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毒包书膜、毒跑道的“网红”老爸:我不是维权斗士,我是创业者
来源:猎云 作者:李未
2019-02-19 18:39:27

摘要 : 魏文锋形容老爸评测是政府部门的“先头游击队”,发现问题后试图解决问题,推动行业安全标准的提升。

猎云网注:在对公关系上,魏文锋不希望自己是维权斗士的形象。微信公众号发布检测故事时,魏文锋通常会将有问题的品牌打上马赛克,而经常使用这类商品的消费者,根据文章其他信息,也能判断出该问题品牌。魏文锋希望通过推荐好品牌,隐去问题品牌留给对方改正空间,形成良币驱逐劣币的正向市场。文章来源:创业邦(ID:ichuangyebang),作者:田甜。

又逢全国中小学生开学。2015年春季学期开学,杭州一名叫魏文锋的小学生家长发现,女儿用的塑料包书膜气味刺鼻。他摸一摸,闻一闻,凭专业经验判断包书膜可能有问题。

魏文锋又买了共七种包书膜,自费送往专业机构检测。检测报告显示,七种包书膜均含有大量邻苯二甲酸酯和多环芳径,前者对正在长身体的儿童和孕妇具有危害,后者是国际公认的强致癌物。

赶在秋季开学前,魏文锋开设微信公众号“老爸评测DADDY LAB”公布了检测结果,目的是引起政府相关部门重视。没想到这篇标题为《开学了,您给孩子买的包书膜,有毒吗?》的文章刷爆了中小学生家长朋友圈,一夜之间微信公众号从0涨粉5000多。

粉丝们称呼魏文锋“魏老爸”,他们在微信公众号后台留言向魏老爸咨询,还请他检测各种学习用品及日用品——这直接推动了“老爸评测”成立。“我最初是被粉丝们推着走的,完全停不下来,帮助公众远离有毒有害物质给我带来的快乐要远远超过纯商业上的赚钱。”魏文锋对创业邦说。

但情怀毕竟不是万能钥匙,想扩大检测范围,必须找到一条可持续造血的道路。如今老爸评测在各电商平台卖经检测合格的商品,已实现盈利。

老爸评测有170万微信公众号粉丝,700万抖音粉丝。魏老爸乐意做网红,而他的风格正变得越来越温和。

“我是魏老爸,一个普通父亲;我不接受广告,不写软文,为了自我造血,搭建老爸商城,以商养测。”魏文锋在微信公众号文末这样介绍自己。

网红魏老爸

大学毕业后,魏文锋在浙江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工作了十年,之后创办过化学品安全评估公司。专业敏感使他对女儿使用的塑料包书膜的安全性产生质疑。

魏文锋来到女儿学校附近的文具店,发现店里卖的包书膜上无用料成分说明,无生产厂家,无联系方式。他向学校老师反映情况,老师怕魏文锋找事,允许他的女儿不包书皮。

杭州有30万小学生,全国有数千万。魏文锋想,女儿可以不包书皮,但如此多的小学生却在使用这种可能危害健康的产品。

魏文锋当时在自己创办的另一家公司工作,收入高,又有可自由支配的时间。他决心与包书膜死磕,跑了好几家文具店,共买回七种包书膜。为了检测这批包书膜,魏文锋联系了一家质量监督检验中心,自己掏了9500元检测费。

检测结果证实包书膜有毒,魏文锋把检测结果发布在微信公众号。他还掏了10万元,找人拍了部反映检测过程的纪录片。纪录片上线后,播放量突破千万。

“一开始就是玩票,如果得不到反响我投进去的钱就打水漂了,我很自豪终于让很多家长知道了塑料包书膜有毒。”魏文锋说。

老爸评测微信公众号一炮打响,首篇文章即吸引了1万多名粉丝。魏文锋向创业邦回忆,那是最早的一批粉丝,“特别铁”,每天微信后台和粉丝群会收到上万条留言。正是粉丝的热情让他看到自己所做事情的价值,他决定从原公司辞职,成立专职团队来做老爸评测。

