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富海肖群:应借科创板推出为契机,让创业基金流动起来
来源:投资家 作者:投资家网  -淙良 
2018-11-28 09:30:00

摘要 : “募资难”、“投资难”、“退出难”的症结就在最后一公里的退出障碍。有的制度设计,由于窗口的制造标准的模糊,导致预期的极大的不确定性。希望我们的门可以正常开,开得大一点。

人物简介:肖群,东方富海合伙人、总经理。具有中国证券行业协会经纪业务从业资格、发行与承销从业资格、投资咨询从业资格、基金及期货从业资格、中国证监会证券公司高管资格,创投行业资深人士。


投资案例:艾比森(300389.SZ)、超华科技(002288.SZ)、文科园林(002775.SZ)、胜宏科技(300476.SZ)、华锐风电(601558.SH)、达特照明(832709.OC)、安泰科技(831063.OC)、茂腾科技等。


在11月16日举办的第二十届中国(深圳)“高交会”系列活动之“变革中的中国创投业:机遇与挑战高峰论坛”上,东方富海合伙人、总经理肖群指出,“募资难”、“投资难”、“退出难”似猛兽一般袭来,原因有很多,但关键是因为制度设计存在缺陷、创投最后一公里没有打通的缘故。


image.png


以下内容为肖群的发言实录,经投资家网整理:


创业,已经成为了我们这一代年轻人的工作状态,和以往50后、60后分配工作,70后找工作,80后下海,是非常不同的概念。


我们每天接触很多企业,一年要看几百家创业公司,发现现在的创投人很多都是高富帅,他们的创业动机不是生存压力,而是爱好,经过自己一两年工作当中的评估,发掘自己的强项,并且希望可以有一个独立平台发挥自己的能力,为社会做贡献。


从现在到未来30年,无论是民企还是国企,这些具备良好教育背景和专业技能的年轻人,是我们未来的希望和主流。提升产业结构的升级,我们也是靠新模式、新经济和创业创新。


然而,与之矛盾的是,现在绝大多数创业投资的政策制定者都是60、70后,所以在思维上就要重新考量创业对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性,这是思维的转变。


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不完善导致IRR低


从我们创投行业来看,作为企业融资难,作为创投募资难,作为创投人投资难,难在什么地方?


我总结了一下,是盈利能力不够,是资金的流动性不够,导致了基金整体的资金收益率不够。我们自己在一线做管理和募资的时候,你和企业谈话,老板第一句话就是:“我什么时候可以赚多少钱?”。


接下来的问题我一般都会打断,我要打预防针,我会说我们创投的流动性比较差,不能投资两三年就要拿回钱。接下来,对方会问,“你们的年化收益率是多少”,我觉得这个问题大家都不太好回答,退出情况可以说我有一个项目赚了10倍20倍,但是IRR是基金的整体汇报。


IRR低有多种原因,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没能完全建立起来,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因素。中国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我们说了很久,资本市场的重要的理念和逻辑就是让每一个创新性的企业在不同的发展阶段,都有可以市场资本化的退出方式和平台。


我们的政策制定者也在这个过程做了很多的努力,七、八年前搞四板,三四年前新三板,还有创业板、中小板、主板,似乎这个结构是不错,各个层次都有自己的定位。


但是我们真正做的时候,四板如今已经没有人说了,最后已经成为股份公司的登记品牌了,没有融资功能和市场溢价功能;新三板,大多数上市的企业都是怨声载道,好处没拿到,束缚一大堆;创业板现在变成了一条独木舟。


我们从一个阳光大道走到了一个独木桥,就是创业板的IPO,而且这条路还不是平的,海拔还很高很陡。1万家企业可以走出几家都不知道,直接原因就是IPO的门槛高。


制度缺陷导致了创业投资最后一公里的障碍


首先是IPO程序长、退的慢。有一个2016年—2018年的数据,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累计投资2.81万亿元人民币,累计投资案例9564个。2017年的时候,国内的IPO企业中有317家的原始股东有PE/VC,从投资到IPO的平均周期为4.1年,加上解禁期按照一年来计算,从投资到退出平均周期至少为5.1年,据私募通统计,2016年国内PE/VC退出平均IRR约为12—13.4%。


其次是,相对人民币基金,美元基金退的多、退的快。2018年Q3共有97家VC/PE支持的中国企业IPO,VC/PE渗透率是56.4%,其中上市数量排名前10的VC/PE机构占据了其中66家,占比达68%,其中美元机构达8家,这66家上市企业中,海外上市52家,A股上市14家。


美元基金募资比较少,业绩比较好,原因就在于就有良好乐观的退出时间和退出预期,它的退出是基本确定的,不管赚多少钱,它的资金可以流动起来。


所以症结就在最后一公里的退出障碍。有的制度设计,由于窗口的制造标准的模糊,导致预期的极大的不确定性。我希望我们的门可以正常开,开得大一点,把窗口都关掉。


一个企业有高有低,特别是创业,窗口制造导致极大的预期,IPO的闸口忽开忽关,忽大忽小,1994年到现在,停了9次了,我们最长关闸是2年3个月,最短关闸是3个月。


关键是它停的时候不告诉你什么时候开,什么时候能退出,这个问题不知道问谁,也没有人可以答复你,这就是我们制度的缺点。但是,作为创投人我们去募资和投资,如果不对未来我们投资的个体有一个美好的预期我们怎么做投资,我们是创投人,我们要做得的是发现优点,鼓励做大做强,我们不是中介机构和银行控制风险,这个是我们创业投资人最应该具备的心理特制,如果你对未来预期不良好,不善于和别人沟通,要做好创投是很难的。


希望:借科创板推出为契机,让创业基金流动起来


我们欣喜地看到习近平总书记在首届中国进口博览会上的致辞说,要在上海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实施注册制,不断完善资本市场的制度,紧接着上交所提出要做三个平衡:第一,投融资平衡;第二,一二级市场平衡;第三,公司的新老股东利益平衡,就是要让大家对现有的市场有良好的预期。


我相信庙堂之上的都是中国的精英,我们想的问题他们都想到了,我觉得高层设立科创板,让相对市场化的交易所解决我们所有人担忧的问题,就是打通创业企业在各个阶段的退出渠道。


这里有一个四新强调,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新产业,强调成长性,作为一个创业投资者的参与人,我们热切期望和期盼科创板在上交所实施,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有一些思考和大家交流。


第一,应以科创板推出为契机,重新思考监管理念,实践制度创新,希望不要成为新的创业板,让大家有一个明确的预期。


第二,标准透明,我知道有消息是最近交易所就要向大家征求意见了,我们希望意见出来之后有标准有规矩,让大家明明白白的。


第三,真正落实注册制,标准清晰,流程透明,预期明确、长期稳定。这个我们说了很多年,有很多金融稳定的问题在阻碍注册制,我觉得中国已经到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要相信市场和投资者的智慧,也要相信投资者承担损失的能力。


第四,关于赋税的问题,我说要降低创始团队股份限售比例和时间,放宽创投机构减持限制,提升市场流动性。


第五,降低投资者门槛,提高参与者积极性,保障科创板融资功能。让更多的人参与,更多的人分享创投企业发展过程当中给大家的增值服务。


在这里作为一个创投行业的实际工作者,我真心希望让我们的创业群体尽快富起来,中国的未来就在他们的身上!真心呼吁让我们的创投基金流动起来!真心希望科创板的出台让我们的创业资本欢天喜地地加速进场,来共同促进发展,最后创造行业和创造市场!


【本文为投资家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投资家网,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
live chat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