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资本田江川:投资52家公司,后续融资率超90%
来源:投资界 作者:初心资本
2019-01-25 08:06:00

摘要 : 我们已经投资了52家公司,后续融资率在90%以上,二次融资率在50%以上,远高于行业的平均水平。初心已经有了3家估值超过5亿美金的公司,9家估值超过1亿美元的公司。

我们已经投资了52家公司,后续融资率在90%以上,二次融资率在50%以上,远高于行业的平均水平。初心已经有了3家估值超过5亿美金的公司,9家估值超过1亿美元的公司。”在

2019年初心资本《流光溢彩·我们的时代》年会现场,

初心资本管理合伙人

田江川说道。

2018年是转折的一年,也是充满焦虑的时代,田江川坦言。“

在2018年我们都经历了什么?首先大家感同身受的是“钱荒”,创业者融资难、基金募资难,上市的中概股70%出现破发。2018年,我们也经历了区块链割韭菜、P2P暴雷等各种黑天鹅事件。我们身边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也是焦虑的。投资人在2018年经历了各种各样的转行:“古典”投资人纷纷转向区块链,最后又变成了古典投资人;文娱投资人开始跨界看人工智能;C端投资人也纷纷看好To B。创业者也很焦虑,创业的现状就是在各个细分赛道都有或多或少的头部玩家,很多创业者的生存环境就是在夹缝中生存,如何才能成为一家头部的企业。”

以下是田江川演讲实录:

感谢各位来到2019年初心资本《流光溢彩·我们的时代》年会的现场。2018年是很特别的一年,它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站在这个时间点,很适合我们回顾中国改革开放的历程和创业时代的变迁。中国在1978年进行了改革开放,在2001年加入了WTO;2000年和2003年新浪和携程的分别上市,标志着互联网门户时代的到来;2010年3Q大战、2011年微信的上线正式拉开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序幕,2012年手机网民数也首次超越电脑端网民数。2013年,基础设施发生了重要的变化,4G带来了更好的网络体验,随之而来的一系列新型商业模式也应运而生,抖音、快手短视频走红,现象级手游王者荣耀月活超过2亿;去年,我们见证了美团、小米两个巨无霸的上市。同时,2018年也是充满焦虑的一年。移动互联网进入了后半程,要想再出现一个用户量超过1亿规模的产品难度很高。那移动互联网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呢?在初心,我们把它称为智能商业的时代,而这又该如何定义?我们认为,智能商业时代是需要通过大数据和AI去赋能的。2019年,中国可能是全世界第一个5G上线的国家,5G的应用更加广泛,比如能提升自动驾驶的可靠性,改善VR和AR的体验等;5G时代也将是一个万物互联的时代,无论是车、家具、设备都可以和互联网结合,反馈有价值的数据。

不知道大家是否看过《大江大河》,这部电视剧讲述了我们父母那代人的创业经历。从中我们看到他们创业的初心、肩上的担子与我们有着很大的差异。比如雷东宝,作为全村的希望,他创业的初心是带领小雷家全村人脱贫致富,从承包到户到电线厂,始终走在时代的前沿;比如王凯饰演的宋运辉,作为改革开放时代下的第一代大学生,拿着国企的铁饭碗,后来通过自身的努力和前辈的教导,准确把握住时代的发展脉络,逐步实现了自己的理想。雷东宝和宋运辉其实都是那个时代的天使投资人,雷登宝给了小杨巡1万元,宋运辉更是把一块国外的表抵给了他舍友,而他的舍友则是因为有案底被迫进行了创业。还有一个小杨巡,因为成绩不好没考上高中,所以才开始创业。他从卖馒头开始,一步步成为了电子电器厂的老板。在那个混沌初开的年代,他们身上映刻出的人心热切、思潮百涌的状态,让我坚信即便在今天,他们也会是非常成功的创业者。

那个时代和现在这个时代也有区别。那个时代企业家更多的是“摸着石头过河”,政策往往滞后于时代的发展。但现在这个时代,创业者需要在全球化的市场竞争,更需要的是比拼认知。在我们这个时代出现了很多位特别优秀的创业者,像美团的王兴很早就提出了“四横三纵”的思维模式,并断定在某个领域美团是有机会的;像字节跳动的张一鸣所说的,信息找人,AI赋能商业;又像拼多多的黄峥提出的低端颠覆,差异化竞争。这些CEO更多的是认知层面的比拼,仅仅勤奋不足以决定成功与否。这个时代的CEO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中国很多创业者都会以贝索斯、马斯克等美国的杰出CEO为榜样;中国的很多商业模式也在借鉴美国。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寒门依然可以出贵子的时代,只要你是有心人,就可以通过互联网获取大量的信息,并将它们为你所用。我们也看到了这个时代创业的初心在发生变化,从“被动式创业”变成了一种“觉醒式”的创业,从对物质财富的追求到对自我价值的追求。

