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寻找AI
来源:虎嗅 作者:周超臣
2018-10-12 20:55:00

摘要 : “华为不是上市公司,华为没有做出来的事情是不能说的,不能往外吹泡泡。”

华为寻找AI

题图: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由虎嗅拍摄


1个达芬奇项目,2款AI芯片,5个AI战略,10个AI预测……


10月10日,华为在2018HC(华为全联接大会)上热情洋溢地向世界兜售——这也是华为首次系统性地对外宣传——它的AI战略。


“人工智能是一种新的通用目的技术。”华为副董事长、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10日上午的开场主旨演讲中说。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徐直军公布了华为做AI的五个发展战略:投资基础研究、打造全栈方案、投资开放生态和人才培养、增强解决方案、提升内部效率


华为的五大AI战略


华为对AI的十大预测


徐直军实力吹捧华为AI芯片


相比对AI愿景和AI战略的侃侃而谈,昨天最让人兴奋的是华为推出的两款AI芯片,尽管徐直军留给介绍这两款芯片的时间不足5分钟。


徐直军,这位以幽默风趣见长的华为高管让沉闷的行业大会多了一些欢乐:“外界一直有传言说华为在开发AI芯片,今天我要告诉大家,这是事实。”


随后他宣布华为正式发布两款AI芯片——晟腾910和晟腾310。


这场大会虽然处处AI飘香,但与我所渴望见到的华为对人工智能的描述不同,华为似乎更想让人感受到的是它的算力,“算力”也是徐直军在演讲和接受媒体采访时出现最频繁的名词之一。


华为HC大会吸引了全球不同肤色的人汇聚到上海,这可能也是中国企业举办的外国人密度最高(目测有三分之一参会人员是外国人)的一个会议。华为身上一直有一种令人困惑的矛盾气质:它是一家中国民营企业,却在行事风格上非常欧美,HC大会动用了7国语言的翻译;它是一家未上市企业,却每年都要搞分析师大会,所有规格都在对标国际上优秀企业的行事标准。



在徐直军提供的精美的PPT中,单就单芯片算力而言,晟腾910的性能远超谷歌和英伟达的竞品,达到256T,整体性能比NV最强的芯片强1倍。


华为AI芯片一经发布即引起行业震动,有赞美就有质疑,其中不乏“跟NV上一代芯片比这很华为”的质疑声,在随后接受虎嗅等十几家国内媒体的小范围采访时,虎嗅就这个问题问徐直军,他回应道:“不存在公不公平。”


他说:“你们媒体不是也经常拿我们跟高通比嘛,我们跟高通(在芯片推出时间上)正好错开半年,我们推出来的只能跟它现在存在的最新的比,就是这样彼此跳跃式的(比较),并没有说跟人家还在研发的比。”在他看来,NV的下一代产品的性能超过华为也说不定。


另外,华为晟腾芯片强调的是综合性能,而不是具体某一项性能——尽管这跟华为在PPT中突出“算力”自相矛盾,徐直军一直在强调华为AI芯片的核心能力是“全栈、全场景”。


与麒麟芯片一样,徐直军明确表示发布的两款AI芯片不单独对外销售,“而是以芯片为基础开发AI加速模组、AI加速卡、AI服务器、AI一体机以及面向自动驾驶的MDC(Mobile-DC)进行销售。”


因众所周知的原因,芯片从未像今年这般如此牵动国人的敏感神经,今年以来,很多企业——大如阿里巴巴,小如寒武纪、华米科技等初创企业——都锣鼓喧天地宣布要开发AI芯片,最新的努力是阿里巴巴在10月份的云栖大会上宣布成立芯片研发公司平头哥。“芯片热”一时间热得滚烫,大有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大跃进势头。


这一方面令人欣慰,中国科技公司终于开始重视核心技术的研发了;另一方面又让人警惕,已经有不少创业公司拿着“AI芯片”的噱头来吸引融资的情况。


“我们应该聚焦在人工智能能解决的问题、聚焦其创造价值的领域,而不是把精力花在人工智能不能解决的问题或不能创造价值的领域。因为选择正确的问题比寻找新奇的方案更重要。”徐直军的此番话对一些蹭AI芯片热度的企业是一种警示。


