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从3亿到50亿的开心麻花,将喜剧拍成好电影的秘诀是什么?

2017-10-13 12:18:00 来源:亿欧
摘要好作品历久弥新

【编者按】《羞羞的铁拳》票房超了15亿,已经再创《夏洛特烦恼》的辉煌,这篇文章发布于电影上映的第二天,当时谁都没办法保证电影的成功。

刘洪涛一直强调作品质量,不管是选用导演,演员,还是决定用哪一部话剧IP,严谨地遵循创作规律和市场规律。他说这话说起来太空,但实际上能做到的人寥寥无几。或许,能从这篇文章中给内容行业的从业者们一点收获。

本文首发于艾问人物,作者高贵萍;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开心麻花如何驶入电影行业的快车道?

时间回溯到五年前,开心麻花是另一番景象。

2012年,开心麻花全公司话剧演出场次超过400场,刘洪涛出任总经理已两年。

2012年底,在上年利润并不是很多的情况下,他和董事长张晨咬了咬牙,将办公场所从原先局促潮湿的平房搬进了1949创意园区内。

为了将从福建运来的榕树放入办公前厅处,他们不惜将大门装了拆,拆了装。当阳光透过屋顶新开放的天窗照到榕树上时,开心麻花焕然一新。

的确,从某种意义上,这是一个崭新的开心麻花。换新宅,换心境,增加新业务。

之前,开心麻花只做话剧,搬家后,他们决定做电影,喜剧电影。

搬家后,开心麻花全体观影《泰囧》后进行讨论。大家情绪比较兴奋,振奋于喜剧电影得到了市场验证,抱憾于开心麻花做了这么多年的喜剧却没做出喜剧电影。于是,公司核心层决定:把电影作为公司正儿八经的业务来推动,将喜剧拍成电影成了他们立足于话剧外的另一目标。

第一部电影,他们决定拍《夏洛特烦恼》。

《夏洛特烦恼》历经数百次演出,剧本反复打磨,导演和演员早已对细节熟稔于心。甚至观众对每一环节的反应,他们都能一清二楚。

中间是漫长的修改剧本、拍摄、补拍过程。

2015年9月30日,《夏洛特烦恼》上映,票房接近15亿,为开心麻花带来1.9亿元收入,成为2015年度最大的票房黑马。

对于刘洪涛来说,这在预想之中,但又在意料之外。原本一心扑在专注做好内容上,却没想到一不小心打造出一个“爆品”。

2016年,开心麻花上映了小众化的“黑色幽默”电影《驴得水》。在制作加宣发成本只有3000万元的情况下,票房1.73亿元,成为当年豆瓣评分最高的华语电影。

1.7亿的票房对于小众电影来说,已实属难得。在刘洪涛看来,最重要的是它扩展了开心麻花的粉丝群,代表了开心麻花在喜剧领域具备优秀的创作能力。

开心麻花仿佛驶入了电影行业的快车道。

将喜剧拍成好电影的秘诀?

刘洪涛告诉艾问人物,“开心麻花”来自于“想吃麻花现给你拧”这句店小二招呼客人的话。他们的初心蕴含其中:观众需要什么,就提供什么,做观众喜欢的喜剧。

从2015年登陆新三板,到今年计划转板创业板,开心麻花最近四年的估值从3亿飙到了50多亿。它似乎找到了将喜剧拍成好电影的路径:

在类型选择上,开心麻花只做喜剧,目前只改编合适的话剧IP。

开心麻花是个喜剧公司,在喜剧形式上可能会有变化,比如爆笑喜剧、黑色喜剧等,但是不变的永远是喜剧。在对改编电影话剧IP的选择上,刘洪涛坚持,有些话剧IP只适合演话剧,不能改编成电影。

在内容上,开心麻花“残酷”创作,活在“地气”中。

由于话剧都是经过上百场的剧场演出,经过了和观众的多次交流,开心麻花对观众的需求了如指掌。每一个“包袱”都是经过团队近乎“残酷”的打磨,加入实时元素,能够引发观众共鸣。这就相当于剧本在搬上银幕前,历经多次试错迭代,确定内容能够引起观众的互动和喜欢。

在合作方式上,给予艺术创作者充分发挥的空间,电影拍摄不限格式。

拿《驴得水》举例,由于《驴得水》中密闭空间比较多,场景比较局限。有人提议拍电影时,将原本故事的发生地点和场景转变的大一些,也就是把格局做大些。但导演在尝试后认为原来的结构更有戏剧表现力,刘洪涛尊重了导演的选择。在《驴得水》的导演周申看来,“开心麻花充分尊重创造者,这点在行业里难能可贵。”

开心麻花目前是两只脚走路,话剧、电影一起抓。如果说开心麻花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一直走在喜剧之路上。

