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马背后低调的匡特家族——一个穿越百年的财富帝国 | 艾问人物
来源:艾问 作者: 艾问人物
2020-11-17 17:33:20

摘要 : 产融并行的德国顶级富豪家族 。

https://cdn2.iask-media.com/assets/uploads/2020/11/1605604958-匡特家族.mp3

欢迎来到本期艾问人物!

“对一次挑战做出了成功应战的创造性的少数人,需多长时间才能经过一种精神上的重生,使自己有资格应对下一次、再下一次的挑战?”

——阿诺德·约瑟夫·汤因比

提起德国匡特家族,知道的人可能寥寥无几。但实际上,匡特家族的触角已经伸向众多产业、甚至遍地开花——宝马(BMW)、奔驰(Daimler-Benz)、国际化专业化学品集团阿尔塔纳(Altana)、德意志武器和弹药厂(DWM)、占据德国蓄电池八成市场份额的瓦尔塔电池公司(Varta)……

隐藏在这些金光闪闪的品牌名背后的匡特家族,是德国最成功的商业家族之一。发迹于19世纪的匡特家族始终在名与利之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虽然手握巨额财富,但大多数时间依然隐居幕后。

家族奠基人埃米尔·匡特(Emil Quandt,1849-1925)曾这样告诫他的继承者:不使用家族姓氏作为产品商标或企业名称,也尽量避免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媒体上。而家族后辈们也一直在恪守家训。百年来,匡特家族始终保持着谦逊、低调、自信与坚韧的家族传统。

身份蜕变:从纺织厂学徒工到德国顶级富豪

16岁的埃米尔·匡特是“帝国毛织”(Reichswolle)纺织厂的一名学徒工,年纪虽小但勤劳肯干,深得工厂主赏识,很快就接连升任店员和业务经理人。在工厂主人去世一年后,埃米尔与工厂主的女儿结婚,获得了工厂的所有权和管理权,并就此开启了匡特家族的财富之路。

埃米尔很早就明白垄断地位能带来高额利润。因此他始终保持着和其他制造商的良好关系,并在后期与当地另外三家实力强大的纺织厂实现了地区行业垄断。

仅仅依靠天赋上的优势并不能造就成功,有时还需要运气和机遇的加持。

1870年普法战争的爆发,让市场对军服的需求猛增,特别是背靠北德联邦海军这样的大客户,埃米尔的纺织厂生意愈发蒸蒸日上。

普法战争十年之后,埃米尔的儿子——匡特家族关键性的第二代传人京特·匡特(Günther Quandt)出生了。作为老匡特的唯一继承人,京特·匡特被寄予厚望,15岁的时候被送往柏林,接受完整的大都市教育。


(匡特家族第二代传人:京特·匡特)

京特·匡特继承了父亲身上勤劳吃苦的优点,进入父亲的纺织厂后,丝毫没有公子哥的架势和脾气,而是谦虚地向纺织女工学习纺纱、缩绒和浆洗,向染色师傅询问染布的流程和工艺,向机械师请教蒸汽机的工作原理……

但京特身上又有着不同于父亲的别样之处:埃米尔生性保守,更不肯冒险贷款购买新的机器、扩大生产。相比之下,京特则冒险激进得多,他不愿意固守着原有的纺织厂,而是希望进一步扩充家族产业。

第一次世界大战给了这位野心勃勃的年轻人一个机会。

当时的德国仓促参战,物资储备尚不充足。为满足军需,德国政府规定某些原料和重要物资的生产由国防部领导,一些经济界人士从旁协助,京特·匡特因提供军服成为其中的重要一员。

正如德国历史学家戈洛·曼曾说,“战争使强者更强,使开始衰退的弱者更弱。”这句话用在京特身上也恰如其分。战争尚在进行中,京特就发现与军装相比,军火工业似乎更有发展前途。

一战结束后,京特收购了一家军工蓄电池企业AFA,即日后欧洲最著名的汽车蓄电池品牌瓦尔塔(Varta)。经过此次收购,匡特家族也迈出了从轻工业向重工业的转型第一步。

此时的京特已然从一个年轻的工厂主,变身为德国金字塔尖的富豪。作为一位颇具影响力的投资家,京特持有多家重工、化工、制药、机械企业的股票,与此同时,他还担任着德意志武器和弹药厂的监事会主席,涉及领域极为广阔。

对于平民而言,战争意味着动荡和灾难;但对于一些资本家而言,战争则会带来财富的暴增。接下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更是给匡特家族带来了意想不到的超额利润。

产融并行:独特的双层FO结构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京特的继承者是一对兄弟——赫伯特·匡特(Herbert Quandt)以及哈拉尔德·匡特(Harald Quandt)。二战后,兄弟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汽车行业,不同的是哈拉尔德选择大量增持奔驰的股权,而赫伯特则选择了经营不善、濒临倒闭的宝马。


