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个百度才比得上一个阿里、腾讯,李彦宏错过了一个时代 | 艾问人物
来源:艾问 作者: 艾问人物
2020-05-16 21:46:07

摘要 : 时代的风口,错过,就永远错过。

百度失格

腾讯发布最新业绩,2020年一季度,营收1080.65亿,同比增长26%。净利润270.79亿,平均日赚3亿。

评论区百度却成了众嘲的对象。

而百度最热的新闻是,沦为互联网巨头市值的计量单位。16个百度,才抵得上一个阿里,一个腾讯。

而就在9年前,腾讯的市值才446亿美元,百度以462亿美元的市值夺得互联网第一,那时,李彦宏还荣登2011福布斯财富榜中国首富之位。

时过境迁,李彦宏与百度不复当年。

而走低的估值背后藏着百度的急功近利、用户的愤怒与无奈:

4月份“百度网盘默认加入用户激励计划”几乎遭到全民抵制;

因搜索引擎内容低俗庸俗信息泛滥,对社会带来危害,遭到监管部门通报,甚至惹上集体诉讼;

近期,百度原集团副总裁韦方涉嫌贪腐犯罪,已被移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百度过去9年间因贪腐已处理了近119人,上至3位副总裁,下至实习生。

(百度离职高管)

百度负面频出,烽火连天。

但经历了“卖血友病吧”“莆田系医院”“魏则西事件”“百度全家桶”等一系列事件之后,网友的情绪已经从愤怒变成了疲惫,甚至渐渐变得习惯性麻木。

人们纷纷戏称“百度是一家有昨天、有明天的企业,但唯独没有今天。”

回望过去十年,中国互联网格局悄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美团点评、拼多多、小米迎头赶上,字节跳动强势崛起,已经取代百度跻身新BAT。

百度的掉队,只有回看过去,穿针引线,才能找出那些命运的分岔路口。

“被逼创业”

出生于工人家庭的李彦宏,少年成名,考入北京大学后,去美国攻读计算机硕士,曾在道琼斯集团工作,一路顺风顺水。

1995年,27岁的李彦宏在纽约的一次中国留学生聚会上见到了马东敏。

这个在美国新泽西州大学生物系攻读博士学位的少女,让他一见钟情。

出身于科大少年班。马东敏19岁即毕业出国,聪慧无双,堪称天才少女。

随后,李彦宏开启了追妻之路:借书,“电影票多了一张”,组织聚会,参加相同的公益活动……

6个月后,他们闪婚了。

“反正我认为,只要自己想清楚的事情就要做。有意思的是,我到现在还不明白她当时为什么也用6个月就想清楚了。” 李彦宏曾回忆。

“不成家何以立业?”这是根植于李彦宏内心的理念。

1997年,两人结婚后,互联网飞速发展,李彦宏在信息搜索界成了知名的专家。

有一个故事广为流传
当时他已经拥有道琼斯子公司的70余万股权,事业也有了高度,坐拥豪宅、名车,他开始安享田园之乐:

在别墅门前开辟了一块菜地,享受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情调。

马东敏拒绝李彦宏如此佛系。

“你在信息技术领域是顶尖专家,应该独立创业。”当时,他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几周后,马东敏狠下心来拔掉了他种的所有菜,并坦诚:

“我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只是一个‘加利福尼亚农夫’。” 在马东敏的激励之下,李彦宏重拾野心,创立了百度。

后来李彦宏在访谈中澄清,故事是真的,只是顺序发生了错位。但足以可见,马东敏在李彦宏的创业路上扮演的角色十分重要。

1999年底,李彦宏带着资金与合作伙伴徐勇一起回国,刚开始创业,除了行政、财务,就只有5个人技术人员,李彦宏和徐勇兼做销售,埋头苦干。

(百度的初创团队)

2000年1月,百度诞生,7个月后,正式推出面向C端用户独立索服务。那时马云已创办了阿里巴巴一年, 马化腾已经创办腾讯,推出了QQ两年。

2000年9月,在国际市场上已经成为主流搜索引擎的Google开通了中文版本,率先成为中国用户电脑中的第一款搜索引擎。

2001年前后,互联网泡沫破灭,各大门户与之“决裂”,百度陷入危机。

当李彦宏通过越洋电话向马东敏哭诉的时候,马东敏越洋飞回了国内。

马东敏抛出了一根救命稻草——竞价排名。

我他妈的不做了,大家也都别做了,把百度关闭了拉倒!