对于好喜剧的标准,刘洪涛认为“好作品都是在事后大家总结的,比如说《战狼2》是8亿保底,《夏洛特烦恼》刚出来时,很多人预测几千万票房。事后复盘会发现,这点做的对,那点做的对,其实在我们看来还是要严谨地遵循创作规律和市场规律,这句话说出来特空,但其实真正做到了,就是好作品。”

创作规律,就是出发点、创作方式外加一些创作路数。比如说学习古今中外优秀的喜剧,创作心态一定要在地气里面,跟大众的喜怒哀乐感同身受,替他们说话,表达他们共同的心愿。

遵循市场规律就是做大多数观众喜欢的作品。开心麻花长时间的演出,慢慢形成一种能力,观众的兴趣点在哪里,抛出什么包袱,会喜欢到什么程度,他们了如指掌,如果反应达不到预期,团队第二天就会调整方案。

关于人才、泡沫及资本

沈腾、马丽是人们熟知的开心麻花代表人物。

艾问人物到访开心麻花的当天,马丽去了漠河,沈腾在青岛宁浩的剧组。刘洪涛看起来颇具担心,“今天漠河下大雪说飞机都不能下降,不知道怎么办?他们两个工作都很辛苦。”

开心麻花一向对员工走温情路线。然而,不同于某些电影公司依赖某一大咖、艺人,或押宝在某名导身上,开心麻花几乎是每推一部剧就推出一组新导演和几个新演员。比如开心麻花的前三部电影,导演都是处女作,主演都是第一次做主演。

“不是故意推新,是赶巧了,角色只用最适合的人。比如第三部作品《羞羞的铁拳》,主演是艾伦,沈腾当配角。正在筹备的新电影,又是一个新导演。”刘洪涛强调新作品中,一贯遵循谁最合适就用谁的原则。

他认为,电影消费已经进入到真正的民主消费时代,一部电影想票房好,口碑好,那就只有靠品质。明星也好,大IP也好,大资金也好,能够吸引创作和营销阶段的关注,但口碑传出来,基本上它的命运就定了。

如此下来,第二个沈腾,第二个马丽,也许会层出不穷。对于新人来说,极具吸引力,但是对于“沈腾”、“马丽”们来说,一旦形成个人IP,是否还会和公司共进退呢?

有人曾问沈腾,会在开心麻花呆多久,他回答“我们是一个无期的合同。”同样的问题,刘洪涛称“沈腾离开开心麻花是一个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开心麻花留住人才的方式就是以彼此配合的默契度加上将演员的事业愿景和公司前途进行深层绑定,比如给沈腾充分的创作空间,并且鼓励其做导演、开发项目。多年的合作,使双方无论是在创作还是运营上都很有默契。

当某一行业过于被追捧和关注,泡沫便随之而来。刘洪涛不止一次在公众场合提醒警惕泡沫,他认为不光是喜剧,整个文化行业都是有泡沫的。受关注是因为它天然带有聚集目光的效应,由于没有经过真正产业化的发展,基础薄弱,产生一些泡沫正常,挤压泡沫也正常。

“上半年大家都说电影市场不景气,我觉得正常。因为市场太浮躁,市场要把泡沫挤压出去。人员,商品,服务这些价格偏高,这是特别大的泡沫。”

《夏洛特烦恼》的制作成本仅为2300万,而沈腾和马丽的“身价”也水涨船高。利用沈腾、马丽组合再次打造一部低成本“黑马”喜剧,似乎已不可能。这是否也是泡沫,又是否是麻花上市的目的呢?

对此,刘洪涛给予了否定,“上市不是为了解决成本。我们做一个事会首先考虑它未来的空间有多大,然后在成本投入上有一个考虑。对于明星演员来说,我们是按照市场价格支付的,大家在一起有这种化学反应,能创作出很棒的作品,这种合作就相对比较稳定。而不是说仅仅靠一纸协议来束缚的。”

开心麻花去年的税后利润,比前年下跌了近40%,甚至出来一篇文章《利润暴跌,开心麻花资本快道受到质疑》,对此,刘洪涛坦诚没有压力,更不会在意。

“作品行不行?观众能不能喜欢?我们团队能不能创作出更好的东西?这是我们最在乎的。电影对于开心麻花来说,早期是被当做一个增量,最主要的业务还是舞台演出。现在演出依然在布局,在各地有11个分公司,实行区域化管理,演出场次从2012年的三四百场,增长到去年的1600多场,利润也在增长,这对于公司的价值就在于,不管做电影也好,做综艺也好,公司都会稳定运转,都有利润。”

他如何走上开心麻花之路?

