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岁,她靠500家茶饮店撑起一个IPO
来源:投资界 作者: 杨继云 刘博
2021-02-13 11:48:00

摘要 : 2021年,新式茶饮上市潮即将杀到,隐身幕后的年轻创始人们集体登场。

除夕夜,奈雪的茶悄悄递交了IPO招股书。

投资界消息,2月11日除夕当天,港交所文件显示,奈雪的茶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摩根大通、招银国际、华泰国际为保荐人。这意味着,奈雪的茶率先走向了资本市场,或将超越喜茶成为新式茶饮第一股。

奈雪的茶背后是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2015年,80后彭心与70后赵林夫妻俩正式创办了奈雪的茶,并在2018年A+轮融资后,一跃成为新式茶饮独角兽,估值60亿元。如今三年过去,奈雪的茶估值又涨了一倍——据彭博社消息,2021年1月的新融资过后,其估值将接近20亿美元(约130亿人民币)。

“进入2021年,新式茶饮上市潮即将杀到。”一位一级市场投资人判断,喜茶和奈雪的茶都在争夺第一股。在这些耳熟能详的茶饮品牌——喜茶、奈雪的茶、茶颜悦色等等的背后,是聂云宸、彭心赵林夫妇、吕良等年轻创始人的集体登场。

估值130亿的茶饮独角兽:

始于一次相亲,夫妻开出500家店

奈雪的创业故事,始于多年前的一次相亲。

彭心出生于1987年,2010年从江西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毕业,最初是在一家上市IT公司做品牌工作,并逐步做到了总监一职。但与很多女孩一样,彭心的内心中也有一个“烘焙梦”。

2012年12月,彭心选择辞职创业。一开始,她自拟了一份商业计划书,主打饮品、烘焙,兼做教学,却一直苦于找不到合作伙伴。“这份方案现在回看起来很幼稚、很外行,想做的东西太多了,又没有经验和资源。”彭心曾回忆。

直到遇见赵林。2013年3月,在一个朋友的引荐下,彭心见到了当时已在餐饮界打拼多年的赵林。面对赵林这位餐饮界的前辈,彭心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围绕自己的创业梦侃侃而谈。熟不知,赵林是抱着相亲的目的前来,不是以相亲为目的的社交活动在这之前都被他推掉了。

对于二人的初次相遇,赵林在一次演讲中回忆道:“我当时看完她的计划书以后,觉得这个女孩很有想法,但我心里也很清楚这个项目很难成功,没有经验是最大的短板。”于是,赵林给出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彭心成为他的女朋友。“她说可以啊!我说你是认真的吗?她说是的!从此以后,我们俩就每天在一起了,三个月之后我们就领证结婚了。”

很快,赵林便与彭心将创业梦付诸实践,在2014年注册了“奈雪的茶”这一商标。

之所以品牌叫做“奈雪”,是源自于彭心的网名,“看到这个名字,有人会联想到一位漂亮的女孩子在泡茶,有人会想到漫天的飘雪……总之,我们希望每个看到这个名字的人,都能联想到到美好的事物。”

在一年多的筹备过程中,赵林、彭心遇到最大的问题是选址。奈雪的茶门店面积均定位在200㎡以上,这在界内并不多见。彭心曾透露:“在当时,没有购物中心愿意将大面积摊位给一个茶饮品牌,所以我们找位置耗费了大半年。”

2015年11月,奈雪的茶首店——深圳卓越世纪店开业,紧接着一个月内,欢乐海岸店、华强北九方店也陆续开业。由于是白手起家,为了一口气能开三家店,赵林与彭心甚至还将房子抵押给了银行。

如此激进的想法,现在来看赵林与彭心似乎是赌对了。凭借创新的“茶+软欧包”双产品线模式,奈雪的茶走上了火速扩张之路。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奈雪的茶全球门店数量已达422家,覆盖中国内地61个城市,以及中国香港、日本,并于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进一步增至507家。而根据彭博社消息,奈雪的茶最新估值已达到近20亿美金,约合130亿人民币。

2020年11月,奈雪的茶还在深圳开出了全新店型“奈雪PRO”,这是继奈雪的茶、奈雪酒屋、奈雪梦工厂之后的第4类店型。不仅如此,一直将星巴克视为行业标杆的奈雪的茶,也悄悄上线了7款咖啡,大有发力咖啡赛道之势。显然,这家新式茶饮独角兽的野心远不止于此。

一年进账25亿

最新利润率0.2%,茶饮店如何赚钱?

卖奶茶和软包,奈雪靠什么撑起一个IPO?

