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库班论战史蒂夫·凯斯:AI当道,20年后程序员或将失业
来源:猎云 作者:汤圆圆
2019-06-04 07:50:00

摘要 : 在硅谷,无知是一种竞争优势。天真也是一种竞争优势。

【猎云网】6月4日报道 (编译:柠萌)

今年从大学毕业并顺利获得计算机科学学位的毕业生将会有很好的就业前景。但美国知名科技风投、亿万富翁马克·库班(Mark Cuban)表示,“不是每个人都应该成为程序员”。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不会编程的人可能反而会更受欢迎,就业前景更加光明。

近日,库班与美国在线CEO史蒂夫·凯斯(Steve Case)共同接受了Kara Swisher的采访。库班表示:“创造力、团队协作、沟通技巧,这些因素都非常重要,它们将决定成败。在一个充满着人工智能的世界里,你必须对某件事情深入了解。”

他还表示,如果人工智能得到准确的数据,它将变得越来越聪明,而不会像那些已经在现实世界中造成问题的人工智能那样得出错误的结论。他预测,在未来,技能较低的工人将为数据贴上标签,用于训练人工智能,而拥有“领域专业知识”的高技能工人将设计出神经网络的预期结果,并找出可能出错的地方。

“20年后,如果你是一名程序员,你可能会失业。”库班说。“因为这只是数学,所以,无论我们如何定义人工智能,都要有人知道这个话题。如果你想让AI模仿莎士比亚,那么最好有人了解莎士比亚。今年毕业的编程专业学生可能在短期内比文科专业的莎士比亚专家有更好的机会。但从长远来看,就像那些学习了COBOL(通用商业语言)或Fortran(世界上第一个被正式采用并流传至今的高级编程语言)并以为这些就是未来的人一样,他们将永远被淹没。”

以下是采访纪要:

Kara:你们刚开始创业的时候还处在互联网发展早期,当时你们都赚了很多钱,但之后你们的职业生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凯斯认为,下一代互联网必须由社会企业家组成,必须有配套的监管。社会企业家必须考虑更大的社会问题,我们必须从其他地方寻找人才,因为我们已经处在创新的恶性循环之中了。

凯斯:对于我现在所做的事情,有两个因素驱动着我。一个是我所说的互联网的“第三次浪潮”。第一次浪潮发生时,我们都赶上了,所有人都能上网了。1985年,我们创办美国在线时,只有3%的人可以上网,而且他们每周上网的时间只有一小时。所以那时还处于早期阶段。在最初的20年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有人都与网络相连接,连接上了服务器,连接上了一切。

这为第二次浪潮奠定了基础。互联网第二次浪潮主要是关于软件和应用程序的发展,人们在互联网上写作,主要是在智能手机、Facebook、谷歌等平台上写作。

第三次浪潮是将互联网以一种更加无缝的方式整合到我们的生活中,改变我们对医疗保健、食品和农业以及智慧城市的看法,但我认为这需要一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合作伙伴关系、国家的政策和监管问题都更为重要。这些都是应该受到监管的行业。

第二个就是“Rise of the Rest”这个项目,我们如何确保创业在全国各地都能发生,企业家在各地都能得到支持。在这方面,马克也做了很多事情。去年,这个国家75%的风险投资都流向了三个州: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和马萨诸塞州,而其他47个州资金很少。

仅加州获得的风投资金就超过了50%。纽约州和马萨诸塞州差不多,比例为11%至12%。俄亥俄州、弗吉尼亚州和密歇根州都低于1%。上周我去了佛罗里达州,佛罗里达州是该项目的一部分。虽然是美国人口总数排名第三的大州,这一比例也仅有1.3%。得克萨斯州低于2%。所以现实情况是,大部分资金都在支持硅谷等地的创业者,而不是分散在美国各地,而且由于大部分就业机会都是由初创公司创造的,这就导致了问题。

我认为,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投资套利,因为大部分资本都集中在一个地方,所以供求关系动态变化,估值往往会更高,这一点毫不奇怪。而在美国的大部分地区,估值往往更低。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第三次浪潮和其他地方的崛起将汇聚在一起。