遭到投资人的强烈反对做竞价后,李彦宏难得失态,飚了脏话。

最终,他强硬的态度说服了投资人。

此次危机使百度转变定位,从一个技术提供者变为一个面向终端消费者的搜索网站,不断发展壮大。

2005年8月5日,纳斯达克的钟声响起。百度首日股价涨幅高达354%,成为该年度全球资本市场上最耀眼的星。

庆祝晚会上,李彦宏毫不掩饰地道出对妻子的感激:“百度精神里有一种勇气,而我的妻子马东敏博士,则是这勇气的来源。她总能在关键时刻,冷静地提出最勇敢的建议,将我引上了正确的道路。”

此后不到两年,劳苦功高的马东敏,则因家庭与身体原因,退居幕后。

(李彦宏和妻子马东敏)

百度成功上市的瞬间,9位亿万富翁,30位千万富翁和400位百万富翁诞生,缔造了21世纪的财富神话。

这一年,百度、Google、雅虎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为37%、23%、21%,搜索引擎的江湖,呈三国鼎立之势。

而搭上了PC时代大电梯的百度,一路扶摇直上。

时代红利

2006年是搜索引擎发展史上重要的一年。

这一年,谷歌、雅虎进一步深入中国市场。谷歌成立中国子公司,找来时任微软中国研究院院长的李开复担任谷歌大中华区总裁,正式进入中国。

与周鸿祎决裂的雅虎则从软银手中购得淘宝股份,将雅虎中国全权交给马云。马云也立下豪言,“三年内在中国,搜索就是雅虎,雅虎就是搜索。”

国际巨头穷追不舍,国内巨头也有心插足。腾讯推出SOSO(搜搜),网易推出有道搜索测试版。

然而,由于与总部的纠葛,雅虎中国在半年之后就恢复了门户网站的面貌,之后市场份额骤降至不到5%,在这一关键时刻,谷歌错失进攻良机,百度接下了雅虎中国的份额,到2009年,百度的市场份额达到63.1%,谷歌中国为33.2%。

2010年,因监管问题谷歌退出中国大陆市场,百度没了对手,松了士气。

命运的第一个分岔路口出现。

Google走后,百度开始躺着舒舒服服赚钱。

2011年3月,百度市值(462亿美元)超越腾讯(446亿美元),夺得桂冠,这是当时近5年中国互联网第一的头衔首次易主。李彦宏荣登2011福布斯财富榜中国首富之位,风光无二。

业内人士称,那时的百度内部,敢说话的,敢批评的老人越来越少,逢迎和吹捧成为主流生存法门。

时代的红利下涌动着危机。

2012年,奇虎360突然出现,争夺搜索市场,助推百度股价下跌,一年内跌幅达30%,百度市值一度回落到350亿美元。 另一边,随着微信价值被认可,腾讯的市值已逼近600亿美元(截至2012年底)。

2014年,百度市值几乎只有阿里巴巴的三分之一。马云早在2008年就宣布淘宝正式屏蔽百度搜索。

搜索引擎是PC时代互联网的唯一入口。抓住了这个入口,就意味着掌握了互联网世界中最大的权力。

然而随着4G商用,移动互联网时代里,购物上淘宝、地图点高德、外卖用美团……

手机里的海量APP消解了百度的权力。

周鸿祎曾说,很多搜索引擎失败是因为两个魔咒,“一个魔咒是你有没有足够的用户帮你改善体验;第二个魔咒是,你有没有足够的流量使你进入健康的商业化循环。”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百度,急需一个新的“引擎。”

