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家房企爆雷!新华联10亿债券违约,千亿商业帝国现资金危局?| 艾问观察
来源:艾问 作者: Quincy
2020-03-11 10:58:15

摘要 : 资本大鳄,也为缺钱发愁。

一笔10亿元债务,将新华联推上了风口浪尖。

频频被曝风险

3月9日,新华联(000620.SZ)在上交所发布公告:母公司新华联控股发行的“15新华联控MTN001”10亿元债券,不能按期足额兑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关于15新华联控MTN001发生延期的原因,新华联控股表示,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不可抗力因素的严重影响,公司所属文化旅游、商业零售、景区景点、酒店餐饮、石油贸易等业务遭受重创,1-2月减少经营回款超过60亿元。

此外,新华联控股称,加之持续受到“降杠杆、民营企业融资难发债难”的影响,偿付贷款和债券导致现金持续流出,流动资金极为紧张。截至年3月6日,公司未能按照约定足额兑付本期债券。

此番债务暴雷,新华联不得不减持了旗下最优质的金融资产之一:北京银行股权。

同一天,北京银行公告称,新华联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了2.6亿股(1.2%)公司股票,减持均价为每股5.34元。此次减持,新华联回流资金约13.91亿元,新华联减持后仍持有北京银行4.53%股权。

新华联违约已不是一次。

2019年12月25日,深交所还就新华联文旅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下属财务公司2.8亿元债务逾期进行问询,问题涉及新华联的偿债能力。

自2019年年底起,新华联控股便不断爆出风险事件。

任职不满一年的新华联文旅董事长苏波因涉嫌受贿被带走调查;湖南出版因新华联控未能归还3亿拆借款提起诉讼并申请财产保全;北京银行公告新华联控股所持北京银行股权被全部冻结,冻结方为民生信托,同时被其冻结的还有科达洁能和辽宁成大的股权。

资产规模超千亿的新华联集团,让市场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为了支撑1300亿商业帝国的运转,新华联控股的负债规模也有近千亿,长期以来不断累加的债务融资加剧了新华联的财务风险。

如今,达摩克里斯之剑落到了63岁的傅军头上,让他举步维艰。而在此之前,一手谱写商业帝国的傅军,在资本市场一直乘风破浪。

(图为傅军)

叱咤资本江湖

起家于国际贸易,崛起于资本市场的傅军,早年有着一颗从政之心。但也正是早年从政的经历让未来踏入商业世界的他迅速积累下了声名显赫的人脉圈。

出生于1957年的傅军,在年幼时总是跟着时任当地村党支部书记的父亲参加村里的会议。白天需要忙着干农活,晚上就旁听村里的各种会议。受到父亲熏陶,傅军在儿时便种下了仕途梦。

高中毕业之后傅军回到乡里参加工作,时任公安队长的公安特派员临时被调走,让傅军有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机遇。21岁任浦口公社党委副书记,23岁任茶山岭公社党委书记,后历任市经委副主任、市外贸局局长兼党组书记,平步青云的傅军在30岁便做到了处级干部的级别。

时间来到1990年,傅军到革命老区浏阳社教,那里的贫穷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冲击。他暗下决心:弃政从商。

向同事朋友借了1000美元,时年33岁的傅军,在吉隆坡注册成立新华联控股,开始搭建他的商业版图。

1994年和1996年,新华联集团分别投资收购华联瓷业和东岳集团(0189.HK),两家公司时任董事长分别为许君奇和张建宏。许张二人均曾在新华联集团任职董事。

1996年至2009年的十余年间,随着地产、化工和陶瓷三大实业主线渐渐清晰,以及东岳集团成功登陆联交所,新华联集团在酒类、矿业、汽车、石油、天然气、酒店等多个领域的多元化战略逐步落地。委托五粮液OEM,傅军携妻弟兼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吴向东联手打造的“金六福”品牌模式,攫取源源不断的现金流,而这也成了傅军多元化扩张的底气。

此后,傅军谋篇布局,通过长石投资控股(傅军目前持有其59.76%的股权)、参股房地产、矿业、餐饮、酒业、城市管道燃气等多个行业的境内外公司。

一位接近该集团的业内人士曾表示,“十几个城市管道天然气业务项目的转让,才让傅及新华联的资产实现质的飞跃。”

2009年,新华联迎来了第二次飞跃。

这一年,新华联集团旗下地产板块公司新华联文旅引入科瑞集团、泛海系和巨人投资3家战略投资者,两年后该公司成功借壳登陆A股。更重要的是,随着郑跃文、卢志强和史玉柱的出现,傅军对金融行业的兴趣陡然激增。在新华联集团的资本版图中,金融业从此扮演相当吃重的角色。