Kara:找到这些大公司是我们的梦想,但它们往往会联合起来。但是马克,你和别人不一样。我记得你是少数几个属于“其他地方”的人之一。

库班:如果你在进行一个任务,而且有动力驱动,这时候你在哪里并不重要。事实上,科技已经成为了硅谷的支柱产业,就像洛杉矶的电影业一样。这就产生了一系列的问题。

我不需要处理政治问题,不需要越过别人去寻找下一笔大买卖,不需要雇佣别人来做管理人员,而这个人只会说,“我只在那里待到我的创业资金到位。”对吧?在达拉斯,人们来上班,我们完成工作,所以这真的无关紧要。早在90年代中期,互联网的承诺就是要把所有人都连接到网络,让所有地方都参与进来,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应该在硅谷或者搬家。事实上,在达拉斯的时候我们遇到的摩擦更少,这让事情变得简单多了。

凯斯:互联网的第一次浪潮属于超级分布式的。库班去了德克萨斯州;Sprint在密苏里州堪萨斯城;大型现代化公司Hayes总部座落于佐治亚州首府亚特兰大;在线服务公司CompuServe位于俄亥俄州哥伦布市;Prodigy公司在纽约州的怀特普莱恩斯;IBM的个人电脑业务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博卡拉顿;我们在华盛顿特区之外。微软实际上是从阿尔伯克基起家,然后搬到了西雅图。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库班:再往前看还有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Wang等公司。它们当时都在128号公路。那时,128号公路一度盛名远扬,所以在个人电脑和网络发展的早期,硅谷只有惠普和苹果。

Kara:50%的风险投资都流到那里去了,怎么把资金转移出来呢?

凯斯:不,资金在第二次浪潮中合并了。当第二次浪潮波及到软件领域时,硅谷变得引人注目,可以说是占据了主导地位。在我看来,这与第一次互联网浪潮不一样,而且我认为第三次浪潮也不会是这样。原因是,很多领域的专业知识将在第三次浪潮中起关键作用。同时,在第三次浪潮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伙伴关系,都在美国的中部。

例如医疗保健行业。当然,斯坦福做了一些了不起的事情,但是MD Anderson癌症中心在德州;克利夫兰诊所在俄亥俄州;梅奥诊所在明尼苏达州;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在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这些都是优秀的医疗中心。大型的医疗保健公司还有明尼苏达州的联合健康公司,以及纳什维尔的一些公司。

在农业和农业科技方面,大型的公司有孟山都公司,总部设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还有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以及内布拉斯加州首府林肯市,那里有专业的农业技术。这是一个机会,因为这一领域的专业知识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在这些城市建立这些行业的合作关系将产生更大的价值,但如果所有的资金都在其他地方,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因此,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敢肯定,对于这里的家庭成员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人才流失现象。那些在这里长大的人离开了,因为钱在别的地方,机会也在那里。

库班:但它已经改变了,现在大不一样了。就资本投资而言,百分比数据是绝对正确的,但就创业数量而言,巨大的变化正在发生。

在过去的10年里,你需要一台笔记本电脑和宽带连接,这是很普遍的,还有一个云账户,不管是AWS还是其他,而现在有了人工智能,情况就更普遍了。当你处在这些集中的领域,你是在争夺资源,而人工智能并不是基于硅谷。最好的技术人员来自蒙特利尔、波士顿、匹兹堡和奥斯汀。硅谷可以是自己的小世界,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开放的机会。

凯斯:我给你们举三个发生在上周的例子,当时我们正在参加佛罗里达的“其他地方的兴起”活动。在奥兰多,互动娱乐领域发生了令人惊奇的事情,很明显,因为迪士尼就在那里,而且艺电公司(Electronic Arts)也有1000人在那里。佛罗里达大学创造了一个以互动娱乐为主题的项目,正蓬勃发展。佛罗里达还有著名的太空海岸。50年前,阿波罗11号激发了我们所有人的灵感,在那个太空海岸地区出现了很多太空科技创业公司。Chewy是一家宠物用品电子商务公司,以30多亿美元的价格被宠物用品零售商 PetSmart收购。Magic Leap是最有趣的科技公司之一,他们已经筹集了超过20亿美元,拥有1700名员工。

凯斯:不过,一切都还没有定论。一开始很多的人认为我们做不到,没有人愿意报道,因为没有人相信互联网。

关于Magic Leap,我的观点是他们的1700名员工大部分在佛罗里达州的普兰特林,距离迈阿密以北45分钟的车程。有几百名高质量的工程师被招募,他们离开硅谷去了那里,因为他们相信这是一个机会,而且他们得到了丰厚的报酬。

去年,思科以23.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位于密歇根州安娜堡的互联网安全创业公司Duo Security;德国商业软件巨头SAP以80亿美元收购了盐湖城的调查软件公司Qualtrics。这种情况时有发生,但人们没有注意到,投资者错过了这些,而这些我认为是最大的套利之一……

Kara: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为什么投资者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第二,我刚刚看到的一项统计数据是创业公司现在处于30年来的最低点,这数据正确吗?

