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平:像男人一样去战斗 | 艾问顶级人物
来源:艾问
2019-11-22 21:06:39

摘要 :

诺辉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创新型生物高科技公司,专注于中国高发癌症居家早期筛查和检测服务,最终达到完全根除癌症的目的。诺辉健康结合基因检测和分子诊断技术,通过互联网应用和大数据平台,构建以早癌筛查为核心的居家健康自助管理体系,实现全国范围内针对高发癌症的早诊早治,有效降低癌症死亡率和发生率,从而合理改善医疗成本结构,最终达到节约整体医疗成本的目标。

故事要从1960年中日擂台赛讲起。 

那一年日本围棋代表团访华,举办了第一届中日围棋友谊赛。在日方“让子”的情况下,30场比赛,中国只赢了两场。

第二年战局再开,日本派出了55岁的伊藤友惠,这位专业级别只有5段的老太太,一路8战8胜,杀得中国诸位顶尖棋手大败亏输,浑身栗抖却又束手无策。

举国上下,舆论哗然——因为在中国文化里,围棋的意义远不止一项游戏。

须知“琴、棋、书、画”是古代士人必修的“四艺”,写满了中华文明的自傲。当年日本围棋第一高手败于大唐国手顾师言后,曾留下名言:“小国之一,不敌大国之三。”

这不仅仅是对棋艺的臣服,更是对文化的臣服。

如今一个日本二流棋手就能杀得整个中国棋界片甲不留,这一结果不但震惊了中国,更震惊了日本。据说当时有日本九段棋手放话,拒绝与中国棋手分先对弈——这基本已经是否定了双方在地位上的对等。

所谓“国运兴,则棋运兴”,1961年的那场惨败,对于刚刚实现国家独立、民族自信急需充值的中国人来说,早已经不是简单的面子问题。

就在伊藤友惠横扫中国围棋界的现场,一个9岁中国小男孩也捏紧了自己愤怒的拳头,直到今天回忆起来,他还是难以抑制自己的愤愤不平。

“这不仅仅是围棋手的耻辱,也是我们的国耻。”

他就是聂卫平。

 

“抗日棋侠”

聂卫平的围棋之路其实相当偶然,而且完全是无师自通。

用他的话说,“父母并没有教过我们下围棋,但经常看他们下棋,久而久之,自然也就看会了。”

由于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不能进行激烈运动,聂卫平从小只能选择智力游戏。或许是骨子里那股不服输的好胜心——刚一接触到围棋的他,马上就陷入了“痴迷”状态,每天从早下到晚,甚至累到休克都停不下来。

两年之后,这个11岁的小男孩轻松打败了一众“科班出身”的少年棋手,拿到了北京市少年儿童围棋赛的冠军。

此时,聂卫平的围棋天赋也引起了一位共和国老帅的注意,他就是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老总。从此以后,天才少年就成了这位同样酷爱围棋的老人家中的常客,两人没事就会杀上几盘。

直到有天,老帅忽然摆桌大请了少年一次,还开玩笑地说,我们要暂时“告别”了——似乎自己要去忙一件十分要紧的大事情。

于是那一年,罗布泊的大漠深处,传来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横空出世的巨响。 后来老帅曾对少年说道:原子弹相当于围棋的“九段”,中国有了原子弹,也就是有了“九段”,而围棋目前还没有九段,你们将来要打败日本的九段。

这句话深深刻在了少年聂卫平的脑海里。

20年时光一晃而过,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中国人的国力与棋力都在飞速进步,复仇的日子终于到来。

1984年,北京,第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开幕。

此时两国已经恢复了邦交正常化,昔日“小球带大球”的友谊赛,也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实力对抗。赛制从多人多轮的混战,改为双方各出八名棋手,进行残酷的“一对一”擂台淘汰。

