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对话栗浩洋:AI疯狂执念破除“寒门难出贵子”?
来源:艾问
2020-12-04 22:06:58

摘要 :

欢迎来到本期艾问人物!

国不可一日无学问,举国抗疫期间,两亿人创造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教育实验——网课。网课不可不提AI。2020年,人工智能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热度和争议纷纷只增不减。

自诞生之日起,AI领域跌宕浮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 Education: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for Sustanable Development”(译:“教育中的人工智能:可持续发展的挑战与机遇”)报告,曾预测人工智能市场将在2017—2021年增长50%,而今天的资本世界,无疑证实了这个猜想。

而另一方面,转眼间,2020年抗疫战已接近尾声,随着这个新拐点的出现,全民网课也将进入2.0时代。【2020全球创始人大会·最具创新力创始人榜单】上榜人物、松鼠Ai 1对1创始人兼首席教育技术科学家栗浩洋曾激昂发言:“未来的在线教育一定是定制化的”。在线教育、AI教育,已经成为当下的资本宠儿,随着理论和技术日益成熟,应用领域也将不断扩大。栗浩洋没有错:未来,人工智能带来的科技产品,将会是人类智慧的“容器”。

松鼠Ai的栗浩洋可以称得上是来头不小,他曾上榜2020年互联网周刊“人工智能100人”,被创业黑马评为“十大年度创业家”;他被环球时报评为年度经济人物,被World AI Summit提名全球人工智能风云人物;他被中国自动化学会智慧教育专委会聘请为副主任,还受邀担任过第一财经《中国经营者》的特约嘉宾,斯坦福商学院和哈佛商学院的松鼠Ai商业及技术案例的讲师……


履历无比光鲜,但是,听说他是个疯子?

一位教育平权者的理想主义疯狂

栗浩洋出生于河南郑州,20多年后,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他的姥爷曾是北海舰队首长,妈妈是国企干部,爸爸是《走向清华北大》等知名教辅书的作者。

栗浩洋14岁就会炒股,17岁摆过街边摊,卖过卡带、帐篷和电脑,18岁尝试各种社会实践,比如法院、银行、矿业集团等等;读大学时研究变态心理学,22岁身价千万,24岁从欧洲工商管理硕士辍学开始创业,联合创立大山教育(后香港上市);27岁联合出资创立昂立国际教育(昂立集团的全国K12教育版块),2014年又双叒创业,打造了人工智能教育品牌“松鼠Ai”。

曾有媒体把栗浩洋描述为“超级能量型创始人”,毕竟,普通人还在玩泥巴的青春岁月,栗浩洋早已在起跑线上煽动双翅。他似乎永远精神充沛,干劲饱满。

(生活中的栗浩洋)

有个公司合伙人打电话到现场参与吐槽:半夜两点,突然让全体合伙人回公司开会;组织公司高管飞到海外开会,还要美其名曰团建。实际上泰国三日游,连一天沙滩都没见过。这位合伙人还用坊间传言补了一刀:“连榨汁机都不是,简直就是破壁机,因为榨汁机还有渣剩,破壁机渣都没得剩。”

2020年初,《艾问iAsk》创始人艾诚与栗浩洋成为了混沌大学创投营的同学,在接触中发现,这的确是一个疯狂奇怪的人,同学们相约饭局、酒局,他从不参加,总是拿着两杯奶茶和大家聊自己的业务,画风格格不入。他甚至自曝曾主动要求被关监狱两个月,只是为了体验并思考人生。

于是,媒体铺天盖地:栗浩洋就是个疯子。

艾诚:我感觉你的创业,你自己也坦白说有着和别人不同的路径。现在是你人生的第5次创业,作为松鼠Ai 1对1的创始人。我好奇的是,同作为创始人,我佩服你的一点是,很少有人这么享受出生入死。For what?为什么?

栗浩洋:我觉得我内心里可能澎湃着这种血液,就是一定要去做一番与众不同的事,因为人生这么短暂,你可以平平淡淡的就死去,也可以真的留下一些能够造福亿万人的遗产和价值,那我干嘛不选后一者呢?

当然,这条路是很崩溃的,你自己每天都(受)折磨、煎熬,有时甚至会觉得干嘛要受尽这么多苦难和屈辱,生不如死的那种感觉。但是因为你骨髓里就是这样的,那种澎湃不是你自己给自己加戏,而是从内心里面蓬勃出来,你阻挡不住,想按住它也按不住。

艾诚:那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你对这个世界产生积极的影响了吗?你满足吗?