意识到危机,李彦宏拿出了新的解题思路:AI。

2013年,李彦宏就已经在人工智能上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研究。

2015年李彦宏在第一届Tech World技术大会上压轴出场,展示了自家的语音实时翻译、图文问答产品,并表示“百度大脑”已经达到了3至4岁儿童的智力水平。这次亮相展示了百度在AI上的可能性。

2015年,Google 自动驾驶汽车开始开放道路测试,前景逐渐明了,做足了技术储备的百度也准备大举投入。

没人料到,一场“地震”等在前方——诸多大牛先后辞职创业,并且带走了很多技术骨干。

而接下来的两年里,科大讯飞等掌握核心技术的独角兽纷纷出现,阿里巴巴达摩院与腾讯AI Lab相继建立。

百度却少有新的AI应用问世。

急功近利

2010-2015年,选择了竞价排名模式的百度,收入以平均每年60%的增速保持高速增长。

2016年,血友病吧和魏则西事件接连发生。百度被骂到体无完肤:吃人血馒头、毫无底线、……

百度的高速增长结束,它迎来了第二个命运的岔路口。

而从魏则西事件爆发到莆田系丑闻,百度丝毫没有改变竞价模式。

“不管什么钱,先赚了再说。”成了百度的第一标签。

这背后的根源与谷歌离开中国有很大的关系。强敌环伺之际,百度的KPI导向是“活下去”。而一家独大之后,百度的KPI就演变成了“攫取更多的利润”。

而此后几年,百度依旧不改流量至上的本色。

信息流业务,是百度抢下的为数不多的一块大蛋糕。

2018年,百度开始启动信息流业务,年底的时候,还花重金拿下春晚红包的合作项目。

为了给百家号引流,百度不惜顶着“搜索引擎已死”的帽子也要扶持自家的内容生态。用户搜索资讯时,大量被导流到百家号上。

截至2019年12月,百家号内容创作者达到260万,同比增长38%。当月百度APP日活跃用户数达1.95亿,同比增长21%。

虽然数据喜人,但向百家号导流这种忽视用户体验、简单粗暴、急功近利的产品设计估计可以载入中国互联网史册。

在产品上急功近利的同时,李彦宏对百度的掌控度越来越高。

李彦宏夫人马东敏离开公司10年后,于2017年曾以董事长特别助理的身份重回百度。过去三年,她一直掌管百度战投,在她的领导下,百度的投资速度变快,参投首汽约车的B+轮,百度从过会到拍板投资等流程走完花了不到1个月时间。

去年,她的管理角色有了新的变化。

2019下半年,百度战投先是短暂汇报给CFO余正钧,不久后汇报给李彦宏;而马东敏接管了一部分职能线,包括市场公关、政府关系和职业道德委员会。

这意味着,李彦宏已全面收拢兵权。

错过时代机遇的李彦宏大权在握,却在业绩上仍旧显得力不从心。

频频违规,网信办要求百度APP整改,在这个大背景下,百度的核心业务广告势必受到较大影响。

百度曾花大力气投入的AI业务,虽略有增长,但对百度总营收的贡献比例仍不高,不到10%。

对收入贡献较高的爱奇艺,却连续5年亏损,2019年爱奇艺更是亏掉了103亿,大幅拖累了百度的利润。

(数据来源:百度历报)

百度的增长引擎,一个个看着都像哑了火。

百度的掉队,除了急功近利的价值观,也与战略上多次落于人后有关。

从谷歌退出中国以后,百度走得不顺。云计算晚了阿里四五年,中途又去做百度外卖、百度糯米。在错失移动互联网红利、下了 O2O 这步“臭棋”后,百度逐渐从 BAT 中掉队,甚至险些被京东反超。

