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医药投资:估值虚高,市场90%基金会死掉
来源:投资界 作者:Rica
2019-12-03 14:58:00

摘要 : 原来大家不敢投生物医药,即便投也是PE端,但是现在中国一级市场的很多基金还是“无知者无畏”。

“我不觉得医药投资有寒冬,只能说前两年过于火热,导致现在反差有些大,这是一个优胜劣汰的正常过程。”近日,在2019第19届中国生物制品年会“生物医药投融资分论坛”上,一位VC合伙人对投资界表示。

2018年资管新规以来,VC/PE募资难的困境持续传导到项目端。虚火正逐渐褪去,但不可否认的是,医疗健康仍是今年VC/PE重金押注的赛道之一。其中,生物医药是吸金“重头戏”,也是资本长线关注重点

而从退出层面看,2018年港交所新政以来,截至8月,国内已有12家生物医药企业赴港上市,其中9家创新药企和3家CRO公司。与此同时,科创板也频频向生物医药企业“招手”。截至2019年8月底,科创板受理申报企业152家,其中生物医药企业超过35家,已有30家企业上市发行。

“中国未来将成为全球医药市场最重要的竞争之地。”这位VC合伙人预判。

中国医药市场“大而不强”

本土创新药崛起

从近几年国内医药发展情况看,仿制药的“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国内创新药的市场需求日益旺盛,再加上国家政策引导,越来越多的海外生物医药高端人才回流,本土创新药企业在新药研发上进步迅速。

论坛上,建信资本合伙人苑全红指出,中国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的医药市场。根据IMS数据,2018年全球药品市场规模接近1.2万亿美金。专利药市场接近8000亿美金,仿制药市场3000多亿美金。美国处方药市场4500亿美金,占比超过35%;中国市场接近2000亿美金,占比超过16%。

相比较美国处方药市场来说,中国医药市场潜力依旧巨大。但目前全球销售前十大药品全部是创新药,而中国目前用药结构落后,仍以仿制药为主

这种背景下,CFDA紧锣密鼓加快医药行业改革。比如,2018年中国批准48个全新药品上市。相比其他年份,2018年新药获批速度几乎历年最短。国内自主研发的1类新药陆续上市,如微芯生物的西达本胺、东方百泰的尼妥珠、恒瑞医药的阿帕替尼和卡瑞丽珠、正大天晴的安罗替尼、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信达生物的信迪利等,创新药研发已步入快车道和收获期。同时,进口新药也加速进入中国,国内创新企业将直面国际竞争。

在政策层面,《药品管理法》的出台对于创新药的研发上市将起到推动作用,同时也可能对仿制药行业带来新的巨大变革和行业整合。

苑全红认为,未来中国的医药市场可能形成三分天下的格局,一部分为跨国公司在中国的业务,一部分为国内仿制药企业,另一部分则为创新型企业。

科创板开了“另一扇窗”

2019年,科创板无疑是重头大戏,而生物医药成了这一新板的香饽饽。创新型公司、投行、VC/PE等机构闻风而动。

在港交所开绿灯之前,纳斯达克一直是尚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心中的IPO殿堂。目前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2643家,医药相关737家,属于主力板块。

但港交所一纸文件却抢走了纳斯达克半边风头。自2018年4月底,港交所宣布接受尚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于主板上市的申请开始,已有歌礼制药、百济神州、信达生物、华领医药、亚盛医药、盟科医药、复宏汉霖、康希诺、君实生物、迈博药业、基石药业、AOBiome Therapeutics、Stealth BioTherapeutics等多家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

港交所为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开了第一扇窗”,而一年后,科创板则为生物科技公司“再开另一扇窗”。科创板比港交所的政策设置更为灵活,为上市企业提供了5套标准,能够为各种层次的医药企业提供IPO的模式选择,与此同时,科创板的交易环境和规则更加符合内地医药企业的习惯。

当政策、市场、资本都释放出了积极看好的信号时,可供生物医药企业选择的路也多了起来,背后数量众多的资本也加紧投资医药企业,想在科创板政策红利中,分一杯羹。

在苑全红看来,生物医药的投资是一个生态系统,作为早期投资人,他希望看到资金有退出的渠道。“今年推出了科创板,到现在已经有接近100家企业上市了,微芯生物是第一家上市的生物医药公司,第二家博瑞医药我们也投资过,包括最近有一家尚未盈利的企业泽璟生物。对于行业来讲,相当于解决了一个资本退出的问题,这对于行业是一个很大的促进。

估值虚高、上市亏钱

“市场90%基金会死掉”

在圆桌论坛环节中,苑全红与来自北京科创投资管理公司、上海和誉生物、华辉安建、中信证券投行部等业内人士展开了对话。

上海和誉生物陈锥博士认为,今年比起前两年的投资热度肯定是下降的,不是因为寒冬,而是因为前两年太火热、估值太高了,现在跟那时比反差有点大。“但是客观来说,如果今年你是比较优质的企业,其实融资还是可以的,并不缺投资方来谈。”

“当然从估值上来说,比起前两年也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前两年的估值也不合理,我们是承认的,所以还是要回归到理性。而且短期的估值高,对于将来的上市也不一定是好事。” 陈锥认为,这更多的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这样的环境会淘汰掉一些相对弱一点的企业,同时也锤炼一下所谓的好企业。

北京科技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力一针见血地指出,原来大家不敢投生物医药,即便投也是PE端,但是现在中国一级市场的很多基金还是“无知者无畏”。“从商业的角度来看,要看这个项目的蛋糕多大,如果不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二级市场会给你一个合理的定价,加上近期科创板的一些企业破发,已经教训了很多一级市场的投资人。”

杨力认为,政策出来会有一个滞后效应。“2018年政策出台之后,滞后效应在今年得到体现,而明年还会继续蔓延,我觉得90%的基金会死掉,它的项目没有接盘侠了,以前踊跃的接盘侠是央企、国企,但是现在国资委也回归主业了,情况并不乐观。”

而在中信证券投行部医疗健康产业负责人程杰看来,科创板的今天就相当于香港生物医药版块的昨天。“很多生物医药企业在香港IPO上市,基本上估值就往下砍了,这是很现实的,明年7月份科创板第一批公司解禁以后,因为70%的投资者是机构投资者,他们肯定要卖掉,其中极少数企业会走出来。”

程杰判断,第一,从明年下半年开始,二级市场效应开始显现以后,中国医药企业投资的估值应该会趋于理性

第二,强者更强,弱者更弱。比如恒瑞、石药这样的企业,会越来越强大。而很多没有创新的医药企业,未来二级市场的估值会很低,包括结合2018年很多民营企业的老板股权质押出现所谓的断崖式暴跌,这样的情况也可能出现。

第三,未来的收购、兼并、重组会更多,或者是强强联合,互相合作。创新药和制药巨头的合作,也会呈现这一方面的趋势。在某些领域做得不错的企业,去收购、兼并一些短板领域的产品,这样通过收购、兼并,把自己做大做强的公司也会越来越多。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