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冲进20亿下沉市场 他要在泛南亚造一款“微信”级App 曾获IDG投资
来源:铅笔道 作者:城北杨公
2019-10-31 11:06:13

摘要 : 在王琦看来,泛南亚地区有20亿的低文化程度群体,是实打实的下沉市场。

在王琦看来,泛南亚地区有20亿的文盲、半文盲,是实打实的下沉市场。

文 | 铅笔道记者 城北杨公

坐在腾讯的办公室里,环顾四周忙碌的同事,再看看窗外的景观,王琦对这份工作非常满意。当时是2005年,正是一个人人聊移民、木匠都想拿绿卡的浮夸时代。所有的朋友都在劝他:不如就留在海外。王琦却认为,国内经济和IT行业正处于上升期,与其到欧美当一块填缝的硬砖,不如回到国内做一把千斤顶。 一晃十几年,王琦确实练就了一身本领。在腾讯工作十年,在小米工作两年,王琦做过高管,打过硬仗,亲历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历史。如今的他,又选择到缅甸、印度创业,他感觉仿佛带着时间机器,回到了一片混沌初开的社交市场。 今年春节后,王琦团队赶赴泛南亚地区,针对当地20亿低文化程度群体打造了Friendium App,从声音入手,剑指那些不近烟火的美式社交App。此前,王琦团队拿到了IDG和微光的百万美元天使轮投资,主要用于产品研发和在中国内地、缅甸的试水。现在Friendium App 正寻求Pre-A轮融资,用于开拓印度市场。

注:王琦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打过几场“硬仗”

在讲述王琦到泛南亚地区创办的社交项目之前,有必要了解一下他过去十几年与网络社交相关的辉煌战绩。

搜索“互联网事件”,近二十年的中国网络发展历程映入眼帘,其中不乏“新浪博客上线”“3Q大战”“移动支付AT交战”等散发时代味道的词汇。王琦就是这些“大事件”的亲历者和指战员。

2005年,博客大战前夕,QQ空间还没上线,王琦就加入了这支新生团队。随着多年的发展,新浪博客与QQ空间划江而治,前者依靠名流“独家开博”、网络骂战以及优质UGC内容逐渐为人关注,而QQ空间依靠着多元化的玩法、社交游戏逐渐占据了90后的市场。期间,王琦步步高升,逐渐掌舵QQ空间全局的研发工作。

2009年,社交游戏爆红。“偷菜”二字从“开心网”点燃星星之火,“一路火花带闪电”地带动了全网热情。届时在QQ空间内部,“QQ农场”也已立项,但由于技术问题,服务器占用率极高。那个年代的腾讯人力物力资源有限,公司把超过90%的新增服务器配额让给了QQ农场,只为抢滩登陆。“战事”危急,王琦亲自带队研发。他挑选了两名程序员,用了14天,把资源占用率降低60%,向公司交还了服务器资源,让其他业务得以正常开展。

以“偷菜”为首的社交网页游戏也是一种时代符号。

当年,腾讯T4级专家共有不到30名,王琦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

2010年,中国网民迎来了一个大瓜:3Q大战。作为主流量池之一的QQ空间是“腾讯军”的前沿战队。不过,网民们更多的是关注舆论大战,而真正的战场,拼的是变现效率和市占率。

那时网页游戏正在兴起,为了最大程度地利用流量,也为了拓展用户,QQ空间打造了一个网页游戏平台,王琦走出研发岗位,出任产品负责人。大量QQ空间用户被导流到网页游戏中,大量游戏爱好者为了快速开启游戏,也选择通过QQ空间的渠道进入游戏内。QQ空间与网页游戏团队互相成就,虽然不得主流话语权的欢心,但这场战斗确实饶有战绩。

网上的段子总在讲,由于难以理解对方,研发人员和产品经理是一对天敌。王琦恰恰就从研发岗转而走向了产品岗,他不仅要理解底层架构,作为领导,还要掌握带动两种队伍的能力,这也为其日后的创业打下了基础。

正式向社交“开刀”

随着iPhone4的爆红和智能手机的泛滥,中国迎来了移动互联网的时代。这段时间,QQ空间的游戏业务被剥离至娱乐相关的事业群,而社交功能则转入社交团队。

王琦再次来到了选择的岔路口。“长远来看,社交是我更想做的事业,因为天花板更高,我也更喜欢。”因而,王琦选择进入了社交团队的龙头之一——手机QQ团队,并负责QQ会员业务。

同时,王琦带领团队负责了“腾讯公益”业务。那时经过“郭美美事件”,公益行业降至冰点。王琦经过调研,决定借助微信的社交关系链,把熟人的信任转化到对公益项目的信任,恢复社会对于公益行业的信心。

