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彦斌:45亿身价“小葵花”爸爸,上市公司杀妻第一人 | 艾问人物
来源:艾问 作者: 艾问人物
2020-07-20 17:27:51

摘要 : 小葵花的课堂再也没有妈妈。

欢迎来到本期艾问人物!

“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

男人听了沉默,女人听了流泪。什么仇什么怨?19年伉俪情深,竟挥刀相向?

2020年7月17日午间,葵花药业发布公告称,近日收到公司实控人关彦斌亲属的通知,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法院于7月16日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关彦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

早在2019年4月,葵花药业实控人关彦斌涉嫌故意杀人的消息就已引爆舆论,同年4月10日晚间,葵花药业发布公告称“根据相关家族成员告知,目前,案件尚在调查处理中,双方当事人均已无大碍。”


(葵花药业创始人关彦斌)

葵花药业2019年年报显示,关彦斌因个人原因与他人发生纠纷造成身体伤害,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其在上市公司不担任董、监、高职务,该事件未对上市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造成影响;其行使股东权利不受影响。

2020年7月17日收盘,葵花药业的股价下跌1.14%至14.81元,其总市值为86.49亿元。

《艾问人物》经调研发现,截至7月17日,关彦斌个人直接持有公司股份52740422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03%,关彦斌及其一致行动人葵花集团有限公司、黑龙江金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合计持有公司股份341940422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8.55%,本次事件未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动,关彦斌仍为葵花药业实际控制人。

对于此“惊人骇闻”,网友评价最多的就是如下言论:“夫妻二人共同经营企业中,有些像黄光裕这样夫妻同心,也有些像’庆俞年’这样夫妻反目,但是像关彦斌这样挥刀相向的估计只此一家。”

杀妻者关彦斌对此不服,表示将上诉。

五常关彦斌,传奇前半生

黑龙江省哈尔滨五常市,关彦斌于1954年10月11日出生。1972年,18岁的关彦斌参军入伍,成为了一名空降兵。1976年,关彦斌加入中国共产党。有如“神兵天降”,退役后的关彦斌进入五常市第二轻工业局工作。

1979年,25岁的关彦斌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二轻局团委书记。正值改革开放春风吹满地,深藏功与名的关彦斌决定辞职下海,跑到二轻局下属的一家砖瓦厂当起了厂长,正式开启商人生涯。

关彦斌刚接手时,砖瓦厂的效益极差,仅剩1毛钱现金资产。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一家濒临倒闭的企业。25岁的小关没有选择逃回舒适安逸的书记办公室,而是下厂与工人共进退,通过技术改造等一系列改革,砖瓦厂回到正轨。也随即造就了一段佳话——“1毛钱资产砖瓦厂被关彦斌起死回生”。

1985年,关彦斌冒险贷款820万从哈尔滨买下两台现代化的机器,开始大规模生产塑料产品。第一次自主创业,关彦斌获得了巨大成功。

年少轻狂,关彦斌的起点似乎已经站在了很多人的终点,但他并没有安于现状。文化吃力,那就人到中年进学校读书,下海大潮,那就辞官跑去深圳创业。1989年,35岁的关彦斌毕业于黑龙江省委党校行政管理专业;紧接着,南下到深圳创业。

然而这一创,关彦斌栽了个大跟头:亏掉2000万。

树倒猢狲散。事业遭遇挫折的关彦斌一朝回到解放前,只可同甘无法共苦的妻子也忍受不了穷困潦倒的家庭。1995年,关彦斌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段婚姻。

关彦斌的前半生堪称传奇:当过兵,从过政,赶过大潮流辞官下海,年少有为;三次创业,赔过千万,41岁被现实打回原地,还经历了妻离子散。

以至于关彦斌20年后重回人生巅峰之时,好像是不可能发生的奇迹,又好像是预料之中的理所当然。2016年,关彦斌在胡润百富榜中以45亿元的身价位居榜单第890位,他名下的资产版图横跨米业、房地产、医药业。

如今,他又在自己的传奇履历上浓墨重彩添了两笔:杀过妻,蹲过监狱。

良缘 or 孽缘?

张晓兰比关彦斌小五岁,也有过部队服役的经历。90年代初,关彦斌正值创业+家庭二重失败的低谷,比自己小5岁并带着一个儿子的张晓兰就这样走进了他的生活。

张晓兰当时在沈阳已经是正处级干部了,但为了关彦斌,她选择了爱情。就像那Rihnna的歌词:

“故事的第一页,我们的未来看起来一片光明
后来爱变成噩梦
不知道为什么,我也很意外
即使是天使也会有邪恶的一面
而你的表现更是登峰造极
但你永远都是我的英雄
就算
你已经失去理智。”(歌词选自Rihnna/Eminem:《Love the Way You Lie (Part II)》)

1996年6月,辞职后的张晓兰来到五常市。后来张晓兰回忆说:“因为那个时候他(关彦斌)非常需要帮助,他去南方,深圳东莞那边,与一位香港小姐创业,干得挺不错。但是,结算时,香港小姐把钱都结算在香港了,没有给他,他们当时签合同也签得不太好。这样他就亏损了2000万。”

