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圈现“老股转售”潮:机构急退出8折售老股 乍现新型FA帮找接盘侠
来源:铅笔道 作者:南柯
2019-08-23 13:05:02

摘要 : “今年和明年,行业内转让老股的事件应该还会持续增多。”

对于转售的老股,一业内人士表示,“项目质量不好,价格便宜也不会要。”

文|铅笔道记者 南柯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在过去,这应该是投资人对创业者最甜蜜的情话。但在目前的投资环境下,不少机构对创业者释放了一种信号:对不起,我要提前下车了。 一位A轮阶段的文化类公司创始人透露,今年他身边创业的朋友,至少有三家被老股东要求退出。这些机构有的才进入一两年,其中有一个原因是,“老股东的基金要到期了”。 基金到期,LP施压;需求变现,落袋为安;项目太差,及时止损,成为产生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对于不少机构而言,有些项目,是不值得“等待”的,越早把老股转让,反而可以止损。毕竟,就算投中了独角兽,送到了二级市场,有的机构还是“赚不到钱”。 伴随老股转让增多,行业内也出现一批新型FA,其主要业务就是为被转让的股份寻求“接盘”的新投资机构。据了解,当前,转让老股的出价主要有原价和估值打8折两种。 不过,尽管有低价买入更多股份的可能,但“接盘”投资机构对转让的老股的态度却相对谨慎,项目本身的质量还是老投资机构能否成功脱手的关键。 “今年和明年,行业内转让老股的事件应该还会持续增多。”一位业内投资人预测。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基金转让老股寻退出

老江的项目正处于A轮阶段,业务还正在打磨中,目前来看距离上市遥遥无期。当前的形势下,他也的确需要资金。但近期,他没有收到新机构的橄榄枝,反而接收到了老股东要退出的信号。

“老股东的基金要到期了,他们正在考虑转让持有的股份。”老江介绍,“这家机构实际才入股公司一年半左右。老股东现在正等我同意,之后对方便可以帮助寻求新股东进入。”

这样的例子在他身边已不是少数,在他朋友的创业公司,有已进入4年的机构也正在寻求退出。一位A轮阶段的文化类公司创始人透露,今年他身边创业的朋友,至少有三家被老股东要求退出。

一直以来,转让老股这种现象在创投圈并不罕见。但是近一两年,有明显增多的趋向。

“特别是这两年,一下子多了起来,可能大家退出都比较困难。”一位投资人对铅笔道透露,“有些项目需要再进一两家机构,但就其发展规模,再开一轮融资也不现实,前后需要准备的事情很多。这种情况下,这些机构一般就会选择通过买老股的形式进入。”

潜力股(股权转让服务平台)创始人李刚强也感受到,转售老股的现象,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明显变多。“主要是因为基金陆续到期,LP施加的压力加大,同时募资越来越难募,新的LP更看重实际退出效果,所以导致GP也更重视退出。同时没有钱也没法做新的投资。”

“机构募资有点难,之前基金中有些项目能脱手的先脱手,甩掉包袱。”另一位投资人李炜直言。

对投资机构而言,“募、投、管、退”四个环节,而“退”是保证其收益作为关键的环节,也影响着下一期基金的“募”。基于大环境的原因,募资难,也在倒逼机构用多种方式寻求退出。

根据清科研究中心数据,2019上半年,我国创投市场共新募集241支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基金,新增资本量为893.27亿元。新募集基金数和募集总金额分别同比下跌43.8%和49.6%,接近腰斩。

还有一个无法忽视的时间节点问题,2019年是大量基金的集中退出期。2010~2014年间成立的私募基金正面临必须退出的节点。在资管新规影响下,不少银行投资项目也面临着退出压力。

然而,业内人士曾在媒体透露,现阶段国内VC/PE行业的退出格局是:10% 能IPO ,10%能并购退出,20%会死掉,60%在发展中,换言之,百分之七八十的项目是没有办法退出的,这还是国内一线机构的投资数据。

阿尔法研究院在一篇报告中提出,通过对历史数据进行测算,如果一个项目在第二年没有进行再融资,其无法退出或失败的机率高达70%。

那些少量所谓“成功”的项目,机构能顺利退出,仍主要依赖于IPO。可是,现实却很残酷。数据显示,2018年有33家新经济公司(包括赴美和赴港)上市后,其中91%经历了破发。受经济环境影响,二级市场估值大跌,出现一二级估值倒挂、上市即亏损等现象。

