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CEO Sundar Pichai:印度中产出身到掌管科技巨头,硅谷高管真的难当!

2017-10-13 09:46:00 来源:猎云网 作者: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摘要当Pichai当上CEO的时候,一位谷歌员工曾说:“所有的混蛋都离开了。”

Sundar Pichai在印度东南部的金奈长大,那时候他必须定期前往医院去取母亲的血液检测结果。前往医院的公共汽车需要花费1小时20分钟,到了医院之后他还需要再排队一小时,但是往往被告知结果还没有出来。

他的家庭花费了5年时间才在Pichai12岁的时候安装了第一台旋转电话。这对于幼小的Pichai来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时刻。Pichai说:“虽然打电话给医院可能要耗费10分钟之久,也许会被告知明天再来。虽然我们等了很长时间才买到一台冰箱,但是我目睹了母亲的生活发生了改变。她不必每天做饭,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我们在一起。这让我意识到了科技的作用,我现在仍可以感觉得到。我感受到了乐观和激情,觉得自己负有道德责任去加速这一过程。”

如今,Pichai已经成长为一个高大瘦削的男人,讲着一口混杂着印度和美国口音的柔软英语。他可以算是非常默默的存在了,与世界对天才科技CEO普遍的刻板印象相差甚远。当Pichai当上CEO的时候,一位谷歌员工曾说:“所有的混蛋都离开了。”

谷歌于2015年重组了其庞大的业务,并创建了一家母公司Alphabet,主要负责包括空间探索、永生等在内的实验性项目,将眼花缭乱有利可图的消费产品全部留给了谷歌。随着谷歌的创始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进入Alphabet母公司,Pichai成为了谷歌CEO的热门人选。通过负责网络浏览器Chrome和Android系统,Pichai已经向众人证明了自己的工作能力。

与Page、Brin和前CEO Eric Schmidt相比,Pichai看上去就像是温和低调的傀儡而已。但是随着我们不断的交流,我们越觉得他的任命可能是谷歌最佳的明智之举。不过,他真的是最完美的第二代CEO吗?目前谷歌遇到了很多争议,包括维基百科的条目规则,避税问题,展示极端主义内容,以及最近引起轩然大波的内部备忘录丑闻。

今年早些时候,Pichai宣布公司的概念发生重大转变,从“移动优先”专为“人工智能优先”。也就是说,谷歌将会把重点放在机器学习、语音识别产品开发和视觉识别上。

Pichai解释道:“在AI优先的世界里,交互将会变得更加无缝和自然。所以,你可以通过语音与物体进行交流,比如我们正在开发的谷歌Lens,它可以让计算机从你的视角看待物体。”预计将于今年晚些时候推出的Lens将会给智能手机摄像头添加视觉识别功能,你只需要将镜头对准一个餐馆,它就会找出在线评论。此外,Pichai还引用了令人瞩目的语言翻译。他认为无论是口头和文本的即时翻译,都将可能在未来几年内达到一个高精确度。

但这也是谷歌的销售开始变得棘手的地方。其所提供服务的诸多更新由于涉及了个人数据——比如使用位置信息来呈现所在地的信息——而被视为侵犯隐私。谷歌一直以来都是被严格审查的目标,特别是2013年,斯诺登爆料国家安全局和军情五处一直通过科技公司获取个人信息。

随着AI走向应用,这些忧虑达到了全新的水平。2013年,谷歌收购了创办于英国的AI公司DeepMind,希望能够进一步发掘其潜能。但是这也引起了一系列深刻的问题,即创造一个会自我思考和行动的机器是否是安全和道德的。对此Pichai表示:“我承认在硅谷,人们痴迷于技术变革的步伐。但是想要走上正确的道路是很难的,有时候我们过去匆忙,反而走入歧途。作为人类,我不知道我们是否想要如此快速的改变,至少我认为我们不想。”

另一个常见的忧虑是谷歌似乎无法停止的增长。一年前,谷歌推出了实现“下一个十亿”智能手机用户的计划,希望利用针对低速网络连接的手机而设计的工具推动印度智能手机普及。