“以前一年半收到捐款一个亿,经过团队的努力,一个半月就能达到这个数字。”经过这场“战斗”,王琦在移动互联网界更是小有名气。

2014年,王琦收到了小米某VP的邀请,并成功进入新近成立的小米互娱,担任主管社交业务的合伙人。

“我早就想好了,我一定会创业,因而小米可能会更适合我。”他用三个月的时间上线了体验更流畅的视频通话服务,同时又用了三个月,把所有应用的产品架构和技术架构梳理完毕。这支队伍从士气低落到中气十足,只花了半年。

2016年,王琦带领团队杀进移动端直播大战。仅用18天,团队就完成了产品从0开始到顺利上线的过程。在此之前,小米应用最快上线的记录,是米聊的30天。产品上线后一年时间,小米直播带来了相当丰厚的现金流。如今移动端直播逐渐冷却,“但在那个风口期,小米直播为集团创造了盈利,算得上不辱使命。”

在小米的职业经历,给了王琦更多的创业思维。

一年之后,出于家庭原因,王琦离职小米,回到深圳,并选择在社交领域和受资本关注的教育领域动手创业。后来,他创办的教育产品成功地打包出售给了国内某教育业独角兽,这让他有了更多的资源和精力在社交领域创业。

去年8月,王琦团队获得了IDG和微光的百万美元天使轮投资,王琦用这笔资金研发产品,并进行了小范围测试。

“试水结果并不理想。”此时,王琦放弃了国内的市场,他发现泛南亚地区的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迎来爆发期,正如当年的中国。他决定不在国内做跟风者,到海外做点不一样的事。

大相径庭的泛南亚市场

“泛南亚地区有超过21亿人口,有20亿是文盲、半文盲,是‘实打实的下沉市场’。”王琦称,目前来看,本地创业者和舶来创业者主要是在搬运其他国家的经验,要么就是动态推送,靠照片视频吸引眼球,让粉丝扎堆;要么就是依靠才艺展示等直播打赏的形式。

经过市场调查,王琦团队发现,当地蓝领、农民等低文化程度群体对这些形式的态度是:接受,但用得不舒服。

除了一些内地员工,王琦还组建了一支泛南亚本地化队伍。

以Facebook和Twitter为首的美式社交并没有真正融入工农阶级的生活中。用户只能看照片和视频,动态评论功能和照片文案对他们形同虚设,Facebook的人脉扩展功能对于下沉市场更是派不上用场。“文盲使用文字社交类App,就如同端着铁锅喝水,虽然能解决一时饥渴,但用的过程很累,且不能物尽其用,因而停留时间短,不能打发时间。”

王琦认为,本质上,Facebook和Twitter满足了用户工具化的需求,拓展人脉圈,获取新闻评论,并作为文字沟通的工具保留在手机里。但下沉市场看中的不是工具化需求,而是娱乐化需求。

不懂文字,只看视频聊天总行吧?何况南亚人中,有社交需求的男性要远远高于女性,女性开播,男性围观打赏的业态已经在世界各国验证了无数次。很多人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因而当地的视频社交产品也在一定程度地发展。

但王琦的市场调查告诉他,一方面,视频社交多为“表演与欣赏”,而非“倾诉与沟通”,难以达到有效互动,长此以往更谈不上社交;另一方面,视频社交又犯了南亚人的另一片文化逆鳞——当地宗教盛行,从印度教到伊斯兰教,所有的宗教都不允许女性过于高调地抛头露面。即便有少量开放的少女进行直播,也常遭到语言攻击。

一番调研之后,王琦团队决定退而求其次,打造一款主攻“语音直播社交”赛道的APP,并把产品命名为Friendium。实际上,语音直播的具体形式在国内部分FM类应用已经得到验证:一名主播开播,三四个爱说话的粉丝连麦沟通,几百上千的粉丝围观、刷礼物。

在Friendium 语音聊天室中,主播可以和一些粉丝连麦聊天,其余的粉丝进行围观。

他的思路是,通过有趣、易接受的方式,让这些用户接触更多生活以外的人,开拓自己的生活圈子,把大量漫无目的的时间占用起来,让他们感到时间过得很快。“语音沟通是个大需求,也是因为文盲率高,南亚人普遍很能说。”

王琦团队针对当地男多女少的特点,以即时通信为底层架构,同时把社交场景放在聊天室里。社群、聊天室和直播间是Friendium的主要服务形式。在产品中,并非主播下线,社交活动就停止了。直播间无论主播在与不在,都可以供粉丝们进行语音交流沟通。此外,如同当年的QQ空间游戏平台,王琦把有付费环节的社交小游戏加入到Friendium中,供用户消磨时间,结识朋友。

实际上,王琦的野心不只在于直播社交、游戏社交。他认为,Friendium有机会在当地成为“微信级”的底层社交工具,成为下沉市场中日常社交的产品。“使用Friendium一旦成为这类人群的习惯,其他一切陌生人社交都在天然的为Friendium 引流。现在,已经有一半以上的用户有至少一名通讯录成员也在Friendium App中活跃,这个数字会越来越大,Friendium 有机会通过熟人裂变,用娱乐化的产品对精英工具化产品施加降维打击。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