很多家长在后台要求魏老爸推荐无毒包书膜,“既然塑料包书膜有毒不能用,但书本还是要包。”

魏文锋联系厂家定制了一批安全包书膜,在微信商城售卖。这批包书膜的购买总人数达到5000多人——50%的转化率。

老爸评测发货时少寄了一份,工作人员准备补寄,那名购包书膜的家长说:“我再买一份你们一起发过来,孩子可以送给他的同学,这样你们就不多付一笔快递费了。”

家长咨询最多的问题类似于,孩子用的XX牌涂改液有没有毒?装修房子新刷的乳胶漆有没有毒?魏文锋挑选了家长关注多的产品送往专业机构检测。他挑选送检产品的标准是:被广泛使用,可能对儿童健康潜在危害巨大。

“不能让魏老爸一个人承担检测费。”几名家长在微信群说,得到另外几名家长的认同。魏文锋在老爸评测商城上线了一款产品“打赏魏老爸”,2015年底前筹到了几万块钱。

当时老爸评测商城售卖商品种类有限,即便加上打赏,电商收入相对检测费和公司运营成本而言也是杯水车薪。2015年底,魏文锋在粉丝群里坦承,老爸评测可能要面临关门了。

家长们不干,纷纷表示要给魏老爸打钱。一名家长加了魏文锋微信,啪得一下转账一万元,魏文锋萌生了众筹微股东的想法。2016年初,魏文锋以股权众筹的形式筹到200万元,得到全国112名家长的支持,老爸评测渡过难关。

以商养测

为什么魏老爸有那么多家长铁杆粉丝?

魏文锋觉得,可能是因为很多时候他在无私帮助别人,家长们都知道。

在检测行业浸淫十多年的魏文锋知晓行业内幕。日用品、消费品进入市场前的达标认证环节,检测机构往往只对“样品”负责。有的检测机构具有企业性质,支付检测费用的厂家是其衣食父母,这类机构有失独立性,甚至会暗中默许企业不断更换样品,直至通关。

老爸评测通过检测曝光市面上有毒产品,最初的检测产品大都来自家长需求。老爸评测工作人员将检测样品送往专业检测机构,只向有需求的家长收取检测机构所收费用,老爸评测不会额外收钱。魏文锋还常常自掏腰包,送检家长关注多的产品。

让魏老爸成为网红的影响力事件,还有检测毒跑道。2015年10月,魏文锋受到杭州一位妈妈的邀请,去孩子的幼儿园检测跑道,“跑道味道很大”。那位妈妈问魏老爸多少钱,魏文锋说先就不收钱了,会去看看。

自那时起,老爸评测陆续收到来自深圳、温州、北京等15个地方的校园跑道样本,最终共有7个样本被检测出有毒物质超标,5所学校铲除了毒跑道。

魏文锋说他常常被粉丝们的信任推着向前走,情怀满满。不过他也清楚,检测费用不菲,只有探索出自我造血之道,检测才得以持续。

老爸评测尝试过家长众筹检测,还推出过购物任意打赏。老爸评测商城标出几款商品的成本价,利润决定权则交给粉丝。比如15元的零食,支付时有“15元,0利润”“15元+捐5元”等选项。平台数据证明,相当一部分粉丝愿意支付高于成本的价格。

不过以上措施对于解决机构可持续性来说只是小打小闹。至于2016年众筹微股东成功,离不开一群关注健康安全的中产家长们的热情。热情总会慢慢消减,如果一年内两百万元烧完了,很难保证第二年第三年还能筹到两百万元。

魏文锋认为,投入更多力量做好电商可能是老爸评测唯一的可持续之道。当然,电商卖得好离不开内容运营,老爸评测需要持续生产优质内容,与粉丝互动,保持魏老爸这个IP的影响力。