徐直军在否定中回答一切


在下午接受媒体采访时,徐直军几乎敞开了回答媒体关于华为AI战略、AI芯片的一切问题。他以坦率著称,是华为高管中个性异常鲜明的一位,一定程度上,比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更让人印象深刻。


尽管他不时地打断媒体的提问,并在一些问题上给出果断地否定甚至反击——这让我的脑海中不时浮现出特朗普不停打断记者提问甚至怼记者的镜头——但他的率真抵消了这种攻击性。


比如有记者说,华为在云计算和人工智能上处于后发的状态,徐直军反问:“你怎么证明我们是一个后发呢?你说在Mobile AI上全世界谁是先发?名字都是我们创造出来的。你这句话就是错的。没有后发先发,是合适发就发。”


问他战略层面的问题,他果断地否定:“没有战略,战略就是执行。华为这些年之所以做得还不错,不时战略有多好,是执行得还不错。说什么海外市场战略,那都是扯淡的事情。”


问他华为AI在国际上的推广,还没说完就被徐直军打断:“为什么一定要到国际上推广呢?”


继续问:“所以华为会专注中国市场?”徐直军:“那是一定的。这些假设都是你定的框框,‘华为公司应该怎么做,该做什么’,那我为什么要钻进你的框框里呢?”


为什么AI芯片的名字叫“晟腾”?徐直军解释:“这其实是我们之前一个手机品牌的名字,当时这个品牌没打出来,现在想想这个芯片出来了取一个什么名字?就决定用昇腾这个名字,而我们的芯片本身是不卖的,没有传播的需求。”


又有人问他“达芬奇项目”是如何拍板的?徐直军答道:“拍板很简单,在华为公司没那么复杂。”他说,这个项目大概是2年前定下了的,当时内部有团队说有能力做出这个人工智能芯片就做了。


被问到是不是海思的人做的时,徐直军第一次变得支支吾吾:“啊?做芯片的嘛,肯定是来自做芯片的地方。”颇有此地无银三百。


他还说华为对做晟腾芯片的团队没有KPI。


被问到华为AI五大战略的出台过程,徐直军说:“没有一个很伟大的过程,也没有一个论证的过程,就是慢慢就形成了。”


那为何此时才推出AI战略?徐直军回应道:“华为不是上市公司,华为没有做出来的事情是不能说的,不能往外吹泡泡。”


他又坦率地承认此时推出也显得有些早了,因为只有晟腾310已经做出来了,晟腾910还要等到明年第二季度(现在可以提供测试卡,明年二季度则是批量供货),但他也给出了合理的解释,就是如果等到明年的HC大会还要等一年,那时候推出又晚了。


“我们不像BAT那些上市公司,想做啥先说得很伟大,然后让股民买股票,然后做得出来做不出来无所谓。我们又不上市,又不需要让人掏钱买股票,我们就是该咋做咋做。”徐直军解释道。


这个战略内部是几时成型的,他拒绝回答:“我不知道。”他说他讲的那五个AI战略对内对外是同时的,他只比外界早一天知道,也就是10月9日他才明确知道这五大AI战略。


作为华为轮值董事长,这个解释让人生疑。


在采访最后,作为管理者,徐直军也给出了他的职场建议,他说:“我最喜欢的就是,做一个产品或者一个项目,有人主动跳出来自己想做。最讨厌就是,他把这个事情定位为是领导安排的,我本来就不想做,为什么安排这个事情给我做。从管理角度来看,最理想情况是自己跳出来想做,而且我还可以做成,‘给我这个机会做吧’,这是最好的。达芬奇这个项目恰好是这样,有人自发跳出来想做。而且他承诺自己‘我要做出来’。我们就是盖了个印,说,去做吧。”


华为一位员工对虎嗅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华为能到今天,事情都是做出来的,真不是靠说。”


另一边厢,华为对人才对培养恨不得从娃娃抓起——至少从大学生抓起,我参加的诸多企业的峰会中,鲜少看到有售卖“学生票”的,而HC大会有专门的学生票提供,这为华为提供了向在校生展示技术肌肉的绝佳机会,亦与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每年开学季跑到各大高校替华为笼络人才的行径一脉相承。


当然,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
live chat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