库班: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我认为投资者现在更多地在本地投资,因为你不会错过本地的项目。换句话说,每个中等规模的城市都有各种各样的大学和STEM,也就有各种各样的机会,而且投资很低。特别是对于一家科技初创公司来说,甚至是医疗初创公司,它的成本几乎为零,所以我不认为他们必须出去寻找其他地方的风投。

在初创公司方面,直到90年代中期,理发店也算初创企业,对吧?你有劳动力,而且是不同类型的劳动力,但是现在,这些类型的初创公司急剧减少,因为人们不再传统地从学校出来,学习贸易,然后开始创业。我没有看到任何初创公司的短缺,也没有看到任何想要创业的人的缺点。如果你看看不同类别的初创公司,也许你会发现有些类别的公司真的在走下坡路,尤其是那些以贸易为导向的公司。

凯斯:数据显示,初创公司数量在下降,但也有一种风气导致更多的人,尤其是想创业的年轻人,他们经常觉得自己必须离开现在的公司,去其他地方寻找机会。关于你之前的问题,投资者为什么关注这个,答案并不疯狂。投资者喜欢模式识别,他们在未来会做更多过去曾经成功的事情。在过去的10年里,硅谷表现最好的风险基金大多投资于硅谷,所以我们要做更多。这并不意味着它会改变,人们只是在做更多相同的事情。有时候你必须坐飞机去其他地方,而风险投资家他们宁愿开车,有些人宁愿骑自行车去公司……

库班:我认为风险投资并不是最大的资金来源。

风投追逐成长中的公司。他们想把最后的钱投进去。他们想在Lyft和Uber上市之前加入,因为Lyft和Uber快速崛起,称自己是独角兽。事实上,我投资过的公司,不管是5000、1万、5万、50万还是100万美元,这些公司在硅谷之外无处不在,他们是我最好的公司。对我来说,如果有人从硅谷来找我,他们的机会是微乎其微的,因为这告诉我,他们没有意识到租金更高,员工工资更高,他们不是出于正确的原因来这里的。如果他们是,他们会去选择其他地方。

我看到的是不缺机会,也不缺投资,而且回报是巨大的。风投和PE的策略完全不同。

凯斯:吉姆·布雷耶(Jim Breyer)是其他地方的投资者之一。最后,我们有一个40个人的伟大团队,包括杰夫·贝佐斯、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雷·戴利奥(Ray Dalio)、鲁宾斯坦(Reubenstein)、吉姆、约翰·多尔(John Doerr)等。

当我们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吉姆·布雷耶告诉我们,因为他的成功来源于Facebook和Excel,还有现在的布雷耶资本,所以他几乎认识硅谷的每个人;因为他在中国所做的一切,所以他对中国的很多事情相当了解。他在这个国家的大部分地区并没有建立真正的网络,无论是寻找交易来源,还是围绕这些公司建立支持机制。这就是他们不这么做的另一个原因。

凯斯:因为供给、需求和平衡将在未来20年结束。我们只是想找出加速的方法。

库班:现在每个城市有多少个加速器?你没有听说加速器每隔一分钟就会关闭,对吧?每一组,每一条垂线上都有它们,它们是不间断的。并非所有的加速器都位于硅谷。

在其他地方,加速器到处都有。从纳什维尔到德克萨斯州泰勒,再到爱荷华州的迪比克,他们都有加速器,到处都有商业竞争。现在每个大学都有一个创业小组。每个社区大学都有学生毕业,不存在短缺问题。我认为,当我们说成立的公司数量变少时,我们的衡量是错误的。没有资本流出硅谷。

毫无疑问,对吧?但是,所有这些关于“创业的衰落”的说法都是胡扯。我的意思是,它们与真实情况相距甚远。因为创业的成本很低,你可以随时随地开始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Kara:目前你们面临哪些挑战呢?

