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高的积木帝国 预示中国玩具市场的新十年?|艾问人物
来源:艾问 作者: 艾问人物
2021-02-08 10:32:24

摘要 : 俗话说的好,开店建厂需两样:选对址,入对行。

https://cdn2.iask-media.com/assets/uploads/2021/02/1612746602-乐高.mp3

欢迎来到本期艾问人物!

2020年年底,乐高集团与腾讯已经宣布双方继续续签战略合作谅解备忘录,以进一步巩固及拓展双方在儿童数字玩乐体验领域的合作。

在为期两年的新合作中,双方将在视频、游戏、数字儿童安全等领域加深合作,同时探索在社交、知识产权以及企业社会责任等领域全新的合作可能。

除了已经开展的合作之外,双方将在数字社交领域进行探索,基于LEGO Life¹的设计理念,在中国开发、出版发行和运营一款针对儿童和青少年的乐高数字社交网络服务及产品。同时,双方还将在软件应用领域进行合作,在中国开发、发行和运营与乐高玩具相匹配的软件应用。

https://cdn2.iask-media.com/assets/uploads/2021/02/1612748840-单反毁一生-乐高穷三代?-.mp4

上世纪的老玩具厂

来自丹麦的LEGO(中文名乐高)创立于1932年,创始人是奥勒先生(Ole Kirk Christiansen)。商标“LEGO”的使用也始自1932年,其语来自丹麦语“LEg GOdt”,意为“play well(玩得快乐)”,后来人们才知道,这个词在拉丁文中的意思是“我来拼装”。

(乐高创始人奥勒)

众所周知,创始人奥勒是一个文化水平不高的木匠,他不仅带领着玩具厂熬过了20世纪30年代初经济大萧条,还经历了残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意外烧毁整个厂房的火灾。不过木匠从未曾放弃,一直坚挺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

1958年,创始人奥勒先生去世,他的儿子哥特弗雷德接过传力棒。彼时,公司正忙于玩具技术的艰苦攻关。乐高Idea House企业史学家Signe Wies解释说:

“几十年来,对于乐高积木是如何发展起来的,谁是积木设计的背后策划者,我们一直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我们最初认为,这是一个漫长的研发过程——由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的乐高员工团队组织的研发过程。而现在得益于对历史资料的新发现,我们发现哥特弗雷德(Godtfred Kirk Christiansen)实际上在乐高积木——这种全世界人们都喜欢的积木开发方面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

我们所熟知的乐高颗粒和其螺柱管耦合系统,正是在1958年获得了专利,即,通过设计乐高积木的颗粒凸起,插入另一件积木的稍微小一点的孔洞中,通过ABS材料的摩擦力来让积木结实地结合在一起。而注册了乐高颗粒技术专利的哥特弗雷德,就这样名正言顺成了乐高玩具的新任掌舵人。

这个积木结合的专利不仅让孩子们拼接的各种形态的东西不再倒塌,而且让乐高成为了积木玩具市场的真正霸主。1964年,乐高玩具推出了带拼装说明书的成套积木,销售范围继续扩大到欧洲各国、美国、加拿大等其他国家。1966年,乐高玩具已在42个国家销售;1967年,乐高玩具更是在全球卖出了1800万至1900万套。

专利就是创新,创新就是金钱。

乐高开创的拼装玩具市场,贩卖的是造物主的梦想。玩家可以通过从几十块到几千块上万块乐高积木的累加构建,真实模拟出世间万物,比如灌木、街道甚至城市。后来甚至有人用330万块乐高积木搭建出了1:1大小的二层小楼,里面客厅、卧室甚至厕所都是可以正常使用的。

1970年代,在未来宇宙和古代城堡两大种类的助推之下,积木构筑的浪漫世界吸引了更多的玩家。发展到繁荣期的乐高玩具,乐高曾一度占领积木玩具建筑类80%的市场份额。

积木的“时代之战”

20世纪80年代,哥特弗雷德辞去了董事会主席一职,由他的儿子克伊尔德(Kjeld Kirk Kristiansen)接任,至此,乐高集团的控制权再次更迭到下一代人手中。1990年,乐高已经成为世界十大玩具制造商之一,这一年,比隆乐高乐园的年游客量也达到了100万人次的神奇记录。

但与此同时,时代更迭带来的问题也开始暴露。伴随着《魂斗罗》、《坦克大战》、《街霸》等一系列电子游戏如井喷般喷薄而出,电脑基础上的电子游戏提供给玩家更加无限的可能性与仿真度,再加之互联网和移动终端的强有力挑战,乐高早已看到了玩具与数字科技结合的趋势。

20世纪90年代,以任天堂为代表的网络游戏、互动游戏抢走过乐高不少的儿童消费者。1992年,乐高集团的利润开始下降;1998年,乐高出现有史以来第一次亏损,数额达4780万美元,那年,乐高裁掉了1000名员工。

《独立报》曾这样评论传统玩具和电子游戏的区别:“现在的孩子并不想经历几百块塑料积木搭建东西的烦恼,因为对于虚拟的宠物,你只要拍拍它们的背就能让它们活灵活现了。”

到2003年底,乐高的销售额比前一年下降了30%。为了挽回颓势,乐高开始了“时代之战”。2004年,克伊尔德顶着巨大的公司赤字辞去了CEO的职务,并首次采用外聘CEO结束了家族管理模式,克努德斯托普(Jorgen Vig Knudstorp)成为了乐高新任掌门。