栗浩洋:至少我过去的两次教育行业的创业,都真的是帮助很多孩子找到了学习的乐趣,让他们的人生能够有一个更好的前途,但还不算颠覆式改变。教育这个古老的行业一直没有被科技改变,像个又臭又硬的石头,我觉得人工智能出现了以后,终于可以去破土而出了。AI教育的逻辑跟传统都不一样。它是一种完全不可想象的新的教育模式。

艾诚:我特别能感受到你身上的温暖和能量,你极其希望去影响别人,轰轰烈烈地失败也罢,不小心万一成功了也可以,但这个事情一定要极致。所以你被理解不是最重要的,你被喜欢也不是最重要的。

栗浩洋:完全不重要。

艾诚:那你最在乎什么呢?

栗浩洋:被需要,而且这种需要不是普通的需要。不管人生问题还是心理问题,还是工作的问题,只要你觉得我能帮助你,然后我不管是通过思想还是实际做的事情帮到你了,就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星辰大海与K12之恋

栗浩洋可以被这样3个关键词形容:极致,折腾,还有饥饿。如果为《艾问顶级人物》排一个创业者心理耐压排行榜,栗浩洋应该会名列前茅。创业对他来说,更像是一种追求生命本质的探索,这个探索和名利、财富无关,更像是本能。

近年来,智慧教育、知识图谱等正如火如荼,从每年6月的“全城高考”,到时不时出现的昂贵学区房,再到热度不减的“豫章书院”,可以看出教育仍是社会热点,而热点背后,是儿童的教育需求尚未得到满足。

回归初心,让每一个孩子身边都有一个孔子+达芬奇+爱因斯坦合体的超级AI老师,实现教育资源公平的理想,这是栗浩洋和松鼠Ai 1对1一直追求的方向和努力的目标。

提到教育愿景,栗浩洋说,他想让每个孩子成为更好的自己。

作为一位在教育领域连续创业的理想家,栗浩洋于1999年联合创立大山教育(后香港上市),2004年创办创立昂立国际教育(昂立集团的全国K12教育版块),2014年又成立了松鼠Ai 1对1。20多年来在教育领域的连续创业,栗浩洋始终瞄准K12教育。

2017年以来,从自主举办“人机大战”活动,到与斯坦福研究中心进行联合技术开发,从与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成立平行AI智适应教育联合实验室,再到与全球AI排名第一的学府卡内基梅隆大学成立联合实验室。短短几年时间,松鼠Ai 1对1已在全国20多个省、700多个市县开设了3000多家学习中心,累计融资近10亿人民币,估值超过11亿美金。

它早已从“教育新星”,成长为K12科技教育巨头。

艾诚:为什么没有躺在之前两家成功上市的教育公司的基础上继续做人工智能呢?你换了3个平台。

栗浩洋:其实每个企业的基因都是不一样的。一方面当然是要突破创始人的思维,另外一方面是组织惯性。

艾诚:不过你在教育行业的这三次创业时有一个共同的规律,不管是原来的昂立,还是现在的松鼠,都非常精准聚焦在K12这个人群。

栗浩洋:对,K就是kindergarten,从幼儿园一直到12年级,就是中小学。

艾诚:这一段教育也称之为基础教育。我们发现K12很多都是基础知识,还有伴随着很多考试测评。那么针对这一部分需求,中国市场上出现了很多教育培训类的企业,我相信松鼠Ai 1对1也是其中一只强劲的黑马。那为什么是K12?为什么一直是K12?

栗浩洋:K12领域里的教育其实是最痛苦的一种状态,教育资源十分不平衡。其实教育能够被改变,通过人工智能去打造一个超级老师,它比任何一个老师都优秀,然后让每一个孩子都能享受到最好的老师。我觉得这就是我的梦想。

艾诚:但是很有趣的是,你的创业经历中拐过两次弯儿,早期的一次社交和一次游戏,这两次都以你创业失败而告终。那如果站在今天,作为松鼠Ai 1对1,你全心全意再回归到教育,再回归到你一直坚持的K12教育行业,这两段失败能给你提供什么样的教训吗?