凯斯:第一个挑战是资本,资本驱使人们离开。第二个挑战是人才问题。我们在硅谷,在某会议上发言,大概有2000人,我要求举手表决,有多少人来自旧金山湾区,结果显示只有不到10%的人。我感觉到每个来自硅谷的人实际上都来自其他地方。结果,因为他们离开了,他们在那里创办公司的可能性就更小。即使公司成功了,他们也不一定有人才来帮助扩大规模。

你必须解决资金问题,然后解决人才问题。你还需要在这些社区中创造一种无畏精神。在美国很多地方,人们都有点谨慎,有点偏向规避风险。硅谷最伟大的事情之一就是灌输了一种理念,认为一切皆有可能,认为可以改变世界。

Kara:硅谷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

凯斯:有时会走极端,但他们需要非常自信。

库班:这时候你就必须把规模处理好,对吧?如果你管理着一只基金,你必须达到一定的数字。你们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情,我认为你们比99%的人更聪明,因为你们去了其他人没有去的地方。但现在科技的现实是,人工智能正在改变一切。那么,学习人工智能需要什么呢?我坐在那里学习机器学习教程和神经网络教程,所以我能理解,也发现很多不实用的地方。但是更多的不实用之处还是来自硅谷。任何一个孩子都可以努力学习如何创建一个神经网络,登录AWS,通过他们的学校拿到10万美元的信贷。机会并不缺乏,只是需要大家努力才能获得。

大家需要努力。你必须冲破障碍,尽你所能,但现在障碍已经不存在了。

库班:我不赞同。因为,在人工智能的世界里,你需要领域的专业知识,而领域的专业知识来自世界各地,所以如果我正在构建一个机器学习工具,这里可能有一半的人已经接触过机器学习和神经网络,他们需要理解他们正在接近的垂直方向的人。而这不是硅谷的专长。

房地产专家搬到硅谷并不能说明他们就成为了房地产专家。他们遍布世界各地。如果你想学习医学专业知识,你可以去匹兹堡的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UPMC)。想获得石油和天然气,你可以从德州开采出来。所有这些垂直的应用,就像以前我们为不同的垂直领域编写软件并应用。然后我们把它放到一个网络上,集成了移动设备。如果你有垂直领域的专业知识,并且愿意坐下来仔细研究人工智能,学习如何使用数据,以及数据如何变得越来越有价值,那么硅谷当然不会对数据有任何形式的垄断。

凯斯:不过,随着这些公司不断扩大规模,人才问题确实变得更加棘手。公司规模从10人增加到50人、100人,甚至更多。

库班:这对任何类型的公司来说都是一样的。

凯斯:公司会有1000或2000人。人才是一个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你必须减缓人才流失,创造人才回流的原因。但是库班在我关于第三次互联网浪潮观点的基础上,围绕这个领域的专业知识说的话是非常重要的。同样,这也是硅谷可能陷入自己教条的地方。大家都知道,在硅谷,无知是一种竞争优势。天真也是一种竞争优势。

PayPal正是这样的例子。有句流行话说得好,他们成功的原因是他们对信用卡行业一无所知,因此才会产生新见解,促成PayPal的成功。这是正确的。我同意他们的说法。

但是,这也因行业而异。对医疗保健一无所知是不会给你带来你所需要的伙伴关系的。面对一些监管问题,你也无从下手。在这个行业,你确实需要了解一些关于医疗保健的知识。

Kara:几年前,有个硅谷的人告诉我,制造汽车很简单。我不同意。制造汽车的这个概念很容易,但其他的都很难。所以,我说,不是这样的,实际上制造东西很难。这是一个关于自动驾驶汽车发展方向的讨论。

这个人不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很明显,他不认为制造汽车是小事。

所以,当你思考你需要在全国范围内创造什么的时候,你说我想要在最后促进社会进步,要创造伟大的企业家。现在你在节目中做这个,这是一种花哨的东西。我想谈谈创业的基本要素现在是什么。我们这个国家需要的是,通过教育体系来创造。你认为明年企业家的前进的关键是什么?因为这些都会随着时间而改变。

库班:我做《创智赢家》的原因是,它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如果在舞台上的人能有勇气做一件事,其他人就可以在任何地方做同样的事情。成为一名企业家只是迈出了一步,有了这个想法,有了这个意愿,然后是迈出下一步,坚持做下去。这只是一个鼓励信心的问题,并不是说企业家有什么天赐的特殊才能。

