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篮基金集团CEO:马来西亚电商独具优势,独角兽可遇不可求
来源:猎云网 作者: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2018-05-11 11:18:00

摘要 : 政府部门应该在企业行动之前,主动为他们打开市场。

在此次访谈系列的第一部分,摇篮基金集团(Cradle Fund Group)CEO Nazrin Hassan谈到在基金存在14年后,马来西亚的创业生态系统如何演变及企业家所面临的挑战。在这一部分,Hassan对政府一直致力于将创业生态系统提升到一个新水平的不同举措进行了阐述。以下为内容摘录,加粗部分为记者提问。

马来西亚政府正在开展哪些不同举措,以将创业生态系统推向更高水平?

政府已经采取了不少举措。 你知道吗,我国60%以上的风险投资仍然得到政府的支持。 因此,问题不在于政府是否在为生态系统的发展做出贡献,而在于私营企业的参与。

在过去的一两年里,私营企业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创业生态系统中来,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意识到,如果没有启动创业生态系统,传统业务就会受到多方面的干扰 ——无论是服务,物流,餐饮或零售。如果你看到已经关闭的零售店,那只是简单地因为顾客的购买行为已经转移到在线购买。

这里正在发生一场安静的革命,特别是对于新一代年轻人。企业,特别是大企业,意识到他们能够适应变化的环境,融入财务或其他领域。有了这个,我们希望更多的公司能够加入进来并开始资助创业公司,或者至少让他们像当地银行那样获得市场准入和风险敞口。

私营企业的参与将有助于我们的本地创业公司进行更快速的规模化,而且成熟得更快。你看看硅谷的生态系统,它更好的原因不是因为创业公司更好,而是因为它的支持环境更好,这意味着它们与传统经济体有着紧密的联系。 我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加入并更好地消化、分裂,他们应该帮助创业公司生态系统实现下一个增长水平。

政府是否为企业风险投资提供任何激励措施?

去年,在《2018财年预算案》中,有一些鼓励企业直接投资或通过为风险基金捐款的方式投资创业公司的激励措施。安全委员会目前正在制定这项激励措施,希望在今年下半年听到这方面的消息,我认为这已经吸引了很多人的兴趣,企业也很感兴趣,不过最终激励机制的结构将会是重中之重的。

您的摇篮基金与摇篮种子企业有何不同, 这两个基金的目标是否相同?

基本上,我们有由我负责的摇篮基金的发展部门。在这方面,我们提供助力资金和发展股票。

助力资金足够简单明了,不言而喻,这就是资助原型阶段的企业。这一阶段的大多数仍在早期,面临的市场威胁比较多。没有人愿意资助过于早期的企业,所以总会有需要到助力资金,至少对于进入下一个阶段是需要的。

其次,我们拥有发展股权,我们在公司获得股权,并以100,000马币(25,000美元)为他们提供资金。我们称之为发展股权,部分原因是因为与有限数量交易的封闭式风险基金不同,我们为此投入了大量资金。  让我们打个比方,如果它是5000万,那么我们可能在基金的整个生命周期内为12到14笔交易提供资金。 在发展权益方面,我们每年进行13至15宗交易。 所以我们更像500 Startups,而不是典型的风险基金。

当然,摇篮种子企业是纯粹的商业机构,是摇篮基金的子公司。它由一位独立的首席运营官领导,但她的任务纯属商业领导。这是一个封闭式基金,其第一笔基金的资料为4000万印尼盾(约合1000万美元)。 所以授权是不同的,金额是不同的,它是一个封闭式基金,如果它要继续运行,它就不得不从市场筹集第二轮资金。

你有计划建立另一个基金吗?

摇篮种子企业目前正处于筹资模式。它期待着拥有它的第二轮基金,这可能会发生在本季度的后半部分,即明年的第一季度。该基金将覆盖2.5万美元至7.5万美元的细分市场,这是我们的本地A轮融资。它主要针对正在寻找A轮融资的参与者,并填补了这一空白。

在这里拥有更多本地参与者的好处是,即使我们看到那些想投资马来西亚初创公司的地区性参与者,他们也会选择本地参与者与他们共同投资。当下,地区性参与者通常不喜欢进入并在另一个国家的交易中投资贷款,除非他们将交易转移到他们通常以新加坡为基地的交易。所以,当他们在这个特定的国家投资时,他们通常喜欢当地的投资者共同投资。

马来西亚的初创生态系统在哪里?什么样的技术垂直市场有可能变得更大,并改变创业环境?

从我们目前看到的情况来看,无论是来自申请公司还是我们资助的公司,他们通常都是电子商务,软件或移动应用程序领域 ,其中许多是平台游戏。因此,我认为这些是马来西亚初创公司将会做得很好的领域。

同时,无论是政府还是私营企业方面,马来西亚都在服务提供方面存在很多差距。创业公司要么在该特定行业中做得更好,要么被腐蚀,因为在所有这些垂直行业中仍然存在大量的低效率问题。

我认为马来西亚不会产生很多独角兽,即使我们这里每五到十年产生一只独角兽,那是走了大运了。如果你看看能够达到1亿令吉(2500万美元)估值的公司数量,他们最终可能会被更大的企业买走。

我认为,当企业发展到一定水平,然后以一个很好的价值退出时,风险资本家回报率能达到2~7倍,也还是有可能的。

与其他亚洲市场的同行相比,如印度或新加坡,马来西亚企业家才能缺乏。对失败的恐惧是否会困扰他们?