彼时的傅军已经参股六家上市公司,除新华联置地外,还有通葡股份、金六福投资、东岳集团、科瑞资源、皇城集团。

在资本运作上长袖善舞的傅军,让新华联从一个小小的民营企业逐渐长成资本巨舰。

2012年始,新华联开始频繁投资银行、保险,参股上市公司和新兴互联网领域。多番投资,傅军个人和新华联的财富增长迅猛。截至2017年年底,新华联集团年营收已突破800亿元,总资产超过1000亿元。在《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中,傅军以270亿元财富排名第133位。

傅军的野心,不止于此。

新华联曾表示:“整体上市才是集团资产证券化的关键一环。集团整体上市符合股东利益最大化。鲲鹏计划若能顺利完成,占集团资产80%以上的优良资产100%将实现证券化。”

坐拥顶级“朋友圈”

傅军能打造这番商业图景,离不开众多资本大鳄的帮持。

“新华联最大的财富并不是资产,而是一批实实在在的朋友。”傅军曾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强调圈子的重要性。

除创业初期的马来西亚富商曾氏家族外,傅军在资本市场里闪转腾挪,还与泛海系、巨人系、阿里旗下云锋基金颇有渊源。

2007年,傅军与经人介绍结识了“泰山会”。这家中国最神秘、最顶级的资本家联盟俱乐部由柳传志亲手建立,会员包括万通集团冯仑、泛海集团卢志强、复星集团郭广昌、远大空调张跃、信远控股林荣强、巨人集团史玉柱、百度李彦宏、华谊兄弟王中军等等,每个人都是能够影响一方经济的业界大佬。

2009年,新华联文旅在启动借壳上市之初,分别引入科瑞集团、泛海集团和巨人投资三家战略投资者。三者实际控制人分别为郑跃文、卢志强和史玉柱,均系“泰山会”核心成员,但傅军本人却并未入会。

“朋友来了有好酒”,2014年解禁期刚过,卢志强与史玉柱、郑跃文则陆续减持新华联文旅的股票,2.27元/股的成本相对于逾6元/股的均价,浮盈逾亿元,大家皆赚的盆满钵满。

此后,2015年,新华联又斥资20亿元,与泛海系子公司、巨人投资等共同设立国内首家民营再保险公司。

2016年,新华联控股与乐视控股集团在北京乐视大厦签署协议,新华联控股拟出资5000万美元投资乐视电动智能汽车项目。

至于在互联网新兴领域,新华联的多元化布局似乎更加丰富多彩。2014年其参股万达商业,是万达商业上市时的基石股东之一;2016年又以10亿元入股马云旗下的云峰基金。

当然傅军也有马失前蹄之时。

尽管新华联集团通过终止认购汉能薄膜股份从而逃过了前首富李河君的“汉能劫”,但作为当初乐视汽车融资的首轮参与者,其5000万美元的战略投资只换来了贾跃亭的一地碎梦。

截至目前,新华联集团还财务投资了ofo共享单车、苍穹数码、腾讯音乐、阿里新零售、均瑶乳业、苏宁金服、小赢科技等近16个项目,但均未见上市苗头出现。同时,新华联集团参与的万达商业私有化及万达影业的重组并购也毫无进展。

倒是2016年以10亿元入股马云旗下云峰基金管理的私募基金,新华联得以分食了宁德时代(300750.SZ)上市的盛宴。

在新三板投资领域,新华联集团同样涉猎广泛。但鉴于强监管政策下拟IPO企业纷纷折戟,目前该集团版图中的多家新三板企业同样面临上市无望的遭遇。

投资失利,业绩却也不佳。

以“实业+投资”双轮驱动实现多元化布局的新华联集团,在狂奔的路上,业绩却一路越来越差。

从数据来看
2019年前三季度,新华联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6.25亿元,同比下降8.80%,净利润仅为1.63亿元,同比降幅达到46.64%,创下近五年最差纪录。

值得一提的是,业绩不佳的新华联长期接受政府补助,2019年累计获得补助达2.5亿元。

从2016-2018年的业绩来看,新华联营收增长并不稳定,其归母净利润增速则一直处于持续下滑状态。

(新华联近四年财务数据 来源:wind)

对于2019年前三季度利润下滑的原因,新华联解释称,“公司目前处于文旅转型进程中,但同时受房地产行业政策调控及涉房企业融资政策限制,公司的产品销售和融资工作均受到一定影响,随着第四季度房地产开发产品的持续集中交付,全年业绩有望得到改善”。

业绩的滑坡或许与苏波不无关系。

苏波于2012年出任新华联董事、总裁,2019年2月当选为公司董事长。2019年12月,苏波因涉嫌嫌受贿被调查,苏波从当选董事长到免职不足一年时间。

从2012年至2018年,苏波累计从新华联获取年薪超1200万元。而在苏波担任董事长期间,新华联的经营并未见起色甚至滑坡严重。

苏波任董事长期间,股价更是一路狂跌。

(新华联近一年股价走势 来源:wind)