刘洪涛在微博里的简介:朋友眼中的好人,但过于严肃。

1966年出生在承德的他,北京大学毕业后便进入中新社。从记者做起,到2000年成为社里最年轻的处级干部。

期间,他也曾想过离开体制,但考虑到不能辜负一众领导的信任,便留了下来,这一留便是22年。

2003年,刘洪涛预感到传统媒体将陷入困境,积极呼吁创立视频新闻。六年后,刘洪涛率领团队创立的“中新视频”已形成规模,并具备一定的市场影响。他问心无愧地离开了中新社。

离职后的刘洪涛,本想创业做一个面向互联网的视频内容公司。结果在一次和学弟遇凯及张晨(两人皆为开心麻花创始人)聊天时,受到两人邀请加入开心麻花。刘洪涛认为,自己的能力可以与开心麻花组合出更大的能量。

于是,刘洪涛加入到开心麻花中来,并于2010年9月,出任开心麻花总经理,和董事长张晨一起,拓展开心麻花的演出市场,并在全国进行了广泛布局。目前,在全国共有11个分公司,实行区域化管理。现在,两人分工管理,刘洪涛主抓影视,张晨主抓话剧。

沉稳、不急功近利,是刘洪涛的个性。这点在推动开心麻花上市方面,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开心麻花被誉为是中国话剧第一股,对于上市的动机,他说,“我们希望通过上市能够走得更稳健更安全。投资人投资是因为对我们的经营理念,品牌或者团队比较信任。我们希望按照自己的节奏走,不冒进,稳一点。”

经过多年的沉淀,开心麻花的获奖证书和奖杯日益增多。刘洪涛给艾问人物一一介绍,“这是‘首都文化企业三十佳’、‘北京文化企业三十强’、华表奖还给了我们提名奖。”

“迄今为止开心麻花获得的最大的奖是什么奖?”艾诚望向他。

“观众的厚爱。”刘洪涛毫不犹豫地回答。

艾问·快问快答

艾诚:您来了开心麻花七年,在过去的三年间,开心麻花估值从3亿飙到了50多亿?

刘洪涛:当时说3亿,我们没太在乎,现在说50亿我们也没太在乎,我们在乎作品出来后,观众会不会喜欢。

艾诚:开心麻花艺术委员会有一个非常残酷的标准是一部作品的诞生一定要超越上一部?

刘洪涛:大家不愿意重复过去,不愿意重复别人,要做出一个全新的东西。艺术创作有起伏,不能保证永远比以前好,但实际上从心态,从努力上做到了就是一部好作品。我们这些人最大的梦想就是,当观众走出剧场、走出电影院,会由衷地说,开心麻花不错,又有进步,我下次还来。

艾诚:作为总裁,您要致力于赚取更多的票房?还是要引起更多的口碑?

刘洪涛:其实我们每天最在乎的是能不能做出好作品,未来五年十年是否依然有在喜剧领域立足的创作能力。

艾诚:前年1.3亿的利润,去年是7000多万的利润,出现了下滑,利润从哪里来?那亏的利润又从哪里失去的?

刘洪涛:电影在早期我们给它当做一个增量,最主要的业务还是舞台演出,舞台演出从几年前的三四百场到去年的1600多场,差不多有四倍的增长,利润也有一些增长。现在我们依然在布局,在全国各地有一些子公司,实行区域化管理。演出一直是我们一个最基本的东西,它特别有价值在于,不管我去做电影也好,做综艺也好,心里会非常的踏实。

艾诚:上市公司的总裁要为营收对股东有交代的?

刘洪涛:他们能够投资这家公司,就是因为对我们的经营理念,品牌或者团队比较信任。我们希望按照自己的节奏走,不冒进,稳一点。

艾诚:开心麻花上市的动机是什么?是要让创始团队很快地套现,财富自由吗?

刘洪涛:希望这家公司能够走得更稳健更安全。

艾诚:电影用全新的团队,编剧导演主演。这是你定下的规矩吗?

刘洪涛:不是,赶巧了。我们强调的是推好的作品,谁最合适就用谁,不是说你有名我就用你。

艾诚:张晨曾说开心麻花没有天花板,怎么理解?

刘洪涛比如说我们今天做舞台剧、电影,那未来可能我们还会有别的艺术形式,但万变不离其宗,我们做的是大家喜欢的喜剧内容。

艾诚:如何突破瓶颈?

刘洪涛:不断吸收新生力量进来。我们可能会有各种喜剧风格,会允许各种喜剧风格的人才在这里头创作,不会局限一个风格。不同风格存在,能给我们一个安全的保障,当市场忽然变向了,我有准备。

艾诚:为笑而奋斗的这些人,他们是为何而来?

刘洪涛:最早期可能是为了生存,为了个人的发展,但做着做着发现有更多的意义,更多的价值。

艾诚:什么叫好的喜剧演员。

刘洪涛:不光有喜剧的表演能力,还有对人性的理解。

艾诚:开心麻花到底是干嘛的?

刘洪涛:我们定位就是喜剧公司,有两个业务,一个是推优秀的喜剧作品,一个是推优秀喜剧人才,归根到底还是做喜剧。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
私募通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清科研究
热门报告
    免费报告

      私募通PC客户端

      live chat
      分享
      返回顶部
      立即注册

      已有帐号,立即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