这场国运之战牵动着所有人的心,时任国家副总理的方毅亲临观战,而邓公则早早守在电视机前等着现场直播。

在强烈的民族自尊心面前,中日棋手都将拼尽全力。

赛前,两国围棋杂志都曾做过一次读者调查,日方有91%的人认为日本必胜,连中国也有80%的人认为中国会输。日本棋院理事长坂田荣男更是在致辞时表示,他们只要三人就可以结束战斗。

比赛走势也证明,日本人的狂妄并非毫无依据。

第7局日方小林光一的登场,这位超一流九段连续击破中方6名棋手,战局急转直下。此时中方阵营只剩聂卫平一人,而日方尚余小林光一、加藤正夫、藤泽秀行三名超一流九段棋手,其中主将藤泽秀行是日本终身名誉棋圣。

1对3的车轮战,即使每局胜率都是五五开,中国取胜的概率也只有12.5%。

绝境之下,聂卫平凭借一己之力上演了绝地大翻盘,以漂亮的三连胜终结比赛。

力挽狂澜者,国士无双。

百年耻辱一朝雪,当晚北大学生涌向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振兴中华”的口号;无数民众走上街头,眼含泪花奔走相告:中国赢了!

而输给聂卫平的三名棋手,赛后一起剃了光头,向日本国民谢罪。

从1984到1987年,聂卫平在中日擂台赛头四届中合计获得11连胜,连续三次帮助中国队在劣势的局面下成功逆袭。其中1986年,聂卫平更是在中国队全线奔溃的情况下,作为最后的主将对阵日方五位绝顶高手,并连胜五局,创造了围棋史上的神话。

“我做主将,也是‘守门员’,每一盘我都站在悬崖边上,每一盘最后都站稳了脚跟,终于一盘一盘打败强敌”,聂卫平如是说。

“其实我并没有多厉害,现在的年轻棋手都比我算的、快算得准”,回忆往昔,聂老对艾问谦虚的表示,“只是我的胜利在当时给国人带来了极大鼓舞,这让我的故事带有了传奇色彩,这是我的荣幸。”

1988年,聂卫平被授予“棋圣”称号,是当代中国唯一的棋圣。

在之后的好几年里,日本的所有棋手几乎都患了深浅不一的“恐聂症”,聂卫平也因此成为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他去清华北大做报告,被欢呼的学生抬起来在校园里游行;一个老山前线的战士给聂卫平写信说:我们在前线奋战,就是为了你能在后方击败日本棋手。

在他的推动下,全国上下掀起了一股空前的“围棋热”,所有大学都成立了围棋社,他们中的佼佼者,二十年后纷纷成为了政商文化界的精英,从而极大推动了中国围棋的继续发展。若论对围棋普及人口的贡献,聂卫平当之无愧是世界围棋史上的第一人。

一直到1996年闭幕,中日擂台赛一共举办了11届,中方最终以7比4大胜;中国的GDP也和围棋一样,超越日本,崛起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国运兴,则棋运兴。 

“只要是对围棋有益的事,我都愿意去做”

如今的聂卫平,早已不再那个冲杀在一线的青年主将,功成身退的他选择“甘为孺子牛”,为中国围棋后辈们奠基铺路。

事实上,作为人类最顶级的智力对抗,围棋的精进非常依赖于同行之间的学习交流。

聂卫平深深地知道,只依赖自己的力量,无法撑起中国围棋的天空。

这方面,民国时代的“棋圣”吴清源就是很好的例子。

作为近代围棋理论的开创者,吴大师曾凭借着无人能出其右的“十番格斗”无敌于那个时代,打遍日本无敌手,如耀眼的流星一般,让中国围棋照亮了世界。

但在流星过后,整个民国的围棋界却依然是死水一滩,继续被日本全面碾压。

后来的新中国初代国手们,其实也无一例外都看过吴清源的对局集,但面对伊藤老太太的凶狠攻杀,依然无法招架,这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没有机会亲身与吴清源大师切磋学习。