也就是说,对于不少机构而言,有些项目,是不值得“等待”的,越早把老股转让,反而可以止损。毕竟,就算投中了独角兽,送到了二级市场,有的机构还是“赚不到钱”。

基金到期、募资压力和退出压力是不少机构选择转让老股的主要原因。

投资人柳林所服务的投资机构现在已经收到多个转让老股的业务,她对铅笔道分析,这些转让老股的基金普遍都还不错,规模在3亿~4亿元之间,成立时间大多在2014年前后。国内基金的投资周期一般在4到5年,这两年也到了该退出的时候。

“不过,就近几年的环境来看,大多数项目没达到退出的条件,基金的资金都被套在项目中,没法给LP交代。”柳林坦言。她预测,“今年和明年,行业内转让老股的事件应该还会持续增多。”

除了上面这些 ,李刚强还提到两个原因,“一是变现,落袋为安;二是项目太差,要处理。”投资人Lucas补充,大多是因为有些项目虽然投了几年,但离IPO指标还远;还有一些项目,股东会觉得上市后市值可能不乐观或者倒挂,也会在pre-IPO前就转售掉。

“新型FA”出现

伴随着老股转让需求增多,创投圈内也逐渐出现一些新型FA。这类FA的主要业务是为被转让的股份寻求“接盘”的新投资机构,从中收取一定比率的服务费。

业内人士透露,这些新型FA业务的从业者一般有两类:一类是业内一些知名的FA;另一类是从投资机构出来转型的人。“现在不少机构募资比较困难,大环境不好,一些投资人在行业内待了很多年,他们有资源又懂业务,转型做FA也未尝不是一种好的选择。”柳林解释。

在铅笔道接触的几家FA中,最近几乎都收到过关于帮助转让老股寻求新股东的业务,且知名度越高的FA收到的业务越多。

一家头部FA机构的投资经理高奇表示,找上门的客户确实有,但是一般会拒绝。多位FA从业者称,老股转让是个很私密的行为,信息很不透明,这种业务并不好做。

当前,老股转让的项目质量参差不齐。

“我们接触到的被转让股份的项目还算比较知名,基本面的问题都不大,融资轮次多在BCD这几轮。各个领域都有。如果是质量太差的项目,新的投资机构也不会接受。”柳林分析。

也有业内人士透露,被转让老股份的科技类项目居多,比如人工智能、芯片。“其中不乏很知名的项目,甚至独角兽,此前的估值被捧的太高了,并不好转让。”

占比较大的仍然是当前“较差”的项目。另一家FA的工作人员刘磊表示,公司接触的这类业务不是很多,但就接触来看,转让的项目多数做的不太好。

市场对老股态度谨慎

据了解,当前,转让老股的出价主要有原价和估值打8折两种。

“在募资不太成功的情况下,一些投资机构通过老股退出的方式变现,甚至有才投了两年的项目就原价退出。”刘磊表示。

虽然有低价买入占更多股份的机会,但不少投资机构对此兴趣并没有那么高涨。

“我们对转让的老股还是会审慎一些。对于非常看好的项目,也不排除会寻找份额进入。”柳林表示,在这种市场环境下,一般“接盘方”的条件会苛刻一点。如果选择进入,这也是一笔不少的资金投入,大家也会担心自己成了“接盘侠”。同时,在进入这种项目的时候,团队也会比较关注项目的上升趋势,尽可能在拐点之前进去。

不过,也有投资人明确表示,理解这种现象,但对被转让老股的项目接受意愿不是很高。

“我们可能不会接受这种股份,一般能否接受主要还是看项目和所处的阶段吧。”一知名机构投资人方芳表示。

对此,李刚强也提及,“接盘方”的接受意愿核心还是看项目质量,项目质量好,价格还便宜,那么投资机构就能接受。“项目质量不好,价格便宜也不会要。”

一级市场正在经历历史性的洗牌。尤其是中小投资机构募资难的情况,可能仍会持续,同时两极分化,大机构弹药充足,中小机构难过冬;面对LP的强压力、项目正常退出的长期限、不断加大的募资难度,让不少硬挺的机构也不得不选择转让老股寻求退出。

“没能和老股东一起并肩作战到最后,让机构退出,还是有些遗憾的。”老江说。

(注:文中老江、高奇、刘磊、柳林、Lucas、李炜均为化名)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