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各退一步、陈欧再战私有化 | 一周人物速写
来源:艾问 作者:Ocean
2020-01-14 15:05:07

摘要 : 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

01

5年市值蒸发96%,陈欧再战私有化?

1月11日,根据聚美优品最新公告,董事长陈欧已向集团发起了私有化要约,拟用每ADS(美国存托股份)20美元的价格进行私有化。交易一旦完成,聚美优品将从纽交所退市,成为买方集团拥有的私人控股公司。

事实上,这已不是陈欧第一次提出私有化提议。

聚美优品成立于2010年,并在2014年5月于纽交所上市——这家从成立到IPO只用了短短4年、总融资额仅1300万美元的电商企业,无疑是当年资本眼中的明星企业。

而作为“纽交所史上最年轻的CEO”,陈欧也是春风得意。

但上市后不久,聚美优品便遇上了2014年下半年的电商打假风波,公司形象遭到严重打击。随后聚美优品投资者发起集体诉讼,在该事件影响下,聚美优品股价持续下滑,并在2015年10月后长期处于10美元以下,呈现出持续低迷的态势。

2016年年初,认为聚美优品被美股严重低估的陈欧第一次提出了私有化方案。

当时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聚美优品私有化是为了回国争取投资:“在2015-2016年期间,中国股市表现很好,回归A股至少能让聚美优品的估值上升10倍以上”,但在拖延了21个月后,由于证监会对借壳上市的严管,回归A股的愿望已经遥不可及,而随后的高管出走,更是让聚美优品一度陷入低迷。

事实上,聚美第一次私有化失败的根源在于陈欧的出价太低。

2014年聚美优品刚上市时,其发行价是22美元/股,后来一路下滑,但始终维持在10美元上下。而在2016年的第一次私有化邀约中,陈欧给出的收购价为7美元,这一提议立刻遭到了市场的口诛笔伐,讽刺其做法“巨没有品”,投资人朱啸虎还给陈欧取了个外号:“陈七块”。

毕竟,比起22美元/股的发行价,7美元只相当于之前的1/3不到。

面对困境,陈欧在聚美优品2016年的年会上宣布了转型计划:集团未来将聚焦“颜值经济”——押注明星经济、网红经济、眼球经济、影视经济等领域,以提振公司业绩,“电商在未来只是叫电商事业部”。此外,他还给2016年立下了目标:用户达2亿、业绩百分百增长。

为此,陈欧专门成立了影视公司聚美影视,并以9600万元投资拍摄了首部电视剧《温暖的弦》。聚美优品还推出了面向学生贷款的“颜值贷”、空气净化器 REEMAKES 睿质等,这些业务彼此之间并无太多关联性,很难形成互补生态,因此有外界形容陈欧已经“迷失在风口中”。

从结果来看,这些“战略转型升级”最终给聚美带来的是财务数据的全面恶化。

数据显示,聚美优品的活跃用户连续下滑,从2016年的1540万跌到2018年,仅有1070万。而其GMV从2015年的89亿一路下滑至2018年的46亿,还没达到中国目前主流电商平台的一个零头。

而聚美业务中唯一的亮点则是来自充电宝——2017年8月,聚美优品以3亿元完成对共享充电宝街电的认购;据街电公布的数据,目前其用户已超过两亿,初步达成了盈利。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于2016年,本次聚美优品给出的20美元的私有化价格,看似与当时上市时的22美元发行价相差无几,但由于此前聚美优品曾经进行并股——即将1股美国存托凭证代表1股A类普通股更改为1股美国存托凭证代表10股A类普通股。因此,此次20美元一股的私有化价格实际只相当于合股前的2美元一股,比第一次私有化的报价7美元还低5块。

截止2020年1月,聚美优品市值为2.07亿美元,仅为巅峰时期的3.5%。

“我是陈欧,我为自己代言”——这则火极一时的“陈欧体”广告仍在耳畔回响,但今天的聚美优品却已今非昔比。

至于此次私有化能否真的完成,“舵手”陈欧又将带领聚美优品驶向何方,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02

苏莱曼尼遇刺后续:伊朗战略收缩的开始?