凯斯:但我认为《创智赢家》在教育人们什么是初创企业和什么是创业精神方面做得很好。在我成长的过程中,这些概念并不常见。即使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它也不像一个创业生态系统。当时没有多少风险投资,当然也不支持21岁的年轻人创业。所以,创造这种可能性是非常重要的。

回到你之前的问题,我们是如何训练他们的,K12教育体系显然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关注的一个方面是培训他们未来参与工作、生活的技能。编程对那些有天赋的人很重要,但不是每个人都应该成为一名程序员。我认为,三个词将定义互联网第三次浪潮,分别是创造力、团队协作和沟通技巧。这些事情非常重要,它们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因素。

库班:在一个充满着人工智能的世界里,你必须对某件事情有所研究,深入了解,对吧?

你必须有一些领域的专业知识,因为建立一个神经网络的整个想法就是要确定什么东西将会带来什么,对吧?你想要的结果是什么?你必须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偏见在哪里,并能够检验它。这不是程序员的工作,因为AI会取代他们。20年后,如果你是一名程序员,你可能面临失业。

因为这只是数学,所以,无论我们如何定义人工智能,都要有人知道这个话题。如果你想让AI模仿莎士比亚,那么最好有人了解莎士比亚。

这是一个关键的组成部分。所以我认为文科专业和编程专业在未来同样重要。

目前来说,今年毕业的编程专业学生可能在短期内比文科专业的莎士比亚专家有更好的机会。但从长远来看,就像那些学习了COBOL(通用商业语言)或Fortran(世界上第一个被正式采用并流传至今的高级编程语言)并以为这些就是未来的人一样,他们将永远被淹没。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计算机科学学位的价值将逐渐降低。

Kara:那么,如何将其引入教育体系呢?因为很多都集中在代码上。我一直认为它最终会被取代,就像你说的那样。

库班:可以到我的网站做一些了解:markcubanai.org。实际上,我们为达拉斯的一些弱势学校做了一些工作,微软和我,还有其他几个小组,我们聚在一起,开始教孩子们使用电子表格,以及如何进行机器学习。这些事情总得有人去做,而且我们并不孤单。

这是在做同样的事情。就像,当我们刚开始的时候,个人电脑也很难。要进入网络,你必须有一个TCPI客户机和调制解调器。这太困难了。人工智能将成为未来的第二天性,但如果你现在让人们感到舒适,这就能刺激创新和企业家的产生,因为他们看到了别人难以理解的东西,他们认为这是第二天性,就像应用程序一样。应用程序曾经是一件大事。

但现在,甚至没有人想到它们。

Kara:政府有足够的推力来推动这些东西吗?多年来,政府一直是这方面的合作伙伴吗?你的想法是什么?

凯斯:从过去到现在,我一直相信机会地带,机会地带鼓励人们在更多的地方获得更多的资本,吸引更多的人。

所以在联邦政府中有一个角色,很明显,在州和地方政府中也有一个角色,这个角色是来制定计划,设置舞台的。但归根结底,这还是取决于企业家,取决于有想法的企业家。我们只是需要共同确保我们在世界各地都在培养企业家,为各地的企业家提供资金,帮助他们扩大公司规模。

库班:但对企业家,资本家,对我们当中的成功人士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如果一个人只是按小时计酬,他们会一直落后,收入差距会越来越大。作为企业家,我们必须向所有为我们工作的人提供股票,没有例外,因为这是人们获得任何形式的股票增值的唯一途径。

与此同时,这也是我们的责任。资本主义并不是坏的,只是资本家有时候没注意到。这就像做生意一样。管理国家很像做生意。有些人可能不喜欢这么说,但你不能只看眼前的短期情况,你必须着眼于长期。如果我们没有开始认识到这一点,弱势群体变得越多,差距就越大。我们面临着社会动荡的风险,当社会动荡时,就会出现“弗格森事件”。弗格森的企业发生了什么?

