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艾诚对话奉佑生:行业不断更迭,但直播会永远存在|艾问人物
来源:艾问 作者: 艾问人物
2021-02-26 21:02:13

摘要 : 2020预期利润涨超200%,创办6年以来连续盈利,奉佑生这样说.......

这几天,映客好消息不断。先是在Clubhouse爆火吹起的语音社交风潮下,仅用6天时间火速完成语音社交APP “对话吧”的研发测试,并率先于除夕当天同步上线苹果和安卓应用商店,被称为“中国版Clubhouse”并迅速刷屏走红出圈;2月25日,映客又发布了盈利预喜公告。

公告称,预期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映客集团营收规模达约人民币 46-50 亿元,较 2019 年的约人民币 32.69 亿元增长约 41%-53%,其中,2020 年下半年营收同比增长超过约 50%;税后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约 200%。集团化发展战略大获成功。

据悉,映客在其成立的2015年就已经实现盈利,到2021年已经实现连续6年盈利。

在公告中,映客还宣布,将继续践行 “互动社交”的战略布局,不断创新,随着集团产品矩阵不断丰富及新产品孵化模式趋向成熟,营收规模预计将继续实现高速增长。

映客方面表示,在目前多元化产品业务基础上,未来将继续寻找细分赛道机遇,打造全场景新娱乐平台;举办更多线上线下标杆式活动,加速文化破圈;同时通过品牌营销、流量投放等方式,提升服务专业性及用户体验。

回溯映客走过的6年,从22个人的小团队开始起步创业,曾经历过千播大战洗刷、也曾面临被收购、到2018年7月成功在香港上市成为港交所娱乐直播第一股,再到如今随着技术发展内容行业爆发带来直播行业越来越激烈和复杂的现状和趋势,映客见证并参与了中国直播行业的发展和变迁,可以说,映客的历史,几乎就是半部中国直播史。

在2018年7月12日港交所上市敲钟现场,奉佑生曾发言称,2015年创办映客的初衷,是希望通过视频直播将天南地北的年轻人连接起来,通过直播看到更广阔的世界。而此后的映客,把“互动娱乐+社交”作为主要的战略方向,在坚守“直播第一股”直播第一战线的同时,也在产品层面进行创新,陆续推出了积木、对缘等以社交为方向的APP,并形成产品矩阵。在2月25日发布的盈利预喜公告中,映客称,2021 年映客还将继续开拓音视频社交赛道。

在众多企业被疫情冲击叫苦不迭的时候,映客为直播行业一线玩家,2020年上半年,映客实现整体营收2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8%,经调整后净利润8300万元,除映客APP外,其他创新业务线业绩变现也较为亮眼,在总营收中占比达36.6%,共同推动映客营收业绩大幅增长。

尽管映客在营收上表现稳定,但不可否认的是,近年来短视频的迅速崛起,争夺用户碎片时间,对直播平台造成冲击,此外,包括京东、淘宝、抖音、快手、哔哩哔哩等在内的不少平台也基于自身业务规划布局直播,直入直播平台腹地。在此背景下,直播平台面临用户整体下滑、主播出走等,甚至在生存危机中关停倒闭。

短视频行业的崛起对直播行业的影响有多大,这是直播人和投资人都普遍关心的问题;此外,作为为数不多的在千播大战洗礼后依然能存活下来并一路高歌猛进的直播平台,映客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直播行业和映客的未来将如何?《艾问人物》曾与奉佑生有过探讨。

https://cdn2.iask-media.com/assets/uploads/2021/02/1614343666-艾老师-映客-横版.mp4

艾诚:这几年很多直播平台都宣布倒闭或者停运,您是觉得这个行业太年轻了?还是太传统了,都开始进入了一轮生死起伏的大潮轮回了?

奉佑生:这是一个正常的现象,企业也好,人也好,都有一个正常的生命周期。阿里也才20年,对不对?中国其实很少存在上百年的企业,这个逻辑是一样的,大家看到互联网本质下,通过资本市场快速催熟一个公司或者一个行业,但其实很少有人关注一个公司背后它的经营现金流和健康情况怎么样,这是很关键的。

其实现在国内大量的互联网公司都处于没有盈利的边缘,或者盈利还相当艰辛。而且往往容易形成马太效应,垄断性的头部企业把利润都给赚走了。

回到个体企业来讲,最终一个企业是否良性健康,要关注它的生态,关注它的用户,关注它整个的经营现金流跟它的利润是不是真正能支撑一个企业长久的发展。

艾诚:但伴随着短视频行业的迅速崛起,有人说短视频是直播的终结者,您怎么看?