仅仅一周前,因为特朗普袭杀苏莱曼尼的冒险主义举动,大部分世界主流舆论还曾站在伊朗这边,但是随着客机坠毁一事真相大白,舆论瞬间发生转向,伊朗人也从收获同情变为备受指责。

1月8日,一架载有176人的乌克兰航空公司波音737-800 NG客机,在从德黑兰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起飞不久后坠毁。机上所有人无一生还。

起初,伊朗表示这是纯粹的技术故障导致的,坚决否认外界对客机是被伊朗防空部队误击的猜测。但是,11日上午,伊朗军方发表声明,承认客机是因革命卫队防空部队误判而击落的。

伊朗军方声明陈述了误击事件的背景及过程,称事发时伊朗军方正因与美国纷争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当飞机靠近“敏感的”军事区域时被错误地当作“敌对目标”。“在这种情况下,由于人为错误并以非故意的方式,飞机被击落。”

该声明的具体要点包括:

1.在乌航客机坠毁后,伊朗军方在第一时间(immediately)组建了调查团队,此次声明为军方该团队的调查结果。

2.事件发生时,由于地区局势紧张,伊朗武装力量处于最高戒备状态(at the utmost level of readiness and alert)。

3.在伊朗向位于伊拉克的美军基地发动导弹攻击后数小时,美军空中力量靠近伊朗边境动作增加,伊朗军方收到诸多关于美军可能对伊进行空中打击的警报,伊军雷达监测到更多目标,防空部队更为敏感(increased sensitivity in air defenses)。

4.在此情况下,乌航客机当天从德黑兰霍梅尼国际机场起飞后转向时,接近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一处“高度敏感”设施,被伊防空部队误认为敌对目标而击落。

5.伊朗武装力量对于此次人为错误道歉,并将对相关工作进行改革,以避免发生此类事故。

另据伊朗半官方的FARS新闻社报道称,11日晚原定的是为空难受害者举行的守夜活动,但后来在学生们愤怒的情绪中升级为示威游行,数千人集会要求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下台。

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伊朗示威者表示了支持,他11日在推特上用英文和波斯文双语发文:“我自就任总统以来就一直站在你们这一边,我的政府也将继续支持你们。我们正密切关注抗议活动,被你们的勇气所鼓舞。”

有分析认为,此次伊朗误击客机事件,无疑将为伊朗本就十分恶劣的外交境地“再蒙上一层寒霜”,尤其是伊朗“先强烈否认,再承认”的做法,势必会让其在舆论战中处于极端不利的境地。

美国1月10日宣布,对伊朗追加制裁,制裁对象包括伊朗钢铁行业数家顶级制造商,还有8名伊朗高级官员。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11日表示,对伊朗击落乌克兰客机之事感到“愤怒”,伊朗必须承担全部责任。他已经和伊朗总统鲁哈尼通话,要求伊朗展开全面及完整调查,并允许加拿大参与,期望对方能全面配合。

但另一方面,作为刺杀事件始作俑者的美国,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也并不合适。毫无疑问,这是一起悲剧,伊朗官方也应当有人负责。但在民航史上,被军用武器击落的客机,尤其是在冲突区或高度紧张地区被击落的客机并不罕见。这除了与防空技术的局限性有关外,从根本上说,此事还是由于美伊关系长期高度对立导致的。

而从未来走势来看,误击事件后国际舆论的转向,无疑已经让伊朗继续为苏莱曼尼之死向美报复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在美国多年的制裁与打压之下,伊朗的内部问题也是矛盾重重,伊朗需要对内改革的地方也不少。尤其是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卫队,他们对伊朗国家政治的影响太大,伊朗政府甚至无法对其直接行使管辖权——而这也导致革命卫队的我行我素。事实上,发生1月8日悲剧就是革命卫队的直接责任。

