位之间,争分夺秒从传统企业手中争夺销售资源。

20年前,网民还是非主流群体,人类主要靠打电话进行远距离沟通。梁建章将电话号码印在小卡片上,带领携程数千名员工奔走于机场、火车站、写字楼等地,进行“推卡游击战”。发卡大军在短时间内带火了携程平台,巨大的订单量也让携程有了和酒店议价的能力。携程成了线下的NO.1,甚至引来整个行业都争相模仿。

2001年10月,携程已成为国内最大的酒店分销商,是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第一家盈利的互联网公司。2002年,携程的全年营业额高达10亿元人民币,而新浪2003年全年收入也不过9.4亿元人民币,携程的净利润更是让平均净利润率只有1%—2%的传统旅游行业不能望其项背。

2003年,“非典”这个不速之客带来一个“隔离时代”。与18年后受新冠疫情影响导致全年亏损32.69亿元人民币这个结果不同,来无影去无踪的非典在当年夏天“谜之消失”,短暂惶恐过后,携程业务瞬间出现了报复性反弹,尔后,更是一举登上了美国纳斯达克资本市场。

一路顺风顺水,开启IPO时代。温和兔子梁建章变成了归山的猛虎,他立下目标:“3年成长1倍”,这相当于再造一个携程。

扩张的号角吹响。携程先是收购了当时最大的酒店预定中心——现代运通,随后又并购机票代理公司北京海岸切入了机票预订领域;2008年,携程将垂类领域的华程西南旅行社收入囊中,正式进军自助游市场。在梁建章的设想中,携程并不是家网站,而是“高科技武装的旅行服务公司”,是传统行业的整合者。

2006年,携程占据市场份额56%,而排在第二的艺龙只占了18%。生出无敌是多么寂寞的感慨后,梁建章把整个公司都丢给了范敏,只身跑到美国斯坦福大学读经济学博士,一消失就是6年。

拯救者“达凯”

你很少能看到一个企业家如此关心国人生育问题,梁建章真的挺别致。

从斯坦福转学到芝加哥大学,从研究创业经济学到研究人口经济学,从“日本经济衰退问题”联想到中国实行的计划生育。读博那几年,梁建章得出了一个结论:创新、创业与人口结构有很大的关系。

2012年,博士毕业后的梁建章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担任起经济学教授一职。搞学术期间,他与北大社会学教授李建新合作出版了一本批评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图书:“90年代的中国每年有2000万新生人口,而到了21世纪之后,这个数字下降到了1500万,如此剧烈的人口结构变化,是世界历史上绝无仅有的”。

8年前,潜心学术的梁建章正忙着呼吁妇女生小孩,而另一方面,携程所处的资本世界早就变了天。去哪儿网、艺龙、同程旅游等多家新秀公司逐渐分食市场,沈南鹏、季琦也早就自立门户,徒留保守派的范敏独自面临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冲击,跟不上时代节奏,孤立无援。

2013年,毫无悬念,他回来了。庄辰超送来第一个“回归大礼包”——11月,去哪儿网登录纳斯达克敲钟。

“狼性”这个词永远都是创业企业的模范。梁建章猛虎归山后,携程恢复了创业初期的“胃口”。第一步是利用头部公司独有的财力大打价格战,仅凭一人之力将酒店、机票等价格拉到行业最低。他放下狠话:“10亿美金没人投得起,这一仗对手必定输”。

价格战硝烟弥漫,途牛、去哪儿、艺龙巨额亏损;吴志祥尤其杀红了眼,从2013年12月起,同程旅行网开始了长达43个月的亏损局面。

在《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记者看来,头部OTA尚且如此内卷,中小型同业者甚至直接原地“寿终正寝”。公开资料显示,自梁建章宣布“开战”起的短短3年时间,有10多家网站陆续关闭,包括旅付通、拒宅网、脚丫旅游网、找好玩、周五旅游网、徒步狗旅行、哪旅游网、果冻旅行、中国好导游、旅途求助、壹游出境网、步旅网等等。

大规模的同业者亏损、倒闭也催生了梁建章“携程复兴”的第二步:并购。

据统计,过去十年内由携程牵头促成的行业并购案高达10例,其中最为轰动的莫过于与老对手去哪儿网的合并。2015年10月,携程完成了与百度的换股,通过给予百度25%的股份,交换百度手中45%的去哪儿股权,直接绕过庄辰超达成了收购。

梁建章曾出版过一本寓意“催生”的科幻小说《永生之后》,书里有个叫“达凯”的成功企业家。达凯很年轻,是个长着娃娃脸的IT男;更重要的是,达凯创办了一家旅游公司,并在短短几年内就成为了最富有的企业。