栗浩洋:那真的是收获很大。我觉得做事情要顺应时势,你做得过于超前的话,有时候可能会真的是翻倒在浪中。其实我们自己在做的时候, 过于轻视问题和壁垒了,所以对竞争和壁垒,当时思考得不够深厚。其实我们做人工智能教育也一样,这是一条艰苦的赛道。

松鼠Ai 1对1的基因革命

栗浩洋有星辰大海,也有理想和疯狂。

对栗浩洋来说,可以为了赢得一位全球人工智能顶级专家Tom Mitchell(汤姆.米切尔)的加盟,专程飞去美国匹兹堡深谈9个小时,甚至给对方展示松鼠Ai 1对1的尽调报告和打款凭证;可以为了搞懂AI,每天强迫自己研究原先完全空白的机器学习、神经网络、复杂函数之类的文章和报告,然后抱着奶茶抓住所有可以讨论的人讨论相关问题;也可以每周自己去看一线产品,亲自打电话给学生家长做调研……

他深知每个赛道都是“生人勿进”,都是当下创业环境里最“血雨腥风”的生态。他极尽疯狂般的偏执,不想让自己的星辰大海成为资本炮灰。

但实际上,还是有很多人对AI教育持质疑态度。从孔子创办私学再到柏拉图创立阿加德来,人类文明几千年来的知识传承,都是现实里的老师教给学生。松鼠Ai 1对1采用的是线上线下打通的商业模式,用运用进化算法、神经网络技术、机器学习、图论、贝叶斯网络、逻辑斯蒂回归模型、知识空间理论、信息论、贝叶斯理论、知识追踪理论、教育数据挖掘、学习分析等多种AI技术,打造出K12全科课外辅导智能系统。

面对质疑,栗浩洋多说无益,因为实践才是攻破一切疑虑的最好方式。松鼠Ai 1对1是线上AI讲师结合线下班主任老师的混合教学,颠覆以往教育模式的同时,通过对学生学习过程中多维数据的全方位评估,最大化提升学习效率。这是栗浩洋的手中王牌,也是松鼠Ai 1对1的基因革命。

2017年起,松鼠Ai 1对1被创业邦评为“人工智能创新公司50强”,斩获Venture50“中国最具投资价值企业50强”称号;2018年,入选全国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重点课题,并荣获科研成果一等奖;2019年,入选亿欧中国教育行业创新力指数TOP30,荣登“全球独角兽企业500强”,2020年在央视315晚会作为行业优秀代表企业被表扬,入选斯坦福商学院案例等。

5年时间,松鼠Ai 1对1从最初仅有的十几个科学家,到如今的2万余名员工,全国线下校区开到了3000多家,实现了付费学生从3000多人,到如今高达27万人。

艾诚:我发现一个很大的数据变化,付费学生从2018年的3000多人到2020年一季度高达18万人,这有60多倍的增长。怎么实现的?

栗浩洋:教育的效果和口碑。更多的家长开始理解了人工智能教育的理念。

艾诚:松鼠Ai 1对1的愿景我看到了有三句话,第一句话是让教育的效率提升5倍;第二就是免费帮助1000万困难家庭的孩子;第三句,成为全球最具价值的公司。哪个是最重要的?

栗浩洋:第一个是最重要的。如果教育效率提升5倍的话,其实整个世界会有巨大的改变。

艾诚:我要恭喜你,我知道2020年三月份,在这样一个非常艰难的疫情期间,松鼠Ai 1对1还被UNESCO,联合国的教科文组织评选为促进高质量个性学习的一个人工智能奖。那么您怎么看待这个?

栗浩洋:我觉得能够被联合国给予一个奖项,就好像是得了教育行业的奥斯卡一样,其实是很激动的。尤其是疫情过程中,联合国不但给了我们一个奖项,还把我们作为一个经典的案例做到了全球的教育抗疫白皮书里边。在全球疫情的情况下,到底怎样解决教育问题,那么我们松鼠Ai 1对1这样一种Adaptive(自适应)的教学模式变成了联合国所选择的一个典范案例,所以这也是我们很自豪的地方。

“我希望未来每一个孩子身边,都可以有一个超级老师,他有牛顿的智慧,也有达芬奇的博学,还有马斯克一样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这个超级老师会一直陪伴孩子、激发孩子最大的潜能。让每个孩子都比我们小时候博学和聪明十倍、百倍。我们愿意作为AI教育的播种者,布道者,也许经历风雨,但始终坚守每棵种子最初破土生长的理想,让每个孩子成就更好的人生,这事儿真的很酷!”

——栗浩洋

请长按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寻觅2020最具影响力创始人申奖入口

购票请长按下方二维码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