此外,示威事件也显示伊朗国内民众并非铁板一块。伊朗政府常年斥资对叙利亚政府和也门胡塞武装的进行支持,国内民生日渐凋敝,国内民众普遍厌恶现行的扩张型外交政策。鉴于苏莱曼尼之死引发的诸多内外风波,这位反恐名将的离去,或许会成为伊朗调整对外政策,开始战略收缩的转折点。

03

马斯克兴奋尬舞:
2020年才开始12天,特斯拉已经涨了15%

北京时间1月7日凌晨,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乘坐自己的私人飞机湾流G650从洛杉矶起飞,途中超过一架同航线的波音777,抢先抵达上海。

马斯克此次赶往上海的是参加特斯拉上海临港工厂的Model3首批交付。在交付仪式上,过于兴奋的他甚至将西装外套脱下抛至一边,扭动着胖壮却灵活的身体跳起了脱衣舞,笑得像一个300斤的孩子。

尬舞之余,马斯克也对上海超级工厂从启动到交付不足一年表示赞叹。“我们创造了上海速度,也创造了汽车行业的新奇迹。”他说,感谢上海与特斯拉团队的辛勤工作。“仅仅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从开工建设,到正式投产交付,以惊人的速度创造了汽车产业发展的新奇迹。”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在2019年1月7日举行奠基仪式,5月份基本完工工厂结构,11月8日首批试产车下线,到12月30日对内部员工进行交付。之所以将内部员工与社会车主交车仪式分开举行,是出于各方利益权衡的考量。

数据显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一期产量是每年25万辆,而特斯拉2019年的全球交付量是36.75万辆,可见上海超级工厂投产对于特斯拉全球战略布局的重要意义。

据统计,进入2020年以来,特斯拉股价已经累计上涨了15%,过去12个月累计上涨了42%。标准普尔500指数同期分别上涨1.4%和27%,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同期上涨了1.6%和21%。

特斯拉股价的连续大幅上涨也让这家公司的市值超过860亿美元,市值已经超过了巅峰时期的福特,成为美国史上最有价值的汽车公司。在1999年的巅峰时期,福特汽车的市值曾达到808亿美元,相当于如今的1240亿美元。目前,通用汽车市值约为500亿美元,福特为360亿美元。以市值计,特斯拉目前是全球第三大汽车企业,其市值已经为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的总和。

事实上,特斯拉股价半年以来一直处于上涨轨迹,让做空者叫苦不迭。根据金融分析公司S3Partners发布的数据,过去7个月里,特斯拉的做空者已损失了84亿美元。仅仅在2020年前两个交易日内,特斯拉空头就损失了大约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2.19亿元)。

近几个月,针对特斯拉股票的空头头寸大幅度减少,不断攀升的损失让信念较差或风险承受能力低的投资者离场。但是,约为64%的做空者仍岿然不动,从容应对特斯拉的过山车行情。

从做空者的角度来看,特斯拉的太多方面的表现非常像一个经典的即将破灭的泡沫和庞氏骗局。自马斯克执掌特斯拉以来,对于该公司远景许诺无数,但有些承诺迄今为止并未实现,或者推迟了很久才落实。这些做空者坚信,特斯拉的股价走势将会出现大逆转。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已有多家投行发布研报下调特斯拉股票评级,建议投资人获利回吐。瑞士信贷将特斯拉的目标价从每股200美元上调至每股340美元,同时维持对特斯拉不及大市的评级。

有分析称,特斯拉中国新工厂的量产可能会导致公司整体利润率下降,且美国的销售可能会因联邦税收抵免的逐步取消而受到冲击。此外,特斯拉计划在德国投建电动车制造厂可能会带来40亿至50亿美元的支出,这将让特斯拉的自由现金流在未来几个季度承压。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