这听上去很像是一种技术帝国主义,一路碾压第三世界国家。对此Pichai表示:“我希望谷歌成为一家全球性的公司。但我们也是落地公司,我们不仅仅只推广谷歌产品和服务,我们也会建立一个基础平台,能够让你在使用智能手机的同时也可以引导当地的创业系统。这两点是同时并进的。”

他的目标是让Android变得廉价,可以成为30美元智能手机的一部分。Pichai之前曾说过,他可以清晰的看到会拥有50亿用户。他说:“我们希望科技民主化,当每个人都可以使用计算机获得网络连接,无论你是诺贝尔奖获得者还是孩童,你们会获得相同的搜索。”

无论如何,Pichai走向谷歌最高位置的路途是非同一般的。他出生在钦奈一个温和中产阶级家庭,他和电气工程师的父亲、速记员的母亲以及弟弟住在一个两室的公寓里。他家没有汽车,有时候一家四口会挤在摩托车上一起出行。他在印度理工学院Kharagpur的教授Sanat Kumar Roy说,虽然Pichai看上去很害羞,但他总是很自信、坚定。

1993年毕业后,Pichai获得了斯坦福大学材料科学研究生奖学金。他每月仅赚3000卢比(63英镑)的父亲从家庭存款中支取了近一年的薪水,让Pichai坐上了前往旧金山的飞机。

2

在提及第一次面对计算机的经历时,他认为那是一次真正的文化冲击。“我不理解互联网。那对于我来说改变太多了,我感觉有些迷茫。但是我能感觉得到硅谷是一个特别的地方。在这里,人们会认真对待我的想法,不会考虑我是谁或者我来自哪里。这件事对于美国人来说很平常,对于刚来到陌生国度的我来说却是很具冲击力的。”

从斯坦福大学毕业之后,Pichai进入麦肯锡工作,并就读了MBA课程。2004年,他加入了谷歌。在谷歌,他所负责的两个项目奠定了他在公司的声誉。现在无所不在、功能强大的Chrome浏览器是由他只有10名工程师的团队开始开发的。他记得原型成功的时刻,在那一刻他意识到这款产品真的很不错。

但是他们也面临着巨大的阻力,没有人想要挑战微软IE浏览器的地位。“公司里大多数人都不想让我们去开发一款浏览器,所以我们的开发工作有点鬼鬼祟祟的。我记得把成果首次向Larry和Sergey展示的时候,我们遭到了很多质疑。”但现实却站在了Pichai这一边。根据NetMarketShare的调查,于2008年发布的Chrome,现在占据了近60%的市场份额,而IE的吞吐量还不到16%。

谷歌于2005年收购了Android,作为谷歌推出的智能手机软件系统,Android现在被20亿人所使用。2013年,Pichai接任了Android创始人Andy Rubin的位置。他采取了与前任完全不同的发展方向。“要想做出一个创新的系统,我们应该构建一个可以协作的框架,而不是只能大牛所使用的系统。”

从那时起,Pichai开始逐渐展现自己的能力。自从成为CEO以来,他所监督的七款产品:搜索、YouTube、Gmail、Chrome、地图、Android和Play商店都获得了十亿多用户。

掌管一个业务用户远多于世界上任一国家人口的公司是不容易的,往往会涉及地缘政治和社会问题。最近有关俄罗斯投放影响美国大选的政治广告引起了人们对监管的担忧。欧盟委员会指责谷歌滥用其在搜索广告领域的主导地位,并于上月向谷歌征收了22亿英镑的罚款,此外还意图推出向科技巨头征收更多税收的计划。

对于这些问题,Pichai表示谷歌愿意协商寻找合适的解决方案。他解释了公司关于税收的立场:“对于税收,我们只会争取更加合理的全球税收结构。”他是在建议谷歌应该缴纳更多的税款?这与Schmidt形成了对比,Schmidt曾经表示自己对资本主义感到骄傲,并坚持认为谷歌仅利用了政府的刺激措施。Pichai引用巴黎气候协议的例子巧妙地回避了这一点:“这是一项需要人类依靠全球合作框架来解决的问题。没有一个国家或公司可以改变这一进程。”

上月,英国首相Theresa May在联合国演讲中质疑了科技公司,认为科技公司应该在消除网络恐怖主义活动上担负更多的责任,并要求科技公司应该在两小时的窗口期内撤下极端主义的内容。这对于像谷歌这样的公司来说是不是不公平?