招股书显示,目前奈雪的茶核心菜单有超过25种经典茶饮,及超过25种经典烘焙产品。其中,茶饮包括鲜果茶、鲜奶茶及纯茶,此外还提供多种零售产品,如茶礼盒、零食及即饮茶饮料。

奈雪的茶凭借创新的现制茶饮搭配烘焙产品概念,自2014年于深圳开出第一家茶饮店后,2018年、2019年奈雪的茶分别开设179家、174家新店,相当于两天开一家,扩张速度十分惊人。

从城市布局来看,一线及新一线城市是奈雪的茶的主要阵地。截至2020年9月30日,其全国的422家门店中有155家覆盖在一线城市,148家覆盖在新一线城市,在二线城市有98家门店。

从每日门店销售额和门店订单量来看,奈雪的茶的门店在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的数据表现差距并不大,只是呈现出了逐年下滑的趋势。

招股书显示,2018年及2019年、2020年前三季度,奈雪的茶每间茶饮店平均每日销售额分别为30.7万元、27.7万元及20.1万元;每间门店平均每天的订单量也由2018年的716单降至2020年的465单。

伴随着门店的迅速扩张,奈雪的茶营业收入也呈爆发性增长。招股书显示,奈雪的茶在2018年、2019年的收益分别为10.9亿元人民币、25亿元人民币。即便是2020年新冠疫情这一黑天鹅事件爆发,也并未阻止奈雪的茶营收大涨。其2020年前三季度茶饮店所产生的收益为19.86亿元,2019年同期则为16亿元。

但收入大涨的背后,是奈雪的茶不容忽视的亏损问题。

招股书显示,奈雪的茶在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分别亏损6973万元、3968万元、2751万元。而对比2019、2020年前9个月,其利润率则由1%下滑到0.2%。

通过招股书可以发现,经营成本较高是造成奈雪的茶利润率低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各项成本中,其2020年前9个月原材料成本、员工成本、使用权资产折旧分别占比38.4%、28.6%、12.1%。

对此,奈雪的茶在招股书坦言,其营运资金需求巨大,过去曾面临营运资金赤字,需要大量资金来为其运营提供资金并应对商机。倘若未来仍将继续面临营运资金赤字,其业务、流动性、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但茶饮市场的潜力同样不容忽视。灼识咨询资料显示,茶饮市场的增长势头预计将在未来近期内保持强劲,市场规模预计将在2025年进一步增长至62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到32.7%,远超现制茶饮店行业整体水平。

因此,奈雪的茶认为继续扩大业务规模,以便利用已建立起的品牌知名度推动长期增长符合公司的最佳利益。根据规划,其将于2021年及2022年主要在一线城市及新一线城市,分别开设约300家及350家奈雪的茶茶饮店,其中约70%将规划为奈雪PRO茶饮店,2023年新开设的奈雪的茶茶饮店数量至少与2022年新开设的数量相同。

一顿午饭搞定融资,

天图连投3轮,知名PE入局

目前,奈雪的茶已完成了5轮融资。

2017年,奈雪的茶开启融资之路,一路集结了天图投资、深创投、太盟投资集团(PAG)、弘晖资本等VC/PE。值得一提的是,从天使轮、A轮到A+轮,奈雪的茶都选择了天图投资。

彭心曾说,是天图投资安排的一场培训打动了他们。“天图投资管理合伙人冯卫东专门给我们讲了一堂关于天图对消费品领域的所有分析、对我们行业的报告,以及他们对星巴克的全部研究、对于我们群体的研究,还有就是他们判断消费升级的一些模型,我们觉得这个是很有思考力的。”另一方面,天图投资还满足彭心与赵林不接受对赌,不接受计划性的要求。

而奈雪的茶这笔A+轮融资,更是只用了一顿午饭的时间便搞定了。“我们和天图投资VC基金管理合伙人潘攀吃了个午饭,说了今年的发展规划,想再拿一笔粮草,他就问我缺多少钱,他全要了。”彭心曾回忆。

天图投资合伙人潘攀则说,从全世界来看,大的消费品公司都与饮品有关,咖啡品类有星巴克、COSTA等品牌,估值过千亿美金。而中国茶有非常好的消费基因,茶饮品类有巨大机会。

这一轮之后,奈雪的茶估值60亿元,成为中国新式茶饮行业的首个独角兽。此后两年间,奈雪的茶一直没有再获融资,其老对手喜茶也在融资上陷入沉寂。直到2020年6月,奈雪的茶完成新一轮融资,领投方为深创投。