老爸评测起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投入太多精力做电商。魏文锋曾有过纠结,一面做检测一面卖东西,难免有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之嫌,不过除此好像没有更好的变现出路了。

为了保证检测的独立客观,老爸评测不写软文,不收厂家的钱,这决定了老爸评测不能像多数网红自媒体那样变现。不过在魏文锋看来,这是魏老爸安身立命的根本。如今在微信公众号和抖音号,魏老爸会分享检测故事,还教粉丝们如何鉴别日用品,如何避开一些坑。

卖货也有争议。为此老爸评测规定,检测样品必须来自付费匿名购买,不接受厂家免费提供的货品。“老爸评测依托粉丝的信任发展,所有收入均来自粉丝,而不是厂家。”魏文锋对创业邦说。

如今老爸评测进入平稳发展期,更多送检样品不是来自某位家长个人诉求,而是工作人员选择使用广泛的产品,去市场购买样品后送检。老爸评测自身承担检测费,只有检测合格才有可能大量采购在电商平台售卖。很多品牌厂家会对商品零售价格进行控价,这就使得老爸评测单个SKU的利润空间变得比其他平台上的更小。

先头游击队

在电商平台上,老爸评测风格迥异。

它不是垂直电商,名目繁杂,从表面看无规律可循;具体到每种商品,老爸评测不会为消费者提供丰富的选择,只推荐一个品牌;商城的页面十分随意,最开始甚至拿手机就直接给商品拍照。

魏文锋说,他不靠漂亮的页面在电商平台吸引用户,而是通过公众号、抖音内容,建立粉丝对魏老爸的信任,进而吸引他们到电商平台消费。老爸评测的商业模式是To C的,这是一群关注消费升级、美好生活的爸爸妈妈们,为了避免选择困难症,每种商品只推荐一个无毒可用的品牌。

对于公司的盈利,魏文锋表示对现状满意,但不抱过高的觊觎。

截至2018年底,老爸评测累计检测近300种产品,涵盖吃穿住用等领域,2018年度老爸评测营收数千万,利润数百万,实现第一次“分红”,还清了2016年初参与众筹的微股东的钱款。不过老爸评测的性质让魏文锋作出选择,只通过电商微利,以商养测。

在对公关系上,魏文锋不希望自己是维权斗士的形象。微信公众号发布检测故事时,魏文锋通常会将有问题的品牌打上马赛克,而经常使用这类商品的消费者,根据文章其他信息,也能判断出该问题品牌。魏文锋希望通过推荐好品牌,隐去问题品牌留给对方改正空间,形成良币驱逐劣币的正向市场。

魏文锋形容老爸评测是政府部门的“先头游击队”,发现问题后试图解决问题,推动行业安全标准的提升。有几名政府监管部门的工作人员也加入了老爸评测的粉丝群,看到问题后,他们会上报、跟进检测。

魏文锋感到高兴的是,他看到了自身努力带来的变化。比如多个学校铲除了毒跑道;2016年2月,上海和江苏质检机构对包书膜市场的抽查中,新增了多环芳烃和邻苯二甲酸酯两项毒害化学物的检测。

老爸评测这类公司被业内人士称为“社会企业”,社会企业在英美发展较为成熟,国内还属于早期,它以解决社会问题为首要目的,在商业上可持续造血,以保证社会问题的解决。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袁瑞军认为,社会企业做的事,商业企业觉得效益低不愿意做,公益组织因资金、商业能力有限做不好,政府没精力做,于是出现了“社会企业”这一介于商业企业和公益组织之间的混合体。

魏文锋告诉创业邦,2019年老爸评测计划累计完成500种产品检测,2018年底他还出资100万元,在浙江省爱心事业基金会下设立“魏老爸和粉丝们公益基金”,奖励粉丝们发现生活中的问题产品。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
live chat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