我认为亚洲各地都有害怕失败的人。

根据我们的观察,当我们这一代从海外留学回来的人回到自己国家时,我们极大可能是加入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或者是最大的投资银行之一,或者顶尖的咨询公司,那是当时所盛行的。那可能是在90年代后期我刚刚毕业的时候,但现在我要说,对于大多数毕业生来说,在大公司工作并不是第一选择。他们希望对自己的工作感到激情。他们想拥有他们正在努力的想法。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有如此多的创业公司或者自由职业者,因为这些人宁愿自己工作在那些他们热衷的东西上。我们发现,仍有相当多的年轻人有兴趣为初创公司工作。他们宁愿为iMoney这样的创企工作,也不愿意去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这种趋势也正愈演愈烈。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风险承担的恐惧正在被新一代慢慢淡化。所以说,我们正在看到时代交替的发生。

移动应用程序,电子商务,软件和平台上的公司会成功的原因之一,是因为马来西亚擅长提供基于服务的创业公司。另一个原因就在于,新一代企业家理解运作服务型创业公司需要什么,他们了解市场差距,他们知道如何改善服务水平。这就是为什么分裂主要发生在这些垂直行业的主要原因。

马来西亚企业家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学校和大学是否鼓励学生在接受教育后接受创业?这种变化是如何发生的?

无论是私人还是公立大学,他们开始意识到,创业是一个真正的、学生需要的选择。每个人都试图给他们的学生一些创业环境的渲染,即便他们仍然再读。就算他们以后不会成为企业家,但是具备风险意识、反应更为灵敏、以及执行力更强等因素也能帮助他们成为更为优秀的企业员工。

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大学更倾向于创业教育。对于公立大学而言,关键在于他们是否足够开放,以及有没有建立与私人企业的联系。我担心的是,他们试图教授的许多东西仍然非常理论化。

在我看来,我们必须发展到一定水平,成为像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或帝国理工学院这样的更先进的大学,你无法区分谁是大学教授,谁是企业家。你要知道,这个组合非常无缝。我认为我们需要达到这个水平,这样我们的大学生才能更早地接触到这种风险环境,并做得更好。

现在,回答第一个问题。这是来自我们的地区合作投资者的反馈,他们发现马来西亚企业家都是“工作狂”。这意味着他们非常专注,非常勤奋,并且愿意投入工作。从估值的角度来看,除非受到新加坡估值理念的影响。否则,按马来西亚为中心的方式来计算的话,估值一般都会比较合理。从许多地区的投资者反馈来看,企业家们一般都能给投资人一个理想的长期估值。

另外,鉴于本土化概念如今一直在被人们关注,我认为马来西亚市场准备得颇为充分。相比之下,泰国初创公司很难超越自己的边界。在印度尼西亚,创业公司实际上并不认为有必要超越自己的边界,因为这里有巨大的内部市场。如果您将其与我们的创业公司进行比较,马来西亚的本土创投人口要多于外来的国际人口。相比之下,我们的本土化进程准备得更为充分。

既然你们是一个非常小的市场,你是否会向本地创业公司提供税收优惠或激励措施以扩展海外?

我想你应该也能理解,税收政策不是关键所在。不过,我们确实鼓励马来西亚的企业从第一天开始,就开始考虑区域化的因素。因为,这是企业成长的唯一途径,无论结果是被收购还是上市,都是一样的。

正如我刚才所说,问题是我们如何让他们更好地进入区域市场。因为每个市场在各个方面都有所不同。我们越快建立起符合每个市场特性的垂直切入点,我们的企业就会发展得越好。因此,在这些国家里,MaGIC,麻省理工等机构可以帮助这些初创公司推进和投资伙伴,或者是加速器合作伙伴之间的合作。

这是一件正在进行的事情。很多人都在谈论东盟,但说实话,没有一个地区报纸或电视频道可以覆盖或专门研究东盟新闻。当然,我讨论是不是让东盟变得国际化。我只是在强调我们需要一个合适的东盟频道,让它来帮助我们实现本土化、区域化,让地区内的用户能够阅读与之密切相关的信息。

所以,这其中最起手的问题就是,谁能构建起作为领头羊的经济社群。当然,这和欧盟当时在欧洲兴起的方式不一样。我认为,当地政府应该打头阵。政府部门应该在商业企业行动之前,主动为他们打开市场。以东盟为例,如果政府不作为,那么企业家主导的本土化进程肯定困难重重。

在马来西亚有不少外国公民在创业。那么,外国人在这里开办企业难吗?

说实话,我对马来西亚提供给外国人的创业激励政策了解不深。但据我所知,政府确实提供了相对便捷的途径。对于外国的风投公司而言,不管它来自哪里,只要他们把资金投在了马来西亚,那就是实锤了,没有什么问题。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是区域教育枢纽之一。我们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国际学生。我们或许能更好地留住一些人才,尤其是来自其他国家的顶尖人才。我们可以充分地利用这些人才资源构建马来西亚的创投生态圈,但是我认为还没有真正地做到这一点。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 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或扫码下载私募通APP

微信公众号 私募通APP
live chat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