Pichai认同Theresa May的观点:“她正在尝试解决一个重要问题,虽然要鉴定这些内容的范围是很困难的,但我们应该要做得更好。”于是6月份的时候,谷歌发布了一个公告,表示将会对煽动性视频添加警告,屏蔽相应的广告,并会增加人工和算法的审核来标记和删除极端视频。而在西海岸的自由主义背景下,谷歌还必须取得言论自由和监管之间的平衡,既能够让各方自由表达意见,又要阻止恐怖主义。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谷歌不会选择公开谈论其政策,而是选择与其他科技公司进行合作。鉴于谷歌不想过多强调地缘政治力量,这种外包问题的方法会让其感到稍微舒坦一些。

3

虽然Pichai说了这么多事情,但是在考虑周到和回避之间还是有细微的差别的。谷歌长期以来一直倾向于回避一切涉及政治问题的事情,并纵容很多事情的发生。Pichai说:“作为一家公司,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我们最终很成为很多事情的象征。所以我们必须要坚持一个更高的标准,毕竟我们一旦犯错,其代价是很昂贵的。”

最近,他解雇了一名深陷备忘录丑闻的工程师,这名工程师在长达10页的备忘录中反对公司的多元化倡议,并宣称是生物差异导致了科技行业女性的缺乏。这让谷歌及行业内的女性感到愤怒。一位专栏作家甚至认为,Pichai应该因为不了解这位工程师的担心而被炒鱿鱼。

虽然很多评论家认为解雇Damore的决定涉及了言论自由的权利,但是Pichai认为这是属于工作场所的问题。“你当然拥有言论自由的重要权利,但是你也应该拥有不受骚扰和歧视的权利。当我们谈论科技业中的女性时,我们要知道这一群体占据了20%。在工作场所中,我们应该去努力解决难题,而不是进行社会工程。我们是一个多元化的公司。”

4月,美国劳工部指控谷歌对女性薪酬标准存在着系统性的差距。9月份,谷歌被一项集体诉讼指控女性会被分配到低薪水的职位上。Pichai承认:“任何时候你与政府发生冲突,看起来都不会很好。但事实是我们的确没有足够的女性担任高管,从事高薪工作。我们非常致力于在这里做正确的事情,致力于解决阻止女性发挥其潜能的问题。”

Jen Fitzpatrick于1999年开始在谷歌工作。她现在是负责产品和工程的副总裁,从Pichai 2004年加入公司以来就一直和他一起工作。就像我所交谈的所有谷歌人一样,她表示Pichai因为考虑周到而受到广泛尊敬。“Sundar并不害怕做出一些困难的决定,但是他在做出决定之前,会确保自己听取了正确的人的建议。他不会没有根据的做出决定。”

他是否知道硅谷里有些人认为考虑到现行的文化,他的任命是有风险的?苹果联合创始人Steve Jobs、亚马逊创始人Jeff Bezos和微软联合创始人Bill Gates都有着利己主义的名声。就在6月份,科技业最负坏名的Uber前CEO Travis Kalanick在经历了持续数月的丑闻后,被自己创办的公司开除了。

Pichai说:“我认为硅谷是有好的领导者榜样的。建立了硅谷的Hewlett和Packard创办了具有非常强大的价值观的公司,对自己的员工和合作伙伴也是非常的友好。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些事情是相互矛盾的。对于谷歌来说,与他人合作更为重要。在管理理念方面,我希望聘用那些有能力、具有合作精神的人,而不是仅仅拥有高智商。”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更多私募股权数据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清科研究(微信ID:pedata2017)
私募通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清科研究
热门报告
    免费报告
      live chat
      分享
      返回顶部
      立即注册

      已有帐号,立即登录>>

      关闭