阿里抓到了淘宝和支付宝两张船票,腾讯抓住了互联网开启之时QQ这张船票,移动互联网时又用微信链接万物,两次坐上了大时代的电梯。

百度的问题在于,PC时代抓到搜索引擎这张头等舱船票,移动时代突然发现大家都用各种APP,用不着百度搜索了,搜索引擎的信息之海由此干涸。

而百度地图这张小船票又承载不了百度这艘大船,所以无奈陷入颓势。

搜索江河日下,AI尚无亮点,爱奇艺亏损连连,百度云的激励计划引发众怒,庸俗信息被监管要求整改。

从上至下,李彦宏和百度都在消耗口碑,坐吃山空。

这一切,与李彦宏的行事风格、思维模式不无关系。

撕裂的李彦宏

在国外浸淫多年,李彦宏的思维模式明显西化。

刚回国创业那会儿,他吃面用的餐具是叉子。

2019年李彦宏被“泼水”,面对突然而来的袭击,李彦宏平静地脱口而出:“What’s your problem?”

李彦宏的内心,潜意识里第一反应,会用西式思维去面对问题,解决问题,这让在东方土地上成立的百度,有点水土不服。

管理百度,在华尔街待过的李彦宏推崇“职业精神”,以结果为导向。

孤独和疏离感成了李彦宏身上的一体两面,而这样的氛围下,某些员工常常抱怨:“有流量就有收入,有收入就有KPI。别的,呵呵,反正公司是Robin一个人的。”

冷冰冰的职业化,让员工很难对百度有亲切感,归属感。

事实上,BAT三家来看,百度的高层流动性可以说是最大的。就忠诚度来看,很多高管和核心员工离职后都进入了与百度直接竞争的核心领域。

早期员工里,刘建国、雷鸣、程浩等一批老技术骨干,所创项目都和搜索引擎有关,而近些年来在无人车领域,公司最高决策层的王劲拉了一大批百度的员工,出来创办了景驰无人车。

百度前任首席运营官叶朋称,“百度崇尚简单”。这话同样可以套用在百度的组织结构上——百度看上去是一家只需要CEO就够了的公司。

在叶朋2008年4月担任COO之前,这个职位空了一年之久。当他2010年离职后,这个职位一直空缺至今。而回过头去看百度的发展历史,COO职位已经出现三次为期不短的真空期了。同样的遭遇也发生在CTO职位上。而在2008年,这家公司竟然同时缺失COO、CFO(首席财务官)和CTO(首席技术官)。

一些分析师认为,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内部清洗和股票禁售到期两股力量同时夹击。但是互联网观察家谢文却认为,百度在找高管方面“判断有些失误”,他建议百度应该下决心把管理班子弄好,它还是需要一个5到7人、各有专长的核心高管团队。

对于李彦宏来说:

可怕的不是没有对手,而是在不知不觉中与机遇擦肩而过;

可怕的不是百度亏损,而是没有新的可持续赚钱的增长引擎;

可怕的不是没有人才,而是高管来去匆匆,又自立山头,与东家争锋。

从2011年百度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到如今被美团、京东甚至拼多多超越,成为阿里和腾讯的十六分之一,从中国首富到如今被路人泼水、被全网群嘲,百度和李彦宏,错过了一整个时代,丢了一整个时代的民心。

如果平行宇宙存在,李彦宏没有创立百度,他会是一个快乐的加利福尼亚农夫,与世无争。

只可惜,历史不会重来。

在谷歌离开后,百度没有居安思危,顺势躺着赚钱,安于享受,李彦宏在战略上的懒惰从一开始就已显现,没有发自内心的野心与力量,又如何驾驭一艘百亿巨轮?

参考:

市界 《百度烽火连天》

镜像娱乐《比起只有噱头的“用户激励”,百度网盘倒不如来点优质的付费服务》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