对于张晓兰来说,完全是白手起家。在关彦斌的塑料厂里,张晓兰主要负责争取政府项目、争取优惠政策、申请国家贷款等工作。

1998年,当地国有企业五常制药厂连年亏损急需改制出售。张晓兰东奔西走,借贷1000多万元,帮助关彦斌买下这家企业,将其更名为黑龙江省五常葵花药业有限公司。同样1998年,关彦斌与张晓兰结婚。改制初期的葵花药业,关彦斌持股59.85%,张晓兰持股0.76%,是葵花药业最初的46位股东之一。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葵花药业逐渐成为黑龙江有名的药企。2007年,一句“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啦”成为全国上下人尽皆知的广告语,葵花药业逐渐走出东三省,走向全国。

2014年,葵花药业实现营业利润3.83亿元,净利润3.31亿元。同年12月30日,葵花药业在深圳中小板上市,关彦斌和张晓兰成为上市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

公司上市后,年至花甲的关彦斌东山再起。在2016年的胡润百富榜中,他以45亿元的身价位居榜单第890位。

商界伉俪,模范夫妻,二人也终究无法逃脱“半路姻缘”的偏见。不同于第一段婚姻,张晓兰与关彦斌属于“可以共患难,却不能同富贵”。葵花药业越来越好走上光明大道的同时,恩爱夫妻也成了亡命鸳鸯。

半路夫妻的偏见

关彦斌在前一段婚姻中,育有关一和关玉秀两个女儿,张晓兰则和前夫育有儿子宋萌萌。对于自己女儿,关彦斌委以重任,对于继子宋萌萌,只给少量股份。葵花药业招股书显示,宋萌萌通过金葵投资间接持有葵花药业0.06%股份,与关彦斌大女儿关玉秀持股数量一致,但低于小女儿关一0.13%的持股比例。

2008年,张晓兰终于为关彦斌生下属于二人的孩子——关童骏。

本以为关童骏的出生可以带给这个原本矛盾重重的二婚家庭些许宁静。然而,意外的是,据经济观察网报道,在与张晓兰婚姻期存续间内,关彦斌的女秘书还为关彦斌生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

这个家庭有6个孩子,来自三对不一样的父母。

2017年,63岁的关彦斌与58岁的张晓兰离婚,这对半路夫妻还是走到了尽头。根据公布的《股份分割协议》, 张晓兰在离婚后不仅没有分得关彦斌的财产,还将自己持有的葵花药业 64.97万股股份、葵花集团76.01万股股份、金葵股份120.8万股股份一并给了关彦斌。以葵花药业当时的股价计算,张晓兰持有的上述股份价值约6300万元。

站在关彦斌背后付出19年的张晓兰最终净身出户。

再见面是1年后的冬天。2018年12月,以看孩子为由,关彦斌从哈尔滨来到大庆张晓兰的父母家中,昔日夫妻再聚首分外眼红,两人在房间里交流了5、6个小时。据悉,双方的谈话内容涉及家事、孩子,以及《悬壶大风歌》一书。

出版于2018年的《悬壶大风歌》是葵花药业为纪念其改制20周年而推出的,关彦斌视该书为自己的个人传记。但张晓兰对《悬壶大风歌》甚是不满,因为这本书中,张晓兰的“出镜率”并不很多。

2018年12月22日,时任葵花药业董事长关彦斌在其前妻张晓兰父母家中,手持菜刀,暴砍张晓兰4刀,致其失血性休克,创伤性面瘫,构成重伤二级。除了“砍妻”,关彦斌还举刀刺向了自己的左胸部,并划伤了自己的脖子。

事发后,关彦斌提交辞呈,由两个女儿关一、关玉秀分别接班葵花药业的总经理和董事长。2019年1月29日,关彦斌因涉嫌故意杀人被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检察院批捕。2020年7月16日,法院判决关彦斌犯故意杀人罪,处有期徒刑11年。辩护人曾称,关彦斌存在精神类疾病,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且有自首情节,但未被一审法庭采纳。

一代传奇就这样陨落。

电影《追龙》中周润发说:“所有能成大事的男人,都是为了女人。放弃爱情的男人,没一件事干得好。”但俗话又说:“成大事者岂能受困于儿女情长。”8口人的家庭貌合神离,良缘变成孽缘,当初的爱多炙热,如今的恨就多强烈。一个企业,一段姻缘,一个家庭,一场“杀了你再杀了我自己”。《艾问人物》认为,关彦斌的人生滚烫,但作为成年人需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小葵花的课堂再也没有妈妈。但,牢狱之路漫漫,如今这位传奇的黑龙江一霸,拥有大把的时间,跟自己和解。

“你觉得做什么最挣钱?”
“经济不景气,你怎么看?”
“将焦虑抛之脑后好吗?”
……
欢迎关注抖音“艾问人物”,看行业大佬们各抒己见,与全球创始人共话风口浪尖上的时代话题~

GFS全球创始人大会(Global Founders Summit)是艾问的旗舰活动,全面服务和链接创始人、投资人、媒体人群体,向世界讲好中国创始人的故事,在全球布局中辅佐企业成功商业落地。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