我们同时也看到在这个特殊时代,创业者变得越来越年轻化。我们举了一些比较典型的美国、中国、日本的上市公司CEO,他们创业IPO的时间在美国是29.6,在中国是34.6,而在日本是65,中国的创业市场跟美国是类似的。以我们初心来举例,我们目前投资了52家初创期的公司,我们CEO平均年龄为29.8,C端项目是28.6岁,B端项目是33.4岁。在初心我们看到85后是主力创业军,90后也开始展露锋芒。在初心的投资组合中,85%的创业者都是85后和90后。

在我们这个时代,发现创业者容易,但是甄别好的创业者非常难。一个小段子说现在在国贸砸一个杯子下去,砸到三个人可能都是创业人,一个是正在创业的,一个是准备转型的,还有一个是拿着BP去融资的,我们回顾一下自己身边,也有很多创业者,可见创业者并不少。在初心我们把创业者分为两类,一类是自带光环的创业者,比如说乐言科技CEO沈李斌教授是宾大博士、自然语言处理和机器学习领域的顶级专家、出门问问首席技术专家;滴普科技CEO赵杰辉是阿里P10级别的高管,阿里云副总裁和企业业务部部长。这部分人就是自带光环的创业者,而我们作为创业型基金要表现我们的真诚,表现我们可以提供的附加值,使得他们愿意选择我们。另一方面,我们更希望发现那些少有人看到其价值的创业者,为他提供第一笔启动资金。

这里我要讲一个自己的小发现,创业并非一蹴而就。创业存在一个酝酿期,或者我们称为萌芽期。回顾初心投资组合里的CEO,我发现很多人在大学期间就有创业的经历,很早就完成了一个商业的小循环。举两个例子,一位是海捷紫华的秦博,当时我们见面聊了一个半小时,他就用他大学创业的故事深深打动了我。他一开始做了一个聊天室——椰子聊天室,大家很多人知道,后来他发现大学的情侣喜欢一起听收音机,他便把一个插孔变成了两个插孔,方便情侣一起听歌。就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创新,他的产品在淘宝当月卖了100多万。还有一位是青团社的老邓,他是非常爱折腾的人,大学期间做了很多次创业,最后做了青团社,为大学生提供免费的兼职服务。青团社也并非一帆风顺,老邓的公司一度现金流濒临枯竭,而员工们毫不犹豫地把信用卡拿出来给他,帮助他度过难关。可见老邓的创业初心已经上升为这个企业的价值观。无论是秦博敏锐的商业嗅觉,还是老邓的个人魅力,我觉得都可以在他们创业的萌芽期寻找到他们的特质。

我很感谢我们初心资本取了这样一个名字,我们始终坚持选择那些有初心的创业者。我们Portfolio里也不乏典型,一位是名医主刀的苏舒,一位是水滴互助的沈鹏。名医主刀致力于让大批患者匹配到最好的医生,这源于苏舒医学世家的背景和亲人求医的切身经历。水滴互助的沈鹏出自保险世家,他看到对于普通大众,可能一次重大疾病就会拖垮整个家庭,所以他做了水滴,水滴互助目前已经服务了1.7亿用户。我们看到这些公司,当他们成长为一个独角兽体量的时候,他们的初心依旧没有发生变化。因此,我们的投资经理看项目的时候都会问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做这个项目。

早期投资,对于我来讲也已经做了4年多,初心投资了52家企业。我们经常听到行业大佬出来说没有合伙人的项目不投。这点我不同意,我们初心被投企业壹盒,后来也得到了红杉支持。CEO很坦诚地跟我们说,在融资的过程中觉得合伙人跟他们不太合适,就没有继续合作,也因此被很多VC拒绝。但我个人觉得没关系,创业类似于唐僧西天取经的过程,CEO就像唐僧,他需要勇敢地迈出自己的第一步,但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碰到那个最适合的孙悟空。我们给她了很多的支持,后来壹盒也找到了一位真正适合自己的合伙人。有人说,股权有问题的项目我们不投,而我们也曾因此错过了一家由趣店孵化,如今发展非常好的项目。有人说,女性创业者不投,花点时间的三位创始人都是女性,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了共享经济订阅制里的领头羊。我老公也是一位创业者,他曾说创业者如果节奏特别慢的就不要投了,我们也差点放弃了少儿编程公司西瓜创客,他们现在做的非常好。因此,我认为,我们不要被头脑中的条条框框和所谓的金科玉律所限制,早期投资一定是动态平衡的。我也建议投资人朋友,在我们支持身边的创业者时,关注创业者的初心,关注创业的萌芽期,关注创业者在萌芽期内,是否表现出成为企业家的特质。当然,早期投资需要开放的心态,不要让所谓的金科玉律和我们脑海中的条条框框,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

接下来我要讲讲我们这个时代。这确实是充满焦虑的时代,在2018年我们都经历了什么?首先大家感同身受的是“钱荒”,创业者融资难、基金募资难,上市的中概股70%出现破发。2018年,我们也经历了区块链割韭菜、P2P暴雷等各种黑天鹅事件。那我们身边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也是焦虑的。投资人在2018年经历了各种各样的转行:“古典”投资人纷纷转向区块链,最后又变成了古典投资人;文娱投资人开始跨界看人工智能;C端投资人也纷纷看好To B。创业者也很焦虑,借用一张各赛道头部公司的图。当我看到这张图的时候,已经有点崩溃了,创业的现状就是在各个细分赛道都有或多或少的头部玩家,很多创业者的生存环境就是在夹缝中生存,如何才能成为一家头部的企业。