克努德斯托普新官上任大刀阔斧,上任伊始就解雇了大量人浮于事的顾问,并组建起研究团队,同时聘请了新的设计师。2005年,他将乐高旗下的四个乐高乐园卖给了梅林娱乐公司,当年就扭亏为盈(乐高集团的母公司KIRKBI在出售时收购了梅林娱乐的股份,并保留股权至今)。

2006年,乐高已经拥有4922名员工,乐高官网(www.LEGO.com)日均每月独立访客超过800万。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了整个资本市场,但乐高集团通过与其他公司合作,获得了《星球大战》、《哈利·波特》和《夺宝奇兵》等著名电影系列的授权,拓展乐高系列玩具多样性的同时,又将品牌向电子游戏、电影和手机app等更丰富的商品形式延伸。

至此,乐高已经成为一种文化,一种情怀,一种消费习惯。

乐高“东征”的进程

1993年,乐高北京燕莎百货开设了第一家20平方米的店铺。

对于海外玩具巨头们而言,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市场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在这片新兴市场的土地上,一起成长的还有中国本土玩具制造商,具有互联网基因的玩具创业企业,以及选择越来越丰富的中国消费者。

乐高初来中国市场的十几年都算不上顺风顺水,对于这个古老的玩具厂来说,积木的东征不仅是一次资本蚕食,更是一种文化输出。2006年,乐高旗下的玩具反斗城入驻中国市场,并用10年时间开设了150多家店铺,虽然营销低调、业绩不火,但潜移默化之中,在中国人心里,乐高几乎成了积木的代名词。

2010年,乐高在中国的市场增长率为45%;2012年,猛增至80%。与此同时,乐高开始在中国建立工厂,并计划往二、三线城市扩张开店。

俗话说的好,开店建厂需两样:选对址,入对行。

据市场调查公司欧睿(Euromonitor)数据显示,中国玩具及游戏市场的零售总额由2011年的897.0亿元(人民币,下同)上升至2016年的2321.7亿元,平均每年的增长幅度为20.9%。

“随着中国中产阶级的崛起以及消费升级的趋势,中国儿童和家长对高品质玩具和家庭娱乐体验的追求日益增长。”玩具反斗城中国区董事总经理罗伊·森玛蒂诺表示。

古人讲“玩物丧志”,现代中产阶级说“寓教于乐”。

2011年,乐高教育开始在中国组建自己的团队。“乐高班”是乐高教育的主要业务之一,在乐高课上,教师会指导孩子们拼插积木,先将要搭建的事物轮廓拼出来,然后再让孩子自行想象并拼搭具体细节。“我听说孩子多动手可以促进大脑发育,所以就送他去乐高课了。”一位家长如是说道。

除了“益智”,乐高“东征”,手里还有第二张王牌——“品牌”。

有人说,打败巨头的往往不是另一个巨头,而是一群野狼一点点占据地盘。乐高的确过于贵了:一盒装有200块积木的乐高玩具售价100元人民币,而两个手掌大的乐高消防车,要300元。而对于制造大国来说,“模仿”制造简直轻而易举,国内本土玩具品牌广东邦宝益智玩具股份有限公司就是一个典型代表。这家靠着“山寨”玩具公司成立于2003年,主营益智拼插积木,已于2015年上市,上市当年,邦宝营业收入为3.09亿元,营业利润为7534万元。

2015年底,乐高在上海投放广告:“只有一种积木,能被称作乐高积木”;在扩大了数倍的黄色积木图片旁,乐高写道,“你眼前这一块小小积木,与众不同,不可复制”。2017年,乐高又制作了一则中国广告:“有LEGO®标志才是乐高®产品”。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认为,乐高积木的“山寨”虽易,“复制”却难。乐高的积木零件制造水准极高,其尺寸的误差低至0.002毫米,采用的是化学性稳定、上色鲜艳无害的“ABS”材质。这样的高品质玩具品牌,虽然不可避免会遇到虎口夺食的“野狼”,但其在积木界的领袖地位,仍然如同奢侈品中的“爱马仕”一般不可动摇。

结语

2017年,中国的玩具产业规模再次扩大,绝大部分都是出口企业。2019年,我国玩具实现出口额为313.42亿美元,同比增长21.99%,远高于同期全国外贸的出口增速。

本土方面,从销售渠道来看,我国玩具销售的主要途径仍以线下销售为主,2019年线下销售占比达到67%,线上销售占比仅为33%。而从获取玩具信息渠道来看,短视频已超越微信成为2019年消费者获取玩具信息的主要渠道,占比达到39%;另一方面,品牌官方网站也是我国消费者获取玩具信息的重要途径之一,占比达到38%。

然而,蛋糕正在变大,分食者却未能赶上。

随着国内人力成本的增加,OEM厂生存空间正在被逐渐地压缩,没有核心竞争力、盈利水平较差的公司将面临极大的经营压力。根据ECdataway数据显示,乐高玩具仍然是最受消费者喜爱的品牌。2020年上半年,乐高玩具在我国主流电商平台占据46%的市场份额。

(图片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看来,乐高的“东征”大获全胜,并早已在中国玩具市场牢牢站稳脚跟。泡泡玛特是否能成为下一个乐高?资本的下一个宠儿又是否能与之匹敌?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