他们被点燃了,对吧?差距越大,反抗的人就越多。所以,这是我们的责任。我对我的《创智赢家》公司所做的是寻求多样性,这就是为什么它是有意义的,这就是为什么你要雇佣不同肤色的人工作。他们积极工作,能想到你没有想到的观点,这就是为什么你想让你所有的员工都有股票的原因。

Kara:就股票而言,为什么如此困难?Uber即将上市前司机们对Uber和Lyft发起了罢工,因为他们没有任何的股票。我知道这很复杂,但是还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库班:股票这件事其实不复杂。

凯斯:在美国在线,每个员工都有股票。面对像Uber司机这样的劳动力,问题更棘手一点。如果是我的公司,我会这样做。如果你所有的员工都没有股票,那么你从股票中获得的所有资本收益都将作为常规收入纳税。

这就像一场反抗。

Kara:我确实同意你的看法。我对硅谷的一些人说过类似的话,你可以开始给每个人发工资让人们的工资更加平等。

库班:完全正确。或者用现金支付给每个人,让他们买股票,如果他们想买股票,对吧?这样差距也会缩小。

凯斯:不过,既然我们已经谈到了这个话题,还有另外一个问题要聊聊。还有一些数据点要确保每个人都知道。我提到75%的风险投资流向了三个州。去年在这个国家,超过90%的风险投资流向了男性企业家,而女性占据的比例不到10%。

去年,有不到1%的风险投资流向了非洲裔美国人,所以这是一个伟大的创业国家,我为之自豪,我认为它仍然是世界上在创新、创业方面非常出色的国家。但是数据表明,你的居住地点确实很重要。你的长相、你的人际关系真的很重要。无论你是否有想法,你都有机会。

这是不公平的,但对我们投资者来说也是愚蠢的。有很多伟大的企业家,很多伟大的想法,不一定出现在我们上学的学校,不一定在你工作的公司。你如何在不同的地方找到它们?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在未来的10到20年里创造一些最大的投资回报。

Kara:开玩笑地问一下,你们两位都是高个子白人,能向我解释一下如何才能实现多样性吗?

库班:我能说到做到。我投资了一位女士,Arlan Hamilton,给了她10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我说,“不要在任何一个地方花费超过10万美元,因为我想让你尽可能胜过更多的公司,”。我还投资了一位女士Ravneet Vohra,她有一个公司叫做Wear Your Voice。这涉及到妇女、有色人种、弱势群体,以及为她们发声。如果你去markcuban.com,你会看到有由女性拥有的公司,或者女性经营的上市公司。

凯斯:大多数风险投资家在投资时都会借鉴过去来判断未来,而人们喜欢过去。我们在Revolution有三个基金:Revolution Growth、The Later Stage和Revolution Ventures,以及Rise of the Rest种子基金。我想现在大约40%的Rise of the Rest种子基金已经投资到100多家公司了。我们的策略是先进行种子投资,然后对赢家加倍下注。正如你所料,大约40%是女性或不同肤色的人种。

上周,在我们的Rise of the Rest活动中,我提到了我们去过的一些城市。我们有5场比赛,540家公司申请,40家被选中,每个城市8家。我们在每个城市都投资了一个。其中四家是女性领导的公司。所以很明显,他们就在那里,你只需要努力去接触那些大多数人不去的地方,去接触那些社区,甚至是那些不经常被谈论的地方。

我认为这是正确的做法。这样做是公平的,是合乎道德的。如果没有人支持他们,这也是一项伟大的投资,你拥有不寻常的投资优势,我认为在未来几年,这一点会变得更加明显,尤其是随着这个国家人口结构的变化。

我从Mavericks那里得到了惨痛的教训。我们经历了很多事情,我引进了一些聪明的人,他们教会了我很多,我也学会了吸引我想要的人才。

但他们教给我的不止这些。很多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而他们意识到的事情都是机会。正如我能够通过去别人没有去过的地方证明的那样,就像你关于经营机会和销售方面的谈话,事情变得显而易见了。希望它能让这些人振作起来,让他们开始独立发展起来。

硅谷不是真实的世界。

Kara:但这并不会改变资金的流向。

凯斯:现在没人再关心硅谷了。

我有时对硅谷持批评态度,这一点很可怕。硅谷将继续成为美国最具创新性的生态系统,我很肯定。硅谷也将继续拥有巨大的投资机会。但基本上所有的风险资本都流向那里支持创业者,这太疯狂了。超过50%的风投资金都在加州,其中80%都集中在北加州。

Kara:说到这里,我们最后再聊一聊社会进步的话题。最近,由于一些社会进步的问题,由于泡沫和其他一切问题,硅谷已经开始涉足其中。这将对事情产生怎样的影响?因为这可能是一种推动变革的力量。这是怎么发生的呢?在其他地方一定要有一个像Facebook一样的大公司吗?一定要有很多公司吗?

