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桑伯格投资总裁布雷迪:中国的终极目标是融入全球市场
来源:投资家 作者:第一财经   
2018-08-09 21:06:00

摘要 : 中国则不断重申改革开放的坚定决心,表示将尽快落实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主动扩大进口。

2017年全球经济增速达到3.8%,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也维持了对2018年和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的预测。但眼下,美联储引领全球货币政策收紧,全球经济复苏势头有所放缓;国际金融市场持续震荡;短期美元维持强周期,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因此承压。


中国则不断重申改革开放的坚定决心,表示将尽快落实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主动扩大进口。


在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增加,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的背景下,各类资产走势如何?全球投资者将面临何种机遇及挑战?记者就此采访了美国桑伯格投资管理公司总裁及首席执行官詹森?布雷迪(Jason Brady),他表示:“中国的终极目标是融入全球市场,我们需要提前布局。”


全球波动性加剧,新兴市场面临“逆风”


成立于1982年的桑伯格是一家独立的全球投资管理公司,目前管理规模500亿美元,历史上曾为美国资管行业做出众多创新。


“全球经济增长正在放缓,过去十年全球缓慢稳定的复苏主要得益于全球央行的量化宽松(QE)政策,但其效应在达到极限后已开始边际递减,全球央行纷纷开启加息进程。收益率曲线也暗示我们已处在这轮周期的尾声。”布雷迪称,“如今,市场波动率更高,潜在收益下降,各类资产估值也已偏高。”


他预计,美联储在2018年还将加息1~2次,并对全球经济和市场造成一定影响。“如果将此加息幅度和美联储缩表效应相叠加,实际上相当于实行货币紧缩(QT),预计这将在明年夏天反映到全球经济上。”


对于加息对市场的影响,布雷迪表示,投资者在短期内可能会蒙受损失,但长期来看,高利率对于投资是有益的。“例如美国的现金回报率在过去十年中首次从负值升至2%。”


此外,眼下,美元走势及其对投资的意义也颇为微妙。今年4月中旬以来,美元扭转了始于2017年的贬值趋势。


布雷迪指出,从基本面来评估美元走势,会发现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驱动力是利差。目前,美国和其他国家,尤其是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利差较大,使得美国市场颇具吸引力。美联储料将在短期和中期持续加息,也会支撑美元。


“这对于非美市场是一股潜在的逆风。过去几十年的情况呈现出某些共性,即美元升值,新兴市场变得更加颠簸,某些新兴市场陷入困境。”他称,“但新兴经济体的情况也千差百异。例如,巴西、土耳其、阿根廷等,目前确实面临本币贬值、资本外流等困难,但大部分亚洲国家的情况均较为良好。”布雷迪认为,投资者还需区别评估单个市场。


此外,他称,不仅仅是新兴市场,利率上升以及美元升值也会给全球各市场带来一定的脆弱性,企业的高杠杆是背后一个重要因素。


传统60-40投资策略难以奏效


布雷迪分享了桑伯格在利率上升、市场波动增加背景下的投资策略,以及对部分资产走势的判断。他称,桑伯格会在全球范围内各资产间进行分散投资,寻找有价值的投资标的,并且不会跟随基准投资模式。


就美股而言,市场普遍认为,美股如今是有史以来最被高估的,甚至高于1929年和2007年,也因此即将面临重大修正。


对此,他表示,从市盈率(P/E)来评估,美股估值很高,但还未达到疯狂的程度;从市净率(P/B)来评估,估值已经高到疯狂;从市值占GDP比例(Market Cap to GDP Ratio)评估,估值也已高得离谱。


“我们的投资是在大环境下,探寻个股投资机会。伴随美股估值整体走高,寻找有投资价值的个股的确比过去困难。”


但他也称,根据长期投资经验,高估值并不必然导致价格修正。“当估值偏高时,股票不一定会下跌,当估值偏低时,也不一定上涨。高估值只说明市场对股票的增长预期较高,当不及预期时,股价就会下跌,而低估值则是对股票的增长预期较低。我宁愿投资后者。”


在具体的板块偏好上,布雷迪总体看好金融板块中的银行股。“金融危机后,全球范围内,尤其是美国的银行被迫清理资产,银行如今的资产负债表风险比金融危机时大大削减。”他称。


美股中另一个热门板块——科技股,十年前占标普500指数的比例为17%左右,如今已上升至26%,其在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新兴市场指数中更从十年前的10%骤升至现在的27%以上。


但布雷迪称,很多所谓的科技股并不一定仅限于科技股的范畴,例如亚马逊虽然从云服务中获取了巨额利润,但它也是一家零售商店,对科技板块进行标准化定义是很危险的。他并表示,每当一家公司的市值接近10亿美元时,都会面临挑战。


在全球股票市场中,桑伯格较看好欧股和中国的消费增长主题股票。


布雷迪称,欧洲股市目前的估值在全球属于偏低。“首先,欧洲目前面临结构性较低利率和低增长;其次,欧洲还有人口结构困难和强监管。”因此,他认为,欧洲有些有价值的个股,能够为投资者带来一定现金流回报和收益。


同时,伴随中国消费能力的增长,他还看好中国的消费主题板块。“既要寻找长期投资主题,也要找寻短期周期性的主题。”他称。


总体而言,布雷迪向记者表示,传统的60-40投资策略,即60%投资于股票,40%投资于债券的资产配置策略,会越来越难以奏效,这也是全球投资者面临的最大挑战。


“过去,通常的情况是风险资产(股票、利差、债券)和避险资产(政府债、国债)之间呈反向关联性,即当市场出现恐慌时,风险资产走弱,避险资产走强,采用传统的60-40的资产配置模式,两者相抵,投资者还是能够获得不错的收益,”他称,“但过去数年,伴随利率上升,市场波动率增强,风险资产和避险资产走势的关联性生变,这使得投资者在面临脆弱的投资环境时,获得的保护式微。”


归根结底,他认为,投资者不能将现在和未来的投资决策及对资产走势的判断建立在对过去积累时间较短、无用的数据库的分析上,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


提前布局,把握中国再开放机遇


去年以来,中国进一步开放的步子越迈越大。对此,布雷迪认为,中国的一系列再开放措施很鼓舞人心。


“桑伯格拥有全球投资的人才和经验,已经在中国参与了近20年投资,中国市场是我们全球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我们客户的角度,很显然,因为现存资本管理制度,中国资金进行全球投资还面临一些阻碍。但这一情况可能在未来数年显著改善。不论如何,我们需要提前布局。” 布雷迪透露,此次来中国,正是为了发掘如何最好的与中国客户互动,了解中国市场和投资者习惯,为未来服务于中国客户全球投资的需求做好准备。


“当我评估中国市场时,我看到的是一个蓬勃发展、增长迅速的市场。”他坚信,中国的终极目标是融入全球市场。


今年6月,A股的222支大盘股被正式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基于5%的纳入因子,约占MSCI新兴市场指数0.73%的权重。


对此,布雷迪表示,很多全球投资者都会遵循基准投资法,但桑伯格并非如此。“MSCI的判断并不会过多影响我们的投资决策。被纳入MSCI指数的确是中国向全球投资市场迈出的一步,但中国资本市场的市值与其GDP相比依旧很低,银行依旧攫取了大部分资源,监管基础设施还在建设中,政策影响相对较高,上市公司信披还需要改善。”他称,A股入MSCI能够促进中国市场进一步开放,继续改善信息披露,降低投资摩擦,逐渐放宽资本管理,改善投资环境。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
live chat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