业内还流传一个小插曲。奈雪的茶曾经拒绝过来自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的投资。“当时奈雪的茶第一家门店开业,她一个下午来喝了6杯茶,问我们缺不缺钱,我们说不缺。”彭心在一次采访中透露。

2021年新茶饮的第一笔融资,花落奈雪的茶。2021年1月1日,投资界从奈雪的茶方面确认,其已于日前完成了C轮1亿多美金的融资,领投方为太盟投资集团(PAG)。这是太盟投资集第一次投资国内茶饮品牌,过去数年间,这家知名亚洲PE多投资于金融、科技类公司。至此,奈雪的茶最新估值已达到近20亿美金,约合130亿人民币。

实际上,自2020年以来,有关于奈雪的茶的IPO传闻一直没有间断过。2020年年初就有消息称,奈雪的茶计划于当年年内在美国完成上市,并计划融资4亿美元。2020年7月,原瑞幸咖啡首席技术官何刚加盟奈雪,任CTO一职。当时曾有消息称,奈雪此时引入何刚或因其正酝酿上市;9月又有报道称,奈雪把计划上市地点由美国转向香港,并计划于2021年底之前在香港上市。

一直以来,奈雪的茶始终对外回复“没有上市计划”,没想到却在除夕夜悄悄递表了。

新一代创始人集体登场

2021年,新茶饮上市潮来了

中国新茶饮悄悄来至下半场,背后掌门人走到前台。在这些耳熟能详的茶饮品牌——喜茶、奈雪的茶、茶颜悦色、蜜雪冰城等等的背后,是聂云宸、彭心赵林夫妇、吕良等年轻创始人的集体登场

奈雪的茶最要紧的对手——喜茶,掌舵人是一名90后。1991年,聂云宸在江西出生,后跟随父母来到广东江门。在2010年大学顺利毕业后,19岁的聂云宸开始创业,在广州开了一家手机店,手机生意并不好做,2012年,聂云宸开了一家名为皇茶的店,做起了奶茶生意。

2016年,聂云宸将其创办的皇茶更名为喜茶,并获得由IDG资本和天使投资人何伯权的1亿元融资,中国新茶饮的故事由此开始了。自此,聂云宸就带领喜茶一路狂奔,并云集了一众风投机构。2020年8月,喜茶创始人聂云宸以身家40.92亿元列居深圳创富的第81位,成为当中最年轻的一位。在此之前,喜茶拿到高瓴资本和Coatue Management联合领投的C轮融资,估值达到160亿。

如今,在新茶饮品牌第一股的争夺战上,奈雪的茶又进了一步。而在喜茶方面,2020年9月曾有报道称,喜茶计划于2021年底之前赴香港上市,预计融资4亿美元至5亿美元。业内普遍认为,去年3月的那一轮是喜茶IPO前最后一轮融资。早在2019年底,喜茶曾进行多项工商信息的变更,这一动作被外界解读为IPO前的准备工作。

最新消息称,喜茶将于今年3月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随后,喜茶回应称,目前没有任何上市计划及动作,目前也没有任何融资事项在推进中。

不过,另一个网红品牌茶颜悦色走了不同的路。茶颜悦色创始人吕良是一位80后,和聂云宸一样经过了几次创业,先后开过广告公司、卖过爆米花、开过卤味店。2013年的冬天,吕良在长沙创办了茶饮品牌茶颜悦色,并开出了第一家店,蛰伏多年后,茶颜悦色已经成为与臭豆腐齐名的长沙美食新地标。2020年底,茶颜悦色刚刚走出湖南,反观喜茶、奈雪的茶等,都已在向海外扩张。

茶颜悦色在成立之初就获得了天图的投资,此后投资方还包含顺为资本、元生资本、源码资本等。“茶颜悦色从去年开始,已经不见投资人了。”一位接近茶颜悦色的VC合伙人向投资界透露。换言之,VC/PE想投也投不进去了。

在茶饮圈里,还有一个网红品牌也不得不提,那就是蜜雪冰城。从1998年路边的冷食小摊点,到2001年第一家20平米的小商店,再到如今以新鲜冰淇淋—茶饮为主的全国性连锁机构,河南人张红超演绎了又一个草根逆袭的故事。

回顾2020年,中国消费品公司堪称IPO大爆炸——既有农夫山泉、蓝月亮等老牌公司上市,也有完美日记、泡泡玛特等属于年轻人的品牌敲钟。进入2021年,狂奔多年的新式茶饮公司是时候迈向更高的舞台,正如众多投资人所判断那样,“新式茶饮上市潮即将杀到”,奈雪的茶打响了第一场战役。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