当我说要投资更多的女性时,有人来找我。在硅谷,一位风险投资家找到我说:“你知道吗?我们需要一个诞生一个Marcia Zuckerberg。”

他那样说时,我很生气。但是,我的想法是,这一定要发生吗?还有别的东西,或者只有那些吗?

凯斯:这些正在发生,只是我们没有把这些故事讲出来。威斯康辛州有一家公司叫Epic,它有一万名员工。实际上,该公司的拥有者是一位名叫朱迪·福克纳(Judy Faulkner)的女性。可以说,它是美国最重要的健康IT公司,基本上为每家医院做电子病历。公司位置在威斯康辛州麦迪逊城外。对一个女人来说,要创办企业是比较困难的。因此,她不得不引导。最后,她拥有公司百分之百的股份,成了一个亿万富翁。

如何让更多的女性和有色人种走上舞台,让他们拥有机会?我们如何共同支持他们?我不是在从根本上说明道德问题,而是在说经济问题。这样的例子会越来越多。

库班:你在讲故事。我的意思是,当我说忽略硅谷的时候是这样的,对吧?因为在凯斯看来,Epic和Elders都是存在的。但是,我们如此专注于讲述他们的故事,而不是这个国家的其他故事。现在,其中一部分应该是政府。他们需要庆祝创业精神,他们需要走出去讲那些故事,让孩子们听到,让女孩们听到,让他们得到启发。

你知道,我告诉我的两个女儿——一个12岁,一个15岁——她们学习STEM、数学、科学和商业。我的意思是,每一个机会都是为她们准备的,但是我们必须开始讲述这些故事。我们现在真的生活在一个讲故事的国家。每件事都是由故事驱动的,如果我们不讲故事,人们就没有东西可以联系。

Kara:好吧。最后,我们来谈谈你们认为最有趣的地方,因为很多即将到来的东西都有能促进社会进步的元素。对气候变化技术的投资,医疗保健投资和食物投资。有各种各样的东西即将到来,比如机器人、自动化,这些都是重大的社会问题。

凯斯:我也这样认为。我认为这很令人兴奋,在很多方面都很令人激动,但也有点吓人。在我看来,所有这些不同的技术——人工智能、机器人、无人驾驶卡车等等——都会带来很大的失业风险。这一点我很肯定。一些我们无法想象的事情会创造出许多工作,这些工作机会我们目前甚至还无法想象出来,同时,一些工作岗位的流失也不可避免。

但这个想法并不是刚产生的。两百年前,超过90%的人在农场工作,现在还不到2%,为什么?因为科技的发展,我们可以用更少的人种植更多的粮食,这是一件好事!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在农业革命之后又进行了工业革命,把在农场工作的人重新进行了培训,让他们可以在工厂工作,所以很多人都找到了工作。

Kara:但是第一点,现在的变化要快得多。第二点,社会动荡不安。当时存在着巨大的问题,而如今社交媒体将其放大。

库班:不一定是这样,对吧?我认为每个大公司,如果你看看就业情况,显然,就业率要高得多,失业率要低得多。每个大公司昨天的雇员都比今天少,明天也会更少。他们必须承担起将破坏最小化的责任。因为如果你是一家大公司,你只是把人们扔到大街上,说“失业率很低,你去找工作吧,你会给自己制造更多的问题。”

我的意思是,人工智能将会有新的令人麻木的工作。会有给数据贴标签的工人,对吧?机器人将取代亚马逊仓库里的机械重复工作,但必须有人为所有这些数据贴上标签。因为数据是你用人工智能做任何事情的关键。那将是新的令人麻木的工作,但还有其他工作。因为我们把政府作为一种服务,政府的雇员越来越少,但更多的人必须负责维护和审计算法。

Kara:说说你认为最大的或最有趣的一个。

凯斯:很难选一个,因为我觉得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占据经济的六分之一的医疗保健仍然不是很方便。这里不方便是指人们负担不起,甚至不是很准确。M.D. Anderson说,当人们来这里寻求第二种意见时,25%的情况下,他们会推翻第一种意见。这是数据问题,也是分析和诊断的问题,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领域。