(匡特家族第三代传人:赫伯特·匡特和哈拉尔德·匡特)

从1956年开始,赫伯特开始买入巴伐利亚汽车制造厂(即日后的宝马)的股票,1960年,正当经营不善的宝马面临被老对头奔驰收购的千钧一发之际,赫伯特·匡特不顾家人们的反对,孤注一掷,投入自己私人财产购买宝马公司发行的全部新股,并在1969年,实现了对宝马公司的全部控股。

虽然哥哥弟弟的投资思路不同,但并未影响到兄弟两人的感情。赫伯特曾写过这样一段话:“我们发誓,在匡特家族内不应该发生一场兄弟阋墙……我们珍惜兄弟情谊,我们所有的生意都对半分。在德国企业界,我们兄弟的和睦传为佳话。”

拥有对宝马的全部控制权之后,赫伯特展示出了他非凡的企业管理才能。不同于弟弟哈拉尔德,作为哥哥的赫伯特曾在过去20年的时间里协助父亲管理家族企业,深得父亲真传。


(如今的宝马集团总部)

鼓励员工参与公司管理、重视产品营销、革新宝马车型……在赫伯特的一系列措施之下,宝马开始重现辉煌,与此相伴的,匡特家族也彻底完成了由轻工业到重工业经营的转变。

不同于哥哥深耕实业,也许是知道自己在实业经营方面的短板,弟弟哈拉尔德及其后代则专注于金融投资领域。

哈拉尔德共有五位女儿,五姐妹在1981年出售了家族持有的奔驰15%的股份,获得了巨量现金,成立了德国境内最早的单一家族办公室(Single Family Office,即SFO)——哈拉尔德·匡特控股公司(HQ Holding),并聘用了伯恩哈德·冯德林,集中管理HQ Holding持有的家族资产,完成了从产业资本到金融资本的转移。

1882年,洛克菲勒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家族办公室。与普通私人银行顾问所提供的服务不同,以洛克菲勒为代表的超级富豪们需要的是一个家族账户的财务总管,既能提供包括律师、投资管理、股票经纪人等各类专业的咨询和操作服务,同时也要承担家族“助理”的职责,比如规划家族后代教育、慈善安排、遗产规划等服务。简而言之,家族办公室就像是一个管家,监督和管理整个家族的财富、风险管理等状况,以协助家族财富有序运转和传给后代。

匡特五姐妹每年聚会4-5次,或进行家族交流,或在投资经理或家族顾问的建议下,就投资方向进行激烈讨论。SFO为五姐妹量身定制投资方案,除了投资美国的房地产外,还涉及保险、艺术收藏品、马厩管理等。

HQ Holding的成功激发了五姐妹身边好友的兴趣,他们希望将自己的部分财富交由HQ Holding管理。五姐妹也有意推广她们的成功实践——如果能将家族办公室的服务开放给其他家族,不仅可以降低运营成本,更可以扩大合作平台,吸引更优秀的团队,带来更多的机会。

然而,匡特家族并没有像其他家族一样,将自己的家族办公室对外开放、转型为联合家族办公室(Multi Family Office),而是与他人合作,成立了一家平行于SFO的新型“MFO”,即1987年成立的国际经济金融研究所(FERI)。匡特五姐妹在其中持有25%的股权。

自此,匡特家族拥有一个独特的双层FO结构,HQ Holding作为SFO为自身家族服务,而将FERI作为MFO,为其他家族提供服务。

依托匡特家族的名望,FERI很快便拥有了一批超级富豪客户。鼎盛时期,FERI拥有约160个家族客户,管理着200亿欧元的家族资产。

经验传承:匡特家族留下的“财富密码”

从百年前的一家小纺织厂起步,到业务覆盖军工电池、汽车、制药等不同领域;从成立家族办公室到创建综合性的资产管理公司、开拓金融版图,匡特家族在不同代际的接续奋斗下,完美实现了产融并行。


(匡特家族第四代传人:斯特凡·匡特)

正如德国作家吕迪格尔·荣格布鲁特所评价的那样:“匡特家族的历史贯穿着一条线:历代的匡特成员从不固守于某种行业。一旦发现某种产业经营发生变化,他们就迅速重新部署。”


(匡特家族各时代所投资的企业)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认为,在财富传承的过程中,平分法未必是最佳方案。结合后代的兴趣、能力进行适当性的安排可能更为稳妥。匡特家族区别实业资产与财务资产的两分法,也能给予我们一些启示。

历史学家汤因比在其著作《历史研究》中描述了人类众多文明的兴衰之后,曾经提出过一个意味悠长的问题:“对一次挑战做出了成功应战的创造性的少数人,需多长时间才能经过一种精神上的重生,使自己有资格应对下一次、再下一次的挑战?”

穿越百年、延续至今的匡特家族,想必已经给出了他们的答案。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