毕竟“昭和棋圣”在自己的全盛时期选择东渡日本,国内棋手无缘与吴大师相见;而后来人更是无法穿越时空,和吴大师做面对面的交流,自己的疑惑也没有人可以解答。

只靠棋谱无法真正领会棋艺的精髓,任何一项体育项目,必须要靠与顶级高手对局,对现有战术充分研究、在实战中进步,才会产生更多定式的新变化。

常昊、古力这些中国围棋后辈们,正因为得到了聂卫平的亲手指导,自己大胆的想法得以在实战中得检验,才能取得后来突飞猛进的进步,在国际大赛中真正脱颖而出。

事实上,这些年仅从聂卫平围棋道场里,就已经走出了二十三位世界冠军和全国冠军。

后辈的成功,必须踩在前人的肩膀上,也必须有人甘做绿叶。

而反观90年代后日本围棋的没落,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人才的断档——当“六超”纷纷老去,日本便再无国手。

从这个角度来说,对于中国围棋的发展,聂卫平是真正的开拓者。

“今天中国的围棋爱好者,比30年前至少要多一倍以上”,面对艾问的镜头,聂圣坦言道,“我自己没有做过统计,但是现在我们的围棋氛围真的是好的难以想象,中国很多学校里面,几千个孩子都在学围棋。”

事实上,今天的中国围棋早已形成了良性循环:围棋热带来围棋人口增多,使得围甲诞生,围甲锻炼了棋手,棋手取得好成绩,进而吸引更多人参与围棋。

2017年5月,由诺辉健康捐赠的聂卫平围棋道场贵州总部揭牌仪式在贵阳举行,诺辉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作为“聂卫平公益指导棋”赞助方,出资在贵阳捐建公益围棋教室,为中国围棋的普及和推广做出贡献。  

聂卫平和诺辉健康创始人朱叶青先生一起将

“聂卫平-诺辉公益围棋教室”的牌匾赠与三所学校的代表 

“30年前,我们中国的围棋在世界上排老二,现在我们是排老大”,聂卫平肯定的说。

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中国围棋的整体水平已经全面超越日韩。2013年,周睿羊、陈耀烨等6位中国新生代棋手,甚至独揽了世界六大围棋顶级赛事的全部冠军(应氏杯、三星杯、LG杯、春兰杯、百灵杯和梦百合杯),其中梦百合杯更是实现了“梦一般的合围”——由中国8名棋手包揽了全部八强。

简单来说,今天中国在全球围棋界的地位,已经是乒乓球一样的存在了。

然而故事的结局总是出乎我们的意料,刚刚在人类世界解锁了“独孤求败”成就的中国围棋,还没来得及品味山巅之上的风景,就迎头遭遇了人工智能的“降维打击”。

2017年,乌镇,升级为2.0版本的AlphaGo轻松战胜了代表人类最高水平的中国棋手柯洁。赛后柯洁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评价道:AlphaGo让很多理论都被推翻了,“再看以前定式变得好笑。”

人类通过数千年实战,总结了围棋理论,然后人工智能告诉我们:对不起,这些全都是错的。

在聂卫平看来,这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AlphaGo对全局的掌控、大局观,远在人类之上,深度学习让围棋水平一下子提高到没法想象的地步”,聂卫平坦言,“人类永远不可能反胜了”。

但老聂却并不是悲观主义者——在他看来,人工智能的出现同样代表着一次围棋大时代的到来。

“谷歌AlphaGo的出现,让围棋在全球知名度到达了空前的水平,全世界有十几亿人在看,以前哪会有那么多的人去看围棋比赛?欧美、非洲,很多地方的人都不知道围棋是什么东西,通过这次人机大战,围棋这项运动被极大的普及了一次”,聂卫平对艾问表示,“此外,整个人类的围棋水平也被AI极大的提高了,这对于围棋运动来说其实是件非常好的事情。” 

“只要是对围棋有益的事,我都会感到高兴,也都会去做。”