奉佑生:你看大家所认为的长视频会颠覆电视,但其实电视仍然存在,只不过现在社会热点转移的非常快,这也符合互联网特质,符合整个科技行业,就是“摩尔定律”。它更新速度非常非常快,原来三年,现在可能一年一个热点,这是社会发展加速度的一个现象。

直播慢慢演变成互联网里面的一个工具也好,一个商业模式也好,一个形态也好,它照样存在在这个形态里面。长视频到直播,到短视频,甚至到未来可能的各种视频,但是它照样在它的那个生态里面存在的还是很好的。

艾诚:所以你相信直播永远会存在?

奉佑生:对,永远会存在。

2005年,36岁的奉佑生离开多米音乐创办映客,据了解,最早的映客团队脱胎于多米,大都跟奉佑生共同经历过那段艰难的时光,这让他们在面对那场千播大战时,内部无比团结。

值得一提的是,与处于同一梯队的虎牙、斗鱼相比,映客没有BAT巨头的背书,而这也是奉佑生后来最为“津津乐道”的一点。他在上市前发布的内部信中称,“我们没有BAT的加持和站队,是凭借自己不断进步的产品和技术创新能力,在最惨烈的千播大战中笑到了最后”。同时在信中,他感性地说道,“我并不是一个善于侃侃而谈的人,但常在一个人的时候打开映客app,看我们平台的主播们实时表演,分享感受和他们的生活方式,那些时刻让我感受到:每一个灵魂都期待寻找共鸣,屏幕上的每一次点亮,不只是冰冷的数据,是数千万真实而孤独的心,他们在这里找到了陪伴和慰藉”。

艾诚:2018年7月,映客在香港上市,在“千播大战”中笑到了最后。我记得您对团队有一个讲话,说我们没有BAT的加持,但是我们通过自己的技术创新和努力,笑到了千播大战的最后。

奉佑生:对,这其实是说这个过程,对于很多创业者来讲,把公司一步一步做成规模,活下来,然后再去IPO,这是很多创业者的一个梦想,对吧?其实这个过程中,我认为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一个结果,这也证明了团队在残酷的这种竞争下,你能活下来,给自己的一个嘉奖。最终上完市之后,又是回到一个创业的状态和心态。

艾诚:今天去看千播大战里面那些挂掉的、关闭的,或者正在萎缩的这些直播公司,您觉得他们做错了什么?

奉佑生:首先是第一个,在市场已经白热化的时候,那么多创业公司冲进来,这完全是一个选择的错误,就是当一个时间窗口已经形成的时候,你再去追别人,你自认为比别人聪明一点,想去追这条路,完全朝着别人去走的时候,99%的情况下死路一条。

至于说已经在这个赛道里面的人,有很好的资源,很好的背景,也拿了很多钱的这些公司。大多数都是因为没有关注现金流,然后拿了一笔资金就在里面各种抢资源,掠夺资源,制造行业混乱,但忽略了一个公司它真正的经营的本质,你是不是获客成本足够低,有足够的用户增长,足够好的商业模型,你能支撑多久?你下一步的路线怎么样?

其实很多人在竞争阶段也来不及思考这么多,所有人都在想,是不是能够竞争一块市场下来,能不能到下一轮融资,能不能再搞下一轮,大多数其实都是基于这样一个思路。

艾诚:为快乐付钱是没有上限的。

奉佑生:对。我们当机立断就把这个东西做升级,音频已经证明了这个商业模式的存在,基于手机视频这种直播一定存在这样的机会,至少它的商业模式是清晰的。

预见映客的未来十年,奉佑生对《艾问人物》表示, “让快乐更简单”是映客不变的初心,“十年之后,可以想象5G基本上已经很成熟,我们更希望在新的这种技术条件下能创造一种更全新的,互动和娱乐的方式,能够给人带来一种非常便捷的体验。”

谁是《艾问·顶级人物》?该栏目是一档针对顶级创业者、投资人、企业家等众多行业标杆领袖的人物访谈节目,旨在对话政商领袖,捕捉时代最鲜活的热议话题、最新潮的经济现象、最前驱的时代动向,向顶级人物致敬。受访嘉宾包括董明珠、曹德旺、车建新、周鸿祎、李斌、贾国龙、张磊、何伯权、沈南鹏、卫哲、盖特纳(Tim Geithner)、陆克文(Kevin Rudd)、凯文·凯利(Kevin Kelly)等商界及创投圈代表人物。截至目前,节目在包括电视台、OTT电视大屏、高端杂志、音频平台、网络视频、机场大屏、高端餐厅、图文媒体、全国广播台等全平台媒体矩阵播出,累计曝光量超过30亿。

艾诚是谁?艾诚,艾问创始人、投资合伙人、全球创始人大会发起人,哈佛大学和北京大学杰出校友,黄山形象大使,小红裙公益发起人。被称为“创投女神”,“女版福布斯”。曾任央视驻纽约财经评论员,是《福布斯》杂志“30位30岁以下亚洲人物”的唯一上榜华人主持。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