我们国家也很焦虑。分享几组数据,针对B端的风险投资,美国大约占到50%,而在中国仅占到5%。在美国像红杉、KPCB等头部公司,他们大部分投的都是技术驱动的公司。在中国,让投资人取得丰厚回报的更多是模式类创新的公司。在投行工作期间,我很有幸做过一家国产柴油发动机公司的上市,在那个事件中我深深被触动,我们国家大量的发动机都依赖进口。但很多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需要我们慢慢攻克。

开个玩笑,我觉得地球现在也挺焦虑的。人工智能的下半场,如果神经网络能产生自主意识,人类的世界会是怎样;基因工程如果出现突破,人类的寿命比现在长得多,那么我们的社会形态、家庭伦理会发生什么变化,我们不得而知;硅谷投入大量资金在航空航天领域,无论是卫星还是火箭,甚至只要花20万的美金就可以去太空旅游,茫茫宇宙,地球也只是沧海一粟。

现在也是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2018年不得不提到拼多多。拼多多现在市值已经超过240亿美元,创始人黄峥在公司还有近50%的股份,90%的投票权。这说明他不是一个资本催生出来的项目。他做了什么?当大家觉得电商已经没有机会的时候,他通过整合低端的供应链,抓住会用微信但不会用淘宝的人,简化下单流程,基于微信裂变。他经过这样的创新,做成了一家240亿美金市值的公司,而且大家还在进一步期待它的未来。

2018年还有很多现象级项目,比如说瑞幸咖啡,通过优质的配送服务对星巴克发起了挑战;比如叮咚买菜,将新鲜的鱼虾配送上门;还有社交领域的Soul等等。初心投资的西瓜创客也是其中之一。这个项目在百度搜索的指数是700,而在2016年的搜索量不到50;潮流单品交易平台毒,现在是一家10亿美金估值的独角兽。

回顾我们自己的一个历程,我觉得在这个寒冬,王兴也说,今年可能是过去十年最差一年,也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我认为,在寒冬里我们更需要多一点点耐心,去聆听和守护他们的初心。讲一个反面的例子,我时常回顾2016年我和西瓜创客CEO肖总的对话,总感到后悔和遗憾。他当时从艺术教学转型,说接下来做一个月的实验,测试小孩子的编程和机器人教学,先拿欧哥儿子和他们同学做实验。我当时说这个方向太窄了,如果我们是做兴趣教育,我觉得还可以考虑,如果定位就是编程和机器人教学,我们会觉得方向太窄了。但项目现在发展非常好。这个方面我就是一个典型的反面例子。这也是我投资生涯特别大的遗憾,还好我们现在仍有一部分股份。

回顾了初心的投资,我们已经投资了52家公司,后续融资率在90%以上,二次融资率在50%以上,远高于行业的平均水平。初心已经有了3家估值超过5亿美金的公司,9家估值超过1亿美元的公司。请允许我在这里花一点时间念一念他们的成绩:美利金融是国内前三的二手车消费金融服务商;水滴互助是国内最大的互联网互助保险平台;PingCAP是世界顶级的开源分布式数据库;名医主刀是国内最大的移动医疗手术撮合平台;西瓜创客是国内领先的少儿编程学习平台;青团社是国内最大的大学生免费兼职平台;乐言是国内领先的智能客服提供商;极视角是算法规模最大的计算机视觉PaaS云平台;石墨文档是用户规模最大的协作云Office平台;壹盒是国内领先的女装订阅平台;翼菲自动化是国内出货量最大的并联机器人制造商等等,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念了。

2019年,我们会关注教育、科技升级、企业服务、消费升级、模式出海。在教育领域,我们看重新内容和新技术对教育的新变化。在科技方面,我们看好AI、大数据和高端制造;在企业服务领域,我们重点关注通用企业服务和垂直行业SaaS;消费领域,我们看好优质品牌,关注渠道升级和消费模式变化;模式出海赛道,我们关注人才、供应链、和商业模式,我们的商业模式和东南亚、非洲相比起来具备先进性,我们希望找到业务壁垒高,本地化能力强的团队。

2019年,我们也很忐忑,我们不知道下一个独角兽来自哪里。从初心的角度,我希望并相信着初心关注的领域会有独角兽的诞生。

再次感谢大家莅临初心2019年年会的现场。我们相信在这个时代的大背景下,技术的更迭、认知的升级、全球视野下新的商业机遇,都亟待我们这一代的创业者去把握。和平年代,商者才是国之重器。创业很难,表面光鲜背后的苦楚只有创业者自己才知道。初心资本作为一家创业型的早期投资机构,要做的更是在寒冬用真正的同理心,与他们在一起,守护他们的创业初心,陪伴他们从创业者成长为企业家。初心更是一副铠甲,能够带领基金和创业者们穿越经济的周期。我希望各位都能保持孩子般的初心,净化我们的时代,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投资界发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
live chat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