从抗癌传奇到防癌大使 

知道聂卫平是棋圣的人很多,但是知道他是抗癌斗士的人却未必那么多。

2013年上半年,因为突然暴瘦,聂卫平被棋院众人连蒙带骗带到了医院。经过检查,他被确诊为直肠癌确,且已属于晚期。

聂卫平的肿瘤有10厘米长,要知道正常人的直肠总长也就12至15厘米,病情已是相当严重。

“我得的是直肠癌,虽然现在的医疗条件很好,但是我的病发现得太晚,是第四期,换言之就是没救的那一期”,谈及自己的病症,聂卫平显得云淡风轻,似乎说的并不是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当时,中国直肠癌方面的顶级专家为老聂会诊,医生的意见分为两派,一是保守治疗,二是手术,但手术的风险很大。绝大多数的医生,包括院长,都希望他选择保守治疗,不赞成手术。

“保守治疗是种好听的说法,难听点说就是不治了,全看造化”,聂卫平对艾问坦言,“这跟我性格不符,等死绝对不是我的风格,我得跟它抗争,得斗争。”

于是聂卫平断然拒绝了保守治疗。

在他看来,手术的决定就像围棋“中盘”关键时刻的胜负手。“形势有时候不利,就需要放胜负手,成功我就取胜,成功不了我就战死。”

围棋是一种胜负感极强的智力游戏,而老聂骨子里也正好有一种永不服输的性格。

从1984年中日擂台赛那场“绝地大翻盘”开始,他的每场战斗无一例外都是背水一战,最终的胜利也几乎渺茫得遥不可及。但作为众人最后的希望,他孤身一人,临崖而立,毫不畏惧,以孱弱之躯抵挡一轮轮强敌的狂攻,并一次次创造奇迹。

像男人一样去战斗,这就是聂卫平的性格底色。

手术前后,聂卫平没有任何畏惧,甚至在推出手术室后,他还冒出了一句梦话“草花5”,事后他笑言自己一定做梦打桥牌了。

之后聂卫平还经历了9次化疗,换作其他人可能很难撑过来,但61岁的老聂竟然连头发都没掉一根,连照顾他的护工都感叹,“他真是像神一样的人。”

“为了中国的围棋事业,我决定拼了,这不单是为了我个人的事情,我很庆幸这个胜负手我放对了。”

康复后的聂卫平把自己的抗癌成功归因于运气和心态,“我的运气很好,碰上好大夫,加上我自己有好的心态,最后就是基本上处于治疗成功。”

但他也坦言,癌症的治疗早期预防才是关键。“千万不要像我一样,都四期了再去拼命,真正的好办法把它消灭在萌芽里。”

在他看来,人生也如同在下一盘棋,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人生棋局。癌症早筛就像棋局一样,如果开局的好,及早发现和治疗癌症,一辈子都会健健康康。

带着这样的心态,2016年3月,聂卫平成为诺辉健康形象代言人,也成了历届“西湖对弈论坛”上早癌筛查科普的宣传大使。

聂卫平出席第五届“西湖对弈”

癌症早期筛查与防治跨界高峰论坛

常卫清是一种全新的无创、无痛、非侵入,可居家操作的结直肠癌筛查服务,通过多靶点分子(FIT-DNA)检测技术,分析粪便中与肠癌发生有密切关系的三种分子指标(包括血红蛋白,基因变异和基因甲基化变异),可以检测出直径1厘米以上的进展期腺瘤(癌前病变)和结直肠癌病灶,及时发现和根治肠癌。

“中国现在慢慢强大了,也繁荣了,但是如何更好地预防和治疗癌症,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很高兴中国有了像诺辉这样的早癌筛查公司,确实是老百姓的福音,是利国利民的好事”,聂卫平对艾问表示。

谈到自己对十年之后的期望,聂老坚信那时的中国围棋只会比现在更强大,“我们国家的盘子大,学棋的小孩比日本、韩国多得多,时间越长我们越厉害,这点是显而易见的。”

“十年以后,中国的癌症患者可能会比现在更多,但是我认为随着诺辉这一类早筛公司越来越多,越做越好,人们不会再像今天这样谈癌色变。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