书外,学者梁建章的频频呼吁等来了“二孩政策”;企业家梁建章两步收复失地,带领携程重回行业龙头宝座。书中,达凯神风度翩翩,自带迷人属性;站在聚光灯下,侃侃而谈。

达凯分明就是梁建章。

黑天鹅飞了很久

2019年,梁建章50岁了。

他是天才,是企业家,是北大教授,是人口专家;他的传奇故事在媒体笔下充满英雄主义色彩,尤其是2013年的“王者归来”,像极了那个举起长矛冲向风车的堂吉柯德。

所以,当梁建章扮成媒婆出现在直播间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他疯了。

“我儿子都不敢看。”

2020年初,疫情突如其来,携程应该是全中国所有大型互联网公司中遭受冲击最大的企业:1月27日,文旅部宣布暂停境内外跟团游和“机票+酒店”半自助旅游产品。2月初,海外订单全部消失,酒店订单基本“团灭”,携程各业务线累计取消订单数百万单。

为避免更大混乱,梁建章旋即宣布对旗下8000家携程旅行社加盟店减免3个月管理费。3月18日,携程的股价从38美元/股跌到21.6美元/股,两个月间跌幅达44%,市值蒸发超800亿元。

累计数亿人次退订,垫资超10亿量级。

据《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记者了解,根据数据披露显示,2018年至2020年,携程的营收分别为311.04亿元、357.16亿元以及183.27亿元;2020年的营收和2019年同期相比减少49%,和2018年同期相比减少41%。与此同时,2018年、2019年净利润分别为11.12亿元、70.11亿元人民币,然而这个数据在2020年为-32.47亿元。

梁建章的第一场带货直播是2020年3月23日,吸引了51万人次的场观,卖出6710个订单,交易额达1025万元。

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这个骄傲的经济学教授把自己打扮成唐伯虎、日本武士、苗王、海神;他在直播中自称是“梁塞冬”,甚至是嘴角有一颗痣的“媒婆”;他玩变脸、唱Rap、跳摇滚和海草舞、耍少林棍法。

52岁董事长为赚钱养公司扮丑直播,见了这幅场面,说不敬佩是假的,说不悲壮也是假的。

没人知道这只黑天鹅到底会飞多久。长达1年时间,国外线业务几乎半瘫痪,国内线业务也尚未完全恢复。与此同时,后来者仍然步步紧逼。除了上一个十年的老对手们,王兴带着美团的酒旅团队虎视眈眈,飞猪持续壮大,背靠阿里大数据和支付宝的基础能力也越发完善……

携程面对的竞争不再是单打独斗,拥有矩阵式业务的各大科技公司将触角伸向四面八方。22岁的携程已不年轻,可竞争并不会“尊老爱幼”,梁建章必须保持想象力。

2020年8月,吴晓波见了梁建章,他说他有种劫后余生逢故人的感觉。当天晚上,梁建章在直播间扮贾宝玉与“林妹妹”眉目互动,还唱了一段越剧:“天上掉下个好酒店,似一个宝物来人间……”那一晚,梁建章卖出了500多份马尔代夫的度假套餐,每一份都价值两万多元。

今年3月,梁建章久违地戴上一副黑框眼镜出现在公众视野,不再是直播间里的“奇装异服”,而是衬衫西裤为携程转型内容营销平台的发布会站台。登陆港交所的一个星期前,携程进入招股打新阶段,超购约4.96倍,成为一众回港企业中表现最差的一支。此前,快手首次登陆港交所,超购高达269倍,百度为23.25倍。

结语

虽然很多人并不看好携程此次赴港上市,不过《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认为,携程的未来仍然值得期待。2020年第四季度,携程集团的经营状况已有所好转。除此之外,根据携程招股文件显示,2020全年,携程通过在线直播平台推出超过60000种产品,携程直播+特卖频道实现商品交易总额超过50亿元人民币,超40%的用户在携程直播平台上至少进行过两次交易。

这是梁建章的“想象力”,他把自己打造成了携程旅行网的专属IP,不得不说,这是携程这位老将又一次追逐时代的新故事。

正如梁建章所言,“疫情的阻隔是暂时的”,出行业务必然将出现2003年夏天曾发生过的报复性增长,虽然我们并不知道还要等多久,但我们始终期待着那一天。

2021年「幸福力量」影响力100强榜单评选正式启动,将诞生最具影响未来生活全球创始人50 强榜单和最具影响未来生活国民品牌50 强榜单两大榜单。
请长按扫码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立即申请参加 2021「幸福力量」影响力100强榜单评选。

【寻求报道】

iaskcindy (微信ID)13366233569(电话)

iask015(微信ID)15321902969(电话)

【商务合作】

vivi040313(微信ID)17310560187(电话)

17310097569 (同微信)

【艾问融资】

bp@iask-capital.com 13671273860(电话)

【加入艾问社群】

iask005(微信ID)17718525976(电话)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