背负千亿债务

变现难,花钱的口子却多。

在新华联控股2016年6月22日和6月26日连续两次质押新华联文旅股份后,2018年6月27日新华联文旅再次公告称,新华联控股持有该公司股份总股本的比例为59.79%,累计已质押的股份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比例为98.61%,占公司总股本的58.96%。而资金用途则是“融资”。

新华联集团投资平台之一长石投资,曾是新华联文旅第三大股东。但在2017年四季度已将股权全部转让。

除此之外,该集团持股的其他上市公司亦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股权质押。同时,新华联集团所持科达洁能限售股解禁期刚到,便开始了减持计划。

资金紧张,已肉眼可见。

而截至2019年9月30日,新华联负债高达93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9.7%。而与其市值相邻的10家上市房企,资产负债率中位值为59.26%。

此外,截至三季度末,公司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58.56亿元、长期借款185亿元,有息负债合计为259亿元,比去年同期的有息负债244.86亿元增加14.14亿元。

新华联负债总额并没随收入利润下降而减少,反处于递增趋势。

截至2019三季度末,新华联净负债率224.28%,去年同期为203.84%,继续在攀升。

新华联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中称,截至 2019年12月24日,公司有息负债合计257.73亿元,其中一年以内到期的负债 94.67亿元。

新华联的债务压力不容小觑。

而今,新华联债务压力集中到期,压倒新华联控股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是在3月6号落下,15新华联控MTN001公告违约。

资本大鳄的还债之路

傅军的办公室里有一张硕大的海南黄花梨的桌子,桌子左下角的抽屉放着他最便宜的38万江诗丹顿,桌子后面是一尊毛泽东的铜像,左侧是一尊曾国藩的坐像,后面墙上的金边牌匾赫然写着四个大字:领军从容。

遭遇风险的傅军,这次似乎不太从容。

面对即将崩溃的债务危机,傅军决定断臂求生,和女儿傅爽爽一起进行了一场资产大变现。

2019年8月30日,此前作为万达影视“钉子户”出名的新华联,突然退出。缺钱套现成为大家一致的解读。

实际上,自2018年开始,新华联母公司新华联控股先后将所持宁夏银行13.53%股权和大兴安岭农商行18%股权挂牌出售,转让底价合计18亿元。

2019年上半年,新华联控股则再减持北京银行4.86%股权,套现约60亿元,且将所持有的清水源7.14%股权全部清仓。直至今年 2月11日,新华联控股公告拟再减持赛轮轮胎约2%股权。

此外,据报道,在二级市场上,傅军还以借股权质押融资频频进行资本运作,入股、质押、再入股、再质押,进行杠杆式循环扩张。比如,根据1月6日长沙银行发布的关于股东部分股份质押的补充公告,其第二大股东湖南新华联建设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质押2.66亿股长沙银行股份,质押比例高达75.48%。

2020年2月10日傅军低价向韶关高腾出售持有的辽宁成大全部股份,对价13.4亿,净亏三亿五;公告减持持有的赛轮轮胎股份、宏达股份,按照现在的市值估算的话差不多可以套现的规模不到6亿;将香格里拉和金六福的股权转让给了小舅子吴向东的华泽集团。

“割肉”还债,却仍是杯水车薪。

早年从政,起家于国际贸易,崛起于资本市场,敢闯敢拼的傅军在业界一直以“看得远、选对人、守得住”闻名遐迩,同时拥有马云及泰山会卢志强、史玉柱等圈内顶级人脉资源,傲视群雄。

然而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新华联仍是不可避免地走了下坡路。

文旅转型数年未果,负债已近千亿;傅军曾一度隐居幕后,交职业经理人主持大局,但他选中的新华联董事长兼总裁苏波去年年底却涉嫌受贿被调查,傅军不得不重新主持大局,四面回笼资金,“割肉”还债。

尽管傅军通过一系列的股权质押来缓解债务压力,但新华联仍遭遇了债券信用等级被下调的困境。其中,大公国际在今年年初将新华联控股的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不过,在资本市场中摸爬滚打30年的傅军,并未轻易丧失信心。

在2020年伊始的高管会议上,他曾说过:

每一个春天都在严酷的寒冬里孕育,我们新华联人只要耐心地、坚强地、努力地保持定力,经受住考验,熬过去就赢了。

参考:
投资时报 《评级展望负面!新华联控股股东再现债务违约 涉及金额超10亿》
债家嘴 《新华联:傅军的这个冬天,比想象中要长》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