我们谈到了人工智能的一些应用将如何削减工作岗位,我们支持巴尔的摩一家名为Catalyte的公司在“其他地方的兴起”中崛起,该公司利用人工智能来识别那些有编程天赋但从来不知道编程的人。就像UPS的卡车司机,突然间,他们经历了这件事,他们加入了这个编码程序,他们得到了一份薪水是原来两到三倍的工作。这就是利用人工智能给人们提供更多的机会。像这样的东西会是它的副产品。

但另一方面,这对我来说是个新闻,九、十年前,当我开始在华盛顿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看到这个国家的就业机会创造,基本上所有的净就业机会都来自于初创公司,而且是年轻、高增长的公司。这让人们感到惊讶。小企业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但作为一个领域,它并不能创造新的就业机会。Main Street的餐馆倒闭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家,提供同样数量的工作机会。而大公司,有的像亚马逊一样成长,有的像通用电气一样衰落。如果把整个行业加起来,并不能创造就业。所以你必须支持初创公司。

如果你只在沿海的几个地方支持初创企业,而不是在美国中部,很多人会感到愤怒,对此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因此,创造更具包容性的创新经济的最佳方式是支持更多的企业家,在全国各地做更多有趣的事情。

库班:我们需要数据自由。例如,在医疗保健领域。保险公司将他们的数据储存起来。所以你让人们去寻求第二种意见,这和第一种不同。你有Facebook,我们谈论Facebook和他们所有的数据。但是,我们不想仅仅局限于Facebook,我们不想把他们监管到让他们作为唯一有权使用数据的人,无论是Facebook、谷歌,还是亚马逊,无论在哪里。我们想要数据自由。

当它开放时,就形成了自己的生态系统。对吧?如果数据更加开放的话,随着处理器性能的提高和处理能力的可用性的提高,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如果我们强迫Facebook,不是把自己封闭起来,而是开放数据,即使是延迟一毫秒,或一小时,或一天,不管是什么。因为你坐在家里,有人可以把算法组合起来做任何事情,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这就是中国人与我们相比的优势。他们获取所有的数据,并控制所有的数据。你明白我的意思,对吧?

我不是说要关闭它,但很多人都在谈论监管亚马逊和Facebook。当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谈到将它们拆分时,你指的是我们拥有的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专家,而她指的是削弱它们。当你说监管Facebook和亚马逊时,你是指要关闭他们的数据,将他们的数据隔离到公司,这很可怕。现在,我们必须讨论的是开放数据,开放获取。

如果这是一个政府项目,我们会把所有的数据开放给所有人,所有人都可以获取。现在,突然间,一切皆有可能。当你对他们进行监管并将其封闭起来的时候,只有他们能够接近数据,这时候我们就输了。

凯斯:这并不是一个新想法。在互联网的发展中,大部分人都没有注意到手机公司的发展,格林法官将它们拆分,并要求开放接入,这样像美国在线这样的公司才可以成为网络的一部分。如果没有发生那次拆分,互联网就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所以这个开放数据的想法很有意义。鉴于时间关系,我再说最后一点,仅供投资者参考,我想确定你至少在想这件事。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我已经在我的生活中做了两个伟大的交易,“其他地方的兴起”是第三个。第一个就像马克在没有人相信互联网的时候选择了相信它。第二个是美国在线和时代华纳的合并。我们的市场资本从1992年上市时的7000万美元增加到7年后的1600亿美元,而那时候正是把赌注押在这些企业家身上的好时机。

Kara:在那一点上,不是每个人都认同你。

凯斯:我知道,它也没成功。很明显,我对这件事的结果非常生气。但这对我们的股东来说是正确的。我知道有些人对“其他地方的兴起”表示怀疑,我敢肯定人们都在翻白眼,他们认为“硅谷很棒,所有伟大的企业家都在那里,所有伟大的回报都将在那里,而且一直会这样。”

但我很有信心,在未来几年,这种“其他地方的兴起”现象将会遍地开花。我只是想提醒你们注意,因为我认为这将创造一些伟大的投资机会,而大多数人并没有掌握。大多数人只是借鉴过去,做更多他们过去做过的事情,而这次,情况将有所不同。

库班:我会告诉你,在你的社区里有一个伟大的企业家。我会找到企业家,然后给他们一个机会。在你的指导和帮助下,会发生伟大的事情。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