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赞年会996引发热议,工作与生活究竟能不能平衡?
来源:DONEWS 作者:maomaobear
2019-01-28 11:22:47

摘要 : 本来春节前应该是国际新闻多,国内一派放假气氛的时候,而今年的春节前。

本来春节前应该是国际新闻多,国内一派放假气氛的时候,而今年的春节前。一家名为有赞的杭州企业火了。这家前阿里员工创办的创业企业在年会上宣布明年996,而且做了一个讲演。

事后,有知乎匿名用户把讲演内容总结为:

1、日常工作时间调整为9:30~21:00, 紧急项目一周六天甚至更晚

2、 取消团建费用;

3、 以后每季度要考察文化价值观,占比要超过业绩部分;

4、 只要跟有赞价值观高度匹配的人,不会去培养,不会去强迫改变人的价值观,不匹配的就应该马上走。

5、 有的部门85年之前的招聘都要经过ceo审批,而他很忙,一般是没空的。有的部门90年之前的招聘都要经过ceo审批,而他很忙,一般是没空的。

6、 18年招的太多了,非常冗余,要大量减员

7、 今天的95后已经很不勤劳了

8、 人休假超过一周,心思就不在工作上,放假前10天,放假后10天都不在工作状态,相当于二三十天都没调整好工作状态。所以,法定节日前后,请假超过3天的,都要经过ceo审批。不一定是不给你们批,只是我要知道是谁这么些天不在工作状态。

9、 讽刺了有些人以前一离职就出去旅游,玩够了再找下一家。

10、 工作和家庭平衡不过来怎么办?举了华为高管的段子(华为加班厉害,有个管理者老婆孩子顾不过来,提离职,他领导说换个解决方法,比如离婚)

11、 说工作生活分得开的人,就是不符合有赞价值观的。

12、 enjoy~

这个消息传播开,舆论立即大哗,而有赞方面则公布了部分发言稿,证实了部分传言的内容,并且表明这种做法长期看对公司是有利的。

在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加班确实比较多,一方面企业希望员工多花一些时间精力在工作上,而另外一方面员工也有休息的需求,那么两者谁对谁错,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应该如何平衡呢?

一、有赞要求合理吗?

目前,有赞的CEO在年会上说了什么有三个来源,一个是简单的新闻,说公布了996信息,一个是匿名知乎用户的总结,再就是有赞公布的发言记录。(不是速记,与发言有一定出入。)

虽然内容不尽相同,但是思路是很明显的。就是有赞希望自己招聘的员工价值观是公司第一。

有赞喜欢的员工,是价值观与友赞一致的员工,这类员工不应该吐槽什么工作环境,不应该吐槽卫生打扫的不干净,不应该吐槽,生活和工作不能分开。

从谁花钱谁是爷的角度,友赞的要求似乎是有道理,我花钱给你工资奖金,给你一个月880元的餐补,你就应该干这些活,就应该工作与生活不分开,你不勤劳、价值观不对,喜欢吐槽,不够“皮实”(发言稿原文),那么你不应该来,来了就应该接受我的文化。

二、为何舆论大哗

从管理者或者说创业公司创始人角度,希望招聘员工符合自己价值观的做法似乎没错。

但是,为何舆论大哗呢?为何很多人认为这家公司的管理存在问题呢?这就涉及到一个根本问题,资方与劳方关系的问题。

雇佣本身是市场经济,你来我这里工作,我给你钱,等价交换。但是,我们要知道,所谓市场经济都是有规则的,就是一家企业经营,是在这个社会下法律框架下执行的。

雇佣行为本身是有劳动法和其他法规进行规范的,而不是任何一方随时更改。

譬如雇主要求延长劳动时间,一天16个小时,只休息8个小时,否则就不发工资。在100年前,这是普遍存在的。也没有法律进行控制。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劳动者认为自己受到损害,于是组织各种罢工游行,不仅停止生产,还封锁工作场所,伤害资本家,同时资本家也雇佣打工与工人互相攻击,引发极高的治安成本。

最终,在互相斗争下,才有了8小时工作制,中国也将8小时工作制写入劳动法。劳动法明确写了劳动时间,加班工资,劳动时间最长限制。

在实际执行中,确实很多企业没有执行的很好,处罚也不够有力。

但是,企业敢于公开对抗劳动法,在公众场合宣布自己不执行劳动法的还是很罕见的。

而友赞在年会上公布996的工作时间,明确提出单方需求,无论它是否能够找到适合自己企业文化的员工,这都是对国家法律的直接藐视,所以舆论大哗。

三、问题的根本还在执法力度

关于员工是否应该多加班的问题,是一个历史形成的问题。在1998年国企改革之前,大多数企业都是公有制企业,是严格执行各项法规的。大家对工作时间是存在共识的。超时工作存在,但不是普遍现象。

后来,随着私企的增多,工作时间延长,加班的现象逐渐增加。

像富士康这类企业通常采用的办法是合法底线,我在规定时间内给你法定最低工资,延长的劳动时间,按照劳动法2倍、3倍工资。总的薪水支出可控,职工自愿加班。

而一些收入比较高的企业,是让比较高的薪水,让员工放弃加班的补偿,直接把加班时间变成了正常工作时间,而且逐渐把上班时间与生活时间模糊化。

这样,劳动法逐渐变成一纸空文。规范的企业执行劳动法,而大量不规范的企业不执行,你大不了去劳动仲裁。

而最后劳动仲裁了,对职工的补偿有限,对企业的处罚不疼不痒。

一个职工如果敢于去举报,那么他得到的是有限的补偿,失去的是工作机会,甚至可能被同行业企业列为黑名单,不再录用,得不偿失。

而企业侵犯的往往是很多职工的利益,一个职工赔偿的损失,远远小于企业违法所得。

这种利益格局,必然导致立法容易执法难。

而要改变,就需要提高举报的报偿,增加企业的罚款。

譬如,职工保留证据,只要证明劳动超时,那么职工补偿10年工资所得,企业赔偿10年工资所得。

那么企业安排工作时间就会非常谨慎,一不小心,就是企业重大损失。

而在重赏之下,员工举报和保留证据也有极高热情,职工如果月薪1万元,工作两个月,抓住企业一次非正常加班,就有120万的收入,足够生活很多年。

这样,劳动法自然就会得到很好的执行,工作与生活也就能够平衡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DoNews签约作者原创,